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小黄鸭的生存之道(二)
    黄真后退几步,让她的脖子舒服一点,“大白鹅先生,你长得真强壮漂亮,你能教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吗?”

    “你跟我的品种都不一样,怎么可能长得像我这么好看。”

    大白鹅对黄真的恭维感到很舒心很受用,顺便又整理了一下他白净的后背羽毛。

    “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可惜了,那大白鹅先生能够告诉我这个农场有多大吗?”

    大白鹅将大大的鹅头伸到黄真的面前,疑惑地看着黄真。

    “小黄鸭,你问这个干什么?”

    对于突然凑近的庞然大物,黄真还以为她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怪物,吓得又后退了几步。

    “大白鹅先生应该看出来了,我是一只才出生不久的小鸭,很多东西都还没有见过,所以就想出来探险,想看看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大白鹅先生看起来很聪明,一定对农场的事情知道的不少吧?”

    大白鹅收回它的大头,睨了黄真一眼,自信地说到:“我知道当然比你这只才出生的小黄鸭的多,但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现在,你需要会到你的鸭妈妈的身边,不然等会女主人牵着那只大黑狗过来的时候,你就等着被吃的骨头都不剩吧。”

    “大黑狗好吓人,我好害怕。”

    黄真怯懦地对大白鹅继续说道:“大白鹅先生你长得这么强壮也会害怕它吗?”

    “嗤!说什么笑话,我会怕那只只知道对主人撒娇卖萌的蠢货?不可能!”

    黄真松了一口气,开心地笑看着大白鹅:“那么,我能请厉害的大白鹅先生带我参观农场吗?”

    “不行!我说过了,你这只小黄鸭现在必须回到你的妈妈身边,她会担心你的。”

    听大白鹅的话,黄真埋下鸭头,露出失落的样子。

    “快点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明白吗?”

    “可是我好不容易出来了,如果我这次回去了,下次妈妈肯定会一直守在我身边,我就再也没机会出来了,我的梦想也就实现不了了。”

    黄真越说心情就越低落,豆大的小眼睛里边已经装在了泪水,好似下一刻就要掉下来了。

    “不管你说什么,幼崽就应该跟在母亲的身边,只有它才能把你保护好。”

    大白鹅态度依旧很强硬,没有被黄真楚楚可怜的样子所打动。

    黄真展开小翅膀,向大白鹅走了几步,急切地说到:“大白鹅先生你小的时候有梦想吗?”

    大白鹅看着黄真,沉默不语。

    “大白鹅先生不说话是有的意思吗?”

    “没有。”

    大白鹅依旧不说话,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黄真的问题让它忽然想起曾经也有过冲动的不顾一切的年纪。

    黄着迈着小鸭噗,跑到大白鹅的面前。

    “大白鹅先生你在说谎,你说没有的时候都没有看着我。”

    黄真看大白鹅没有理她,又说:“大白鹅有过梦想就一定能够体会我的心情,求求你带着到处看看吧,我保证在晚上时候我就会回鸭舌,到妈妈的身边的。”

    大白鹅看着黄真,锋利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

    “大白鹅先生你就行行好答应我吧。”

    在黄真的不断央求下,大白鹅的态度总算松懈了一点。

    “你要去是你的事情,凭什么要我带着你?”

    黄真讨好地看着大白鹅,忐忑对它说:“不是大白鹅先生说有大黑狗吗?我怕会被它吃了。”

    “你这只小黄鸭倒是聪明,还想让我做你免费的保镖,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不是免费的,我可以给大白鹅先生报酬的。”黄真摇头说道。

    “你一只才出生不久的小鸭,能给我什么报酬?你还是快点会你妈妈身边去,等长大了就没有阻拦了,到时候你想看什么随便看。”

    等长成熟了能看什么,看着如何成为北京烤鸭吗?

    黄真继续摇头,眼神坚定地对大白鹅说:“我可以帮大白鹅先生洗你漂亮的羽毛,我妈妈说我给她洗的羽毛是最干净美丽的。”

    这回大白鹅又变得一言不发了。

    在黄真都想放弃的时候,它终于说话了:“交易成交了,今天我带你逛农场,晚上你就必须回到你妈妈的身边,然后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来替我梳理一次羽毛,明白吗?”

    “明白了,我就知道大白鹅先生是一个好饿,以后我每天都会来给你梳理羽毛的。”

    黄真高兴地在心中比胜利手势,带路人加保镖都有了现在。

    “那现在就走吧,不要掉队了。”

    “嗯嗯!”

    语毕,大白鹅就带着黄真一摇一摆地从池塘向着下一个地点前进。

    碧蓝而高阔天空,嫩青而赋有生命气息的草地,几棵孤植树,远处还能隐隐学做地看见几幢不高的房子,以及在草地上的行走的白鹅黄鸭,一大一小,一快一慢,俨然就像是油画家笔下那个温馨安宁的世界。

    大白鹅一路上都对黄真这只小鸭子呵护有加,黄真真切地感受了这只外表凶狠、不爱言语的大白鹅内心的细腻温柔。

    不过它不温柔也不会在看到黄真的第一眼就主动提醒黄真,也不会最后心软地答应了黄真的请求。

    很快它们就走到了鹅群集中活动地,大白鹅告诉她,它们要穿过这群才算真正的出了池塘的范围。

    大白鹅似乎在鹅群里边好想很有名气,看到它领着黄真这只小鸭子,都纷纷看向了它们。

    而大白鹅似乎对它们的注视已经很习惯了,并没有露出什么任何表情,淡定地带着黄真穿过了鹅群。

    “嘿!大壮,你今天身后怎么跟了一只小鸭子?”

    在黄真他们都要穿过鹅群的时候,一只跟大白鹅差不多大小的身上占满了黑泥,灰扑扑的雄性大白鹅出现了。

    黄真暂且就称它为大灰鹅。

    从大灰鹅热情的语气中可以判断出,它和大白鹅应该很要好。

    大灰鹅走到黄真和大白鹅面前,低头看着小小的黄真:“小黄鸭,你为什么会跟着大壮?”

    大白鹅护着黄真退了好几步,嫌弃地看着大灰鹅,“你怎么还去泥里洗澡,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