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二十七)
    黄真站在楼道里边,前后左右到处都看了看,她被已经被堵的水泄不通了。

    “安学弟,好久不见。”

    黄真僵硬的扯了嘴角,最终还是笑不出来,“会长,好久不见。”

    时间回到两分钟前,从那个看到黄真的妹子说起。

    忽地,正在讨论的一群人里其中一个女生一个偶然的回头,刚好看到停在离她有十步远的黄真。

    黄真当时只见那个妹子突然将双放到嘴边做喇叭状的时候大吼了一声:“来了。”直觉马上告诉她前方情况不妙。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她的反应最终慢了一步。

    本来围在窗口的一群男生听到女生的那个喊声以后,就跟经过训练一样,迅地在黄真周围围起了一层一层的人墙。

    黄真几天没有看到宁宁觉得她有点一样了,样子还是那个样子,就是整的人的气质似乎变了,变的更加的妩媚了。

    一个细小的动作由她做起来,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媚在里面,特别吸引人的眼球,难道是因为为爱鼓掌的次数多了原因?

    黄真从她的媚里感受到了诱惑,她的心又在扑通扑通的狂跳,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让黄真非常不爽。

    同时,她也现宁宁的这种妩媚妖娆是一个无差别的攻击技能,她身后身前的男生此时都中招了。

    宁宁向着黄真一步步逼近,黄真不得不向后不断地退,直到退到了堵住她的男生们的前面,无处可退了,黄真才停下。

    停下后,黄真就奇怪的看着宁宁后面窗户,一脸茫然。

    宁宁自然察觉到了黄真突然的转变,她以为黄真在做戏,又想逃走,所以并没有回头去看。

    “刚刚我在看到你们谁的钱从窗口掉下去了。”

    众人都没想到黄真居然能说出这么烂俗的梗来,表面众人的表情都还算正常,可心里却对此非常不屑和不悦。

    站在这里的人谁不是特别有钱的,不就掉了点钱下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黄真继续盯着窗外,丝毫没有感受到此刻众人心里对她的鄙视。

    一只放在胸下撑着支着下巴的另一只作思考状,继续说道:“钱里边我好像还看到了一张全球限量五百张的黑金卡,不知道你们谁的。”

    听到黑金卡众人的表情再也不淡定了,虽然都还围着黄真,但是心思早就窗外的黑金卡身上了,有了这样的一张黑卡,他们一辈子就算不继承家里的产业也够他们挥霍一生了。

    连一直看着黄真的宁宁也动摇,黄真都觉得她的身子听到限量黑金卡的时候身体停住了几秒。

    成效初见,黄哲再接再厉:“这下边都是才种的金边黄杨,都还很矮,这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被其他人现捡了去。”

    众人听完黄真的话后,都防备被地用余光看着身边的人,稍稍移了一下脚,做出随时动起来的准备。

    黄真也时刻注意着他们,做好随时逃跑的打算。

    最先跑的人果然是最最外围的人,最里边的人见有人跑了,那些防备什么的也不放在眼里了。

    刚才还站的整整齐齐的一群人一下子就变得跟一窝蜂地似的先楼下跑去,没有了秩序可言。

    黄真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会,几乎是别人开始动起来,他也混在其中开始动了起来。

    可是知道人都跑的差不多,黄真现她还是在原地,根本没有动过。

    她僵着身体,就跟跳械舞一样,慢慢地向身后转,就看见一个绚烂妩媚的笑容。

    “嗨会长,我们又见面了。”

    卧槽,这女人都是什么力气,一只就把她弄得动弹不了。

    “安学弟这次你是逃不了了的,乖乖给我去会长办公室吧。”

    黄真试着把她臂上的这只给扒下来,可是宁宁的此时就像是嵌在了黄真的臂上,根本弄不动。

    “会长有什么事情不能就在这里说吗?”

    宁宁踮起脚尖,在黄真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黄真的鼻尖闻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兰香,她的半边身子在没经过她的同意已经软了。

    宁宁微斜着头,眼珠一转便看到了放大的黄真的深邃双眼和高挺的鼻梁,还有细腻的皮肤上不易察觉的绒毛,这一切都看的宁宁心痒痒的。

    这个男人自从和她单独见了一面以后,就躲着她不敢见她,这个激起了宁宁征服猎艳的心情,今天她一定要把他拿下,就算他是弯的今天她也要把他给掰直了!

    “如果你觉得你重生的秘密可以在这种来往人多的地方说的话,我也不介意。”

    呵呵,想威胁套路老娘,你丫的还嫩了一点。

    “你说吧会长,我不介意的,他们连我出轨了都不介意,我觉得需要一点更大的刺激来让他们的校园生活更多一点层次的变化,到他们大学的时候,跟别人说笑的时候还能想起一个曾经说自己是重生回来的傻逼,我就很满足了。”

    “你……”

    宁宁看出了黄真当真是无所谓的。

    也明白了黄真就是那种所谓的软硬都不吃的人,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她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会长,你别乱说,我还是未成年不喝酒的。”

    宁宁懒得和黄真说,直接扯着黄真就走。

    黄真早就领受过了她的蛮力,自然就被迫拉着跟着她走了。

    黄真闭着眼睛绝望的想着,如果这个时候她也有一个能架着七彩祥云的猴子来救她就好了。

    “站在!”

    突然响起的女声,让黄真混沌的脑海里自己呈现出一片七彩祥云出来,不是猴子也行,只要能把她从这个劈腿女人上救出去,她黄真就欠她一个人情。

    “原同学,请问你没什么拦住我们?”

    宁宁恨死这个女人了,偏偏现在自己又不能动她,心里一直还憋着一股气在,现在她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听到宁宁的称呼,黄真不再闭眼装傻,原静静的人情她可不想欠。

    “你不能带他走,马上要上课了,你是会长,就能无缘无故地把人带走逃课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