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三十五)
    远处一直观察着黄真她们这边的时家兄弟,发现了宁宁的异常。

    他们以为宁宁只是想要给黄真一个教训,吓唬一下黄真,让她交出源文件。

    可是他们没想过要搞出人命来,这样两兄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在谷雨撞到了宁宁之后,两个人赶忙跑过来,一人一边将宁宁抱住,将她手上的匕首应拽下来,制止她的发狂。

    但是宁宁这个时候已经连他们也不认识了,见谁都要攻击,两人把她抱得太紧她没法活动,她便转头向时芩他哥身上去咬。

    宁宁咬人是用了十成的力气,时芩他哥疼的直接松了手。

    时芩见此,将宁宁的手反手背到她身后,从她的身后抓住她的两只手。

    时芩他哥看宁宁还在挣扎,便扔着肩膀处发出的疼痛,上前帮时芩。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平叔,我是谷雨,快点叫医生来,有人受伤了。”

    谷雨看见学校的主任带着人来了,一下子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样。

    黄真对宁宁的攻击躲避的还算比较及时,所以只是身上红红的,看着吓人而已,伤口都很浅。

    她看着那个叫平叔的中年男子,嗤笑道:“看来学校的监督还很松懈嘛,都过了这么久才发现问题带人过来,你们再迟点我就可以去阎王殿走一遭了。”

    平叔听完黄真的话,神情变得冷峻。

    这个小孩儿,似乎是今年新生里的风云人物之一,安家的公子。听他的语气似乎是知道他们一定会有人来这儿一样,难道监控失灵的事情他知道。

    “平叔,你别在那儿发愣了,快把那三人抓住,就是他们在学校里边寻衅滋事,攻击我们的。”

    谷雨在见平叔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样,已经自己打电话给校医院了。

    “时同学,你们先和我去做个如何,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下来在商量。”

    平叔看见地上的还有血迹的匕首,看着发疯的宁宁,又看了看困住他的时家两兄弟,面上表情不显,突然想起了圈子里的一个传闻。

    看他们对宁宁在乎的亲密态度,平叔想难怪这时间时家要开始打击宁家了,这宁家一个女儿就毁了时家主家的两个公子,时家那么一个骄傲要面子的家族,不找她家麻烦都不成事。

    平叔的话给足了时家面子,但是却并不能让黄真和谷雨满意。

    黄真阻止了谷雨脱口而出的话,她觉得谷雨叫这个主任平叔,说明两家关系很好,谷雨来开这个口并不好。

    “平主任,你来这里不是还有工作吗?我不隐瞒地跟主人说了吧,监控的事情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安同学既然知道这个事情,就应该明白有些话该说还是不该说的好,不然会造成什么后果安同学懂吗?”

    平叔不知道黄真怎么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既然知道了,那么该敲打的就该敲打一下。

    “只要学校不让我受到委屈,那些话该说那些话不该说我心里都有数。”

    黄真说这话就是要平叔表态,平叔是个人精还能不明白黄真话里的意思吗?

    他转头对时芩三人说道:“时同学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时芩他们当然不愿意,这时他们的保镖带着红肿地双眼也过来了。

    一时间三方陷入了焦灼状态。

    “平主任,麻烦你能通知我爸过来吗?”

    时芩知道既然学校上边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一定不会让他们今天出了校门。

    他不清楚黄真是用什么东西说服平主任的,但是他也有可以拿得出的牌的。

    可是这张平时他不屑用牌,也就没有给他想要的期待。

    “很抱歉,时同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在学校里边与我们硬碰硬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个学校并不是完全属于时家,关于学校最大的秘密优势自然是没有高于它的。

    “放心,我已经报了警,时家我们暂时动不了,但是宁家现在被迫成为众矢之的,我们要动宁宁这个疯女人没有多少人会阻止的。”

    谷雨刚说完话,校医院的医护人员就来了,秩序井然的将受伤的黄真扶上打架,带着黄真和谷雨离开了。

    然后,黄真再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天空的颜色已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学校戏剧节也已经正式开始了。

    这次黄真受伤的事,让安父再也不顾黄真的反对,着手对这件事进行了调查。

    看到桌上一摞摞关于黄真两次受伤的前因后果都清清楚楚地摆在他的面前。

    这让安父大发雷霆,着手开始对付已经有式微之势的宁家,在商场上打起了大型的商业战争。

    黄真在医院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做出了蒙脸笑哭的无奈表情。

    所以她才不想什么事都很安父说,弄的她好像风中凌乱的小白花一样,别人都是怒发冲冠为红颜,你却是为儿子。

    这不就和上一世的事情颠倒过来了吗?所以只要人不作,就不搞事情咯。

    然后安父在调查的资料中,也有黄真承认同性恋那一段,安父找她确认过。

    对比,黄真干脆叫上安母,把祈愿者的事情清清楚楚地给他的父母说明了。

    两人开始听到的时候觉得不可思议,不相信黄真的话,为此还专门找专业的心里咨询师对黄真进行了心里咨询。

    黄真本来就是一个女性的灵魂意识,测试出来的结果自然就和黄真说辞是一样的。

    安家父母还是不肯相信,又找了好几个这方面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结果都一样。

    这使得他们不得不开始正式这件事情,重新面对他们的儿子(女儿)。

    这一正面接受后,安父安母就觉得对他们的儿子亏良多,儿子不善与人交往他们从来没想会是因为儿子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不敢与人接触,而当他的性格就是这样。

    安母因此在黄真看不到的地方,为祈愿者流了多少眼泪。

    黄真在安家父母选择他们儿子的时候,系统就宣布她的任务完成了。

    但是黄真没有忘记她的十年之约,她要用十年的时间建立祈愿者的商业帝国,为他建立铜墙铁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