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三十一)
    黄真这一疗伤就在家里修养了一个多月,也就喝了一个月的各种大补的骨头汤,医生才检查说她的骨头已经长好了,但是为了能够完全痊愈,骨头汤以及各种补充蛋白质的东西还是不能断。

    这让黄真很绝望,可是她自己也是医生,明白医生说的都是对的,而且她也不能因为她自己的原因让祈愿者回来的时候,身体还出现问题什么的。

    “等会儿你到书房来一趟。”

    黄真勺子里的骨头汤没到嘴巴里,就听到了安父的声音。

    “嗯,知道了爸。”

    她一边继续喝汤,一边抬眼打量安父,他好像今天从公司回来以后表情就有点臭臭的。

    “老安,晚上要吃什么夜宵,我亲自下厨给你们爷俩儿做。”

    安母听到安父愿意让儿子进书房了,心情大好,丈夫这是终于下决心要培养儿子了。

    ……

    八点半,黄真准时敲响了书房的门。

    “进来。”

    安父看黄真来了,便停下了中的工作,起身邀黄真在门口不远处的沙发坐下。

    黄真等安父在她对面坐好后,说道:“爸,你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安父拿起茶几上的基本设计美学的书,翻开封页,从里边拿出一张纸放到黄真面前。

    “这张美容方子你那里来的?”

    黄真看着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纸,不明白它这一个月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一个多月因为安父从来没有和她提起过这张方子,黄真还当他已经扔了。

    前段时间胡天联系她说人已经找齐了,说是全都能信得过的,房子也找好了,黄真为了他们能安心工作,又给他们每人寄了一台组装的最好的,现今配置最优能的电脑过去。

    然后她又通知梁恩每个月都要向她汇报一次他们的境况,以及提醒她发工资。

    游戏开发的事情算是正是开始了,黄真就开始愁赚钱的事了,她不能把自己答应好的承诺的给推翻了。

    本来黄真都放弃了这张美容方子了的,正在想其他以她现在的能力能够赚钱的路子,安父就又把这张方子摆在了她的面前。

    见安父的表情看起来威严而郑重,黄真就知道有戏。

    “这张方子是我捡的,不是说过了吗?”

    “我在认真的问你话,又开始在那里胡说,我看过你的作业,这纸上分明就是你的字迹,你今天必须说清楚这张方子那里来的,你怎么会知道。”

    “可是我说出怎么知道的,爸你肯定不会相信的。”

    黄真表现的怯懦而真诚,让安父有点心软,他这个儿子什么时候对他示过弱,语气不由得就软了几分。

    “你说出了真相,我就一定会相信的。”

    “我有轻微的梦游症你们是知道的,其实这是我梦游写下来的。”

    本来还对黄真报了几分期望的安父,听了黄真的话就想直接把中厚厚的设计美学朝他扔去。

    但是又考虑到黄真现在大伤初愈,就只好又把张被他好不容易摊开了的纸重新捏成一团向黄真砸去。

    黄真就过纸团,委屈地说:“我就说爸你不会相信吧。”

    “你说这是你梦游写的,那你那么有自信拿给我该说要和我谈合作分红,你的自信是谁给你的?”

    “爸,你只要知道它能帮我们挣钱不就行了吗?”

    说道这儿安父明白了,黄真这这又是不打算说。

    前边问她怎么受伤的,她也是这样跟他两个装傻充愣,宁死不说。

    越问他就越跟你胡搅蛮缠,越说越离主题远,他这个儿子在一些地方总是别样的固执。

    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黄真。

    “我是担心你的安危,你看自从你给我看了这张方子以后,不是被咬的浑身包就是骨折打石膏。”

    额……安父突然的慈父模式黄真有点转换不过来。

    “爸,你就直接告诉我,这张方子有什么问题吧?我身上的伤和它没有一点关系,而且我被叮的浑身包是在我给你方子之前的事情。”

    安父叹口气,懂黄真真的打定主意了。

    “你也长大了,很多事情能够自己做主了,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

    安父对黄真伸,黄真随就把里的纸团回扔给他。

    “至于这张方子,美一集团很感兴趣,他们想把这张方子给买下来。”

    黄真坐直身体,“爸,你那么想知道这张方子是哪里来的,是不是担心把它卖给美一集团后有麻烦找上门。如果说这样的话,爸,你大可放心,这张方子除了你我和美一集团三方没有其他人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把方子卖给美一集团?”

    “不是爸你说你不同意我上次的注意吗?你跟美一集团又是长期的合作伙伴,卖给他们一个人情也在意料之中。”

    你那么耿直正经的人,不这样做了她还不相信了。

    安父脸上有点郝然,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被才十六岁的儿子给看透了。

    看来他的儿子确实有资格开始接受作为企业继承者的教育了。

    “方子买了的钱,我一分都不要全部都会转到你的名下,这样你能接受吗?”

    “先让我听听他们愿意出多少钱再说吧?”

    “每月百分之零点五的销售额,期限五年。”

    “成交!”

    不愧是做了那么多年中药化妆品的,已经非常明白她这个方子的价值了。

    她的这张方子上的中药大多都是常用的那几种,相对会比较经济实惠,五年的时间,已经足以让方子上做出的护肤品成为一个国民护肤品了。

    五年的每月百分之零点五的销售额,可以说他们真的是诚意十足了,也算是在卖安父面子了。

    “既然他们这么有诚新,爸,你告诉他们,我们这边还可以免费送他们一张修复嫩肌的药膏方子。”

    黄真说的豪气洒脱,让安父不禁怀疑这个方子真的是她自己写的吗?

    黄真刚说完她的就响了,是一个不知名的本地陌生号码,谁这个时候会给她发电话。

    她疑惑的滑了接听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