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二十八)
    额,现在这个一男两女的戏码是怎么回事?

    让他安安静静做任务不行吗?

    特么她的任务规律是过几个世界她就都面临一次修罗场吗?

    宁宁睥睨地看着原静静,“原同学你这多管闲事的毛病就不能改改吗?你以什么身份站在这儿对比你大一届的学姐说教。”

    说完,宁宁握了握黄真的臂,给还在不停挣扎的黄真了一个警告。

    黄真被宁宁这么看似轻轻一捏,只觉得骨头都要被捏碎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这就是!

    这根本不是普通人类该拥有的力量。

    原静静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黄真,“我……我是安天瑞的同学,凭什么不能管?”

    原静静说完后,自己都觉得心虚,偷偷地用眼睛瞄黄真的反应。

    宁宁将黄真拉到身边,摸了一把黄真脸,挑衅地看着原静静,对黄真问道:“你觉得她作为你的同学有资格吗?”

    黄真看了看宁宁调戏她的那只,刚才因为她突然凑上来起的鸡皮疙瘩还没有消失就又起了一层,好想把它切了怎么办?

    可能是黄真盯着宁宁的眼神太过执着,让宁宁突觉背上升起一股寒意,抓黄真的也松了一点劲。

    但是这一点根本不能让黄真挣脱宁宁的蛮力。

    宁宁见黄真不理睬她得话,秀眉皱在了一起,她的耐心已经用的差不多。

    原静静原本见黄真不回答还有点雀跃,可是当她看到宁宁看她的那个阴狠眼神的时候她被吓到了。

    一个使她背后发麻的想法,蓦地钻进了她的脑海中,这个她才见过几面的学姐有要……要杀她的想法。

    宁宁拉着黄真走到与原静静半步远的距离,对原静静说道:“收好你心里那点小心思,不是你的东西永远都不会你的。”

    黄真听完宁宁的话,头上出现三个问号,随即心中一沉,她的意思是陈立轩依旧是她的目标吗?

    对此,黄真又觉得就该是这样的又觉得有些惊讶,她这是觉得两条船一起踩容易踩破,再准备两条备用?

    黄真非常不想承认的是,看到宁宁用充满攻击性和占有欲的眼神看着她时,明白了一件事情,她被人强行地当做备用船只使用了,尽管她都出柜了,人家还是不打算放。

    原静静听了宁宁的话,脸色苍白了几分,偷瞄一下沉默无语的黄真,自己才明白发现的事,这个会长是怎么知道的?

    宁宁趁着原静静愣神的间隙,拉着黄真就走了。

    等原静静回头神的时候,上课铃响起,走廊上已经就剩她一个人了。

    原静静转过身,朝着早已没有人影黄真消失的方向看去,心中非常的不甘心。

    在老师的提醒声下,原静静做了她十六年第一次干的事,当着老师面逃课。

    但是,很快她就被老师抓了回来。

    ……

    黄真被宁宁一路上拉着,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但当宁宁拉着她越走人越少,越走越安静,树也变多了。

    想让黄真一下就想起了,上个星期天看到的辣眼睛画面。

    力气比不上她,黄真只好开口打破两个人之间沉寂的氛围。

    “会长你亲自来找我的事情就不怕时芩学长知道了心里不舒服吗?”

    宁宁一边拉着黄真继续往目的地走,一边回到:“为什么会不舒服,我和他之间有足够的信任,再说你不是说你gay吗?我们两个人之间在外人看来,像是能发生什么事情的吗?”

    宁宁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不会因为黄真的一句话给乱了方阵,不然也不会在一群人都跑下楼去捡那张莫须有的黑金卡的时候跟着跑下去了。

    黄真的个性她也有了初步的了解,这种似真似假的说话腔调是她惯用来迷惑引诱别人的段。

    宁宁的回答让黄真郁闷的想大声的吐槽:“什么叫做在外人看来?你丫的倒是不否认想我把怎么怎么样了。”

    “会长,你还是不要小看了男人的吃醋心理和领域意识的好。”

    宁宁对黄真提醒不屑一顾,眉于之间显露的都是自信地神采。

    “就算他吃醋了又如何,我的人我自由办法能够说服他相信我。”

    这个总裁口吻是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你不就只是个重生过的当了两辈子学生会会长的人吗?

    黄真看着与前几天看起来越来越相近的场景,默默地从裤兜里掏出。

    找出那段视频,选了前几天才加进去的联系人,点了发送。

    “既然会长这么有自信,那我就不客气了。”

    黄真一说完,宁宁就听到后面传来熟悉的暧昧呻吟声。

    黄真看宁宁总算停下来了,担心她听不清楚这是她自己的声音,还特地将声音调到最大音量。

    宁宁怎么可能听不清楚这是她的声音,她阴沉地看着黄真举的老高的画面。

    “你跟踪我!”

    黄真冷笑着摇了摇,“会长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宁宁又一次加重了握黄真腕的力道,冷酷地看着黄真,将另一只伸向她,“把交出来。”

    黄真没有任何行动,回答宁宁的就只有从传出的宁宁一声又一声的尖叫。

    这让宁宁的脸色看起来更加阴郁,一把将黄真拉到她身前,对着黄真就是一个扫腿。

    黄真被大力的一脚直接给踢跪在地上,宁宁一把抓住黄真那只拿的,放开开始一直抓的那只,稍稍一用力,宁宁就将给抢过来了,一脚将黄真给踢翻在一边。

    这一脚正好踢在了黄真的胸口处,让忍了许久的她终于忍不住蜷缩着身子发出一声闷哼。

    宁宁将视频从里删除点,又看了一下黄真的相册,把黄真拍的一系列的照片也全部删掉了。

    然后直接将黄真的的捏碎,给扔到了一旁的草丛里边。

    宁宁又踢了一脚黄真,使得黄真瘫倒昏迷在地上动弹不得,一副任人摆布的可怜模样。

    “先前是我小看你了,没把你放在眼里,今天我就要让你好好吃点苦头,让你明白你到底得罪的人是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