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小黄鸭的生存之道(一)
    “行了,我说不过你,送我去接待室吧。”

    这系统的嘴炮能力越来越强了,黄真怼不过它,她怕再说下去,她都要开始怀疑她的智商了。

    语毕,系统就毫不留情地将黄真送了过去。

    ……

    黄真嘴角僵硬,她笑不出来了。

    “嘎!”

    额,这前边才为小黄猫服务过,这又来了只麻花鸭,她的任务对象从来都是她想象不到的。

    “嘎!嘎!嘎嘎嘎嘎!”

    根本听不懂啊。

    黄真扶额,打好精神,作为一名服务者,她没办法愿意服务对象,所以不管什么面对谁都不能忘了基本的礼仪。

    “你好,我是你的还愿者,我已确实收到。”

    黄真说完,她和麻花鸭就又化作一团白烟消散了。

    这次,黄真进入任务的时间又是晚上,天非常暗,她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周围非常的安静,还有一群鸭子在她旁边休息睡觉,黄真便安心地开始接收记忆。

    黄真现在待的地方是一个农场,这里不止养了以祈愿者为代表的的鸭子,还养有鸡和鹅。

    祈愿者和其他的鸡鸭鹅一样都是农场主养来卖钱的,是被精心养着的一盘美味佳肴。

    在这里出生的它们,从小就被长辈灌输着面对现实,活在当下,趁着还没有死之前把这个农场主吃穷为止,这样也不枉此生之行。

    祈愿者儿时懵懂,把长辈的话都当做圣旨一样,一个只要到饭点就一个劲的吃,吃穷农场主就是它的心愿。

    可是吃的多自然也就长得快,祈愿者很快就长成了一只大肥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农场主注意到被抓了出来送上了餐桌。

    祈愿者在餐厅看到众多的同伴,它听到野鸭前辈讲着野外的天空有宽广,讲着它这一辈子都去玩过湖泊沼泽,一辈子都没有吃过的田间美食,这一切都让它向往不已。

    所以在自己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它才突然意识到它并不能把农场主吃穷,重来一次它要逃出那个束缚它一辈子的地方,就算饿肚子也要过一次不羁的鸭生。

    动物的记忆果然没有人的接收起来难受,黄真很快就浏览完了祈愿者的记忆。

    这是一只有志向有性格有梦想的三有鸭青年。

    黄真进入任务还非常要,她现在还是一只出生不到一个月的黄毛的小鸭子,距离被搬上桌还有还有还几个月的时间

    从今天晚上起,她决定就正式更名为小黄鸭。

    这个任务她的记忆仍然接收的不完全,黄真在祈愿者的记忆里只是对这个农场有一点点概念,了解的并不多,她需要明天早上出门防风的时候去考察一下地形,看一下这个农场到底有多大,她有没有逃出去的可能。

    “小花,怎么还没有睡觉,是饿了吗?”

    黄真开始没反应过来是在和她说话,等那只鸭子用鸭头在黄真身上梳理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

    “小花,你再忍忍,马上就天亮了,等会儿妈妈给你捉你最喜欢吃的小鱼给你吃。”

    “妈妈,我也要。”

    小鱼的诱惑惊醒了小鸭一号。

    “我也要!”

    这是小鸭一号旁边的小鸭二号。

    “我也要!”

    “我也是!”

    “我也要!”

    这依次是小鸭三号,四号和五号。

    祈愿者是最后破壳的,也就是六号。

    鸭妈妈看着她乖巧的孩子们,慈祥地它们说:“好的,明天我给你们每个都抓小鱼。”

    “妈妈。”

    黄真用鸭头蹭了蹭鸭妈妈的脖子,亲昵地说道:“妈妈,我不想被叫做小花,我是黄颜色的鸭子,我要叫小黄好吗?”

    小花这名字不是不可爱,但是它会让黄真莫名的会想到翠花上酸菜这个梗,黄真不想每次被叫这个名字的时候,脑中的第一反应是上酸菜。

    “不行,我才叫小黄,你不能抢我的名字!你身上有斑点纹,所以你只能叫做小花,小黄是我的名字!”

    说话的小鸭一号,它是新生的这群小鸭的老大,说话做事都很强势。

    鸭妈妈温柔的看着黄真,有几分严厉的说道:“小花,名字已经定好了的,你不能抢哥哥的名字知道吗?”

    “好的妈妈,我知道了。”

    黄真看着一群鸭子都不睡觉的看着她,觉得现在也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便乖巧地应了声。

    在黄真答应之后,小鸭一号得意的挺了挺它的小胸脯,才蹲下继续睡觉。

    早上,太阳才刚刚升起。

    农场的工作人员就把黄真它们一群鸭子赶到了农场里的池塘了,在里边洒满了小鱼还有面包屑,又在驳岸边的草地上洒了一些玉米粒,让鸭子们自己吃,他们就自己走了。

    为了尽量模仿的自然生长模式,这群鸭子都是经过训练的,待在这里玩够了,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这群工作人员只需要按时间过来给它们喂食,晚上它们自己都会回到鸭舌里。

    但是黄真这次注定要让他们担惊受怕了。

    黄真站在岸边不敢下水,她现在还不能完全自由的控制这个身体,她怕她下水一个控制不好就成了第一个被淹死的鸭子。

    所以她愿意安静在岸上,就着泥土的芬芳和其他鸭子啄玉米粒吃。

    鸭妈妈带着五只小鸭在水里游了一圈,看到岸上吃土的黄真,才发现有鸭掉队了。

    它想起昨晚答应黄真的话,便让水上的小鸭一二三四五号自己玩,然后她头钻水下,给黄真找寻小鱼。

    黄真在岸边吃饱了,看到她的鸭妈妈埋着头,一二三四五号也在各玩各的,其他鸭也是各玩各的,暂时没有鸭来她。

    于是她发挥她钻草丛的技能,借着驳岸长势茂盛肥厚的水草一点点地离鸭群越来越远。

    听不到鸭叫了,黄真就从草丛里边走了出来。

    黄真走上驳岸缓坡,入眼都是一片青绿色,这是个美式农场,看起来非常宽广。

    “嘿!小黄鸭,这不是你们地方。”

    黄真寻声看去,一只白色的大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是一直成年大鹅,黄真是一只出生不久的小鸭,所以从黄真的角度看它就像是人在摩天大楼下往看一样的感觉。

    “小黄鸭,你怎么不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