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小黄鸭的生存之道(三)
    大灰鹅无所谓的抖了抖身上的泥块,“在泥里洗澡多爽啊,你这种爱干净的人是没办法体会那种感觉的。”

    大白鹅在大灰鹅抖泥的时候又又退了好几步,生怕把它洁白的羽毛给弄脏了。

    大灰鹅早就习惯了大白鹅的态度,大白鹅的行为并没有对它产生什么影响。

    它饶有兴趣地看着黄真:“小黄鸭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亲爱的大灰鹅先生,我想去看看农场有多大,所以请求大白鹅先生能够和我一起去。”

    黄真打算将她讲文明有礼貌的小鸭形象一直延续下去。

    大灰鹅?大白鹅?大灰鹅看了一下它灰扑扑的羽毛,这小鸭子还挺会看鹅取名的。

    “你这只小鸭子这么小点个子,就敢一只鸭跑出来,我小壮佩服你的勇气,要去那里,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吗?”

    大灰鹅对这只小鸭子很感兴趣,大壮可是一只不爱和族群走到一起的有个性的鹅,它想搞清楚这只小鸭子是怎么说服大壮的。

    黄真做出为难的样子,“大灰鹅如果是先前只有我一只鸭,我一定非常欢迎你的加入,但是现在和我一起的还有大白鹅先生,我觉得还得征得它的同意才行。”

    黄真可不想趟浑水,大白鹅明显不喜欢大灰鹅的邋遢,她假如一下应了下来,大白鹅一怒之下选择不去了,她不就白做了那么旧的戏求它了吗?

    “这还不简单,看我的。”

    大灰鹅没想到这小鸭子还挺聪明的,懂得甩锅置身事外。

    大灰鹅张开宽大的翅膀,不怀好意地朝大白鹅冲过去。

    逼得大白鹅节节后退,后干脆转过身,变成两只大鹅转着圈的跑,不知是灰鹅追白鹅,还是白鹅追灰鹅。

    “停下来,我答应你就行了。”

    听到大白鹅答应了,大灰鹅立刻就停了下来,得意的挺了挺胸,给黄真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黄真看着两只隔的老远的鹅,原来对付洁癖还有这种办法,受教了。

    于是一鸭两鹅继续踏上农场考察探寻之路。

    三只走过宽阔的大草地,来到养鸡场。

    因为养鸡场是被圈了起来,所以黄真意思意思地看了一下,就让大白鹅带着她走了。

    走了这么久了,黄真觉得她可以提出其他的条件了。

    “大白鹅先生,大灰鹅先生,我想去农场的最边上看一下,可以吗?”

    大白鹅睨了黄真一眼,继续在前边带路,大灰鹅在黄真身边停下。

    转头问道:“为什么想去农场边缘看看?”

    黄真乖巧地说到:“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去看看。大灰鹅先生,大白鹅先生那样是同意了吗?”

    大灰鹅用他脏兮兮地大头亲亲啄了一下黄真,“走吧,它答应了。”

    黄真高兴地向前冲了几步,然后光荣地被石子绊倒在地上滚了一圈。

    大灰鹅连忙把地上的黄真用头给拱起来。

    “没事吧,小黄鸭。”

    黄真摇摇头,低头伸长脖子,看她受伤发痛的脚,她该怎么给捂捂。

    大白鹅转过头,不知道黄真它们为什么停下来了,催促着它们走。

    黄真忍着痛,和大灰鹅一起一瘸一拐地跟上了大白鹅。

    ……

    “汪!汪汪!汪汪汪!”

    “小波,停下!不要闹了。”

    大黑狗不听女主人明丽的劝,不停地拉着明丽跑着。

    明丽被大黑狗扯的风中凌乱,每次她都搞不清楚是她在遛狗还是狗在遛她。

    黄真看着迎面朝他们跑过来的黑色拉布拉多,幼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第一次黄真感受到了她的弱小,不知道她这嫩鸭子够不够它塞牙缝。

    大黑狗跑到了黄真他们身前停下了,黑乎乎的狗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大壮哥,小壮哥,你们好。”

    它小心翼翼地看着挡在黄真前边还没有它高的两只大鹅。

    看来大白鹅没有吹嘘,这够是真的怕它。

    “咦?这里怎么有一只小鸭子,难道是不小心走掉的?”

    明丽看着黄真就想上前去抓,但是被黄真逃开了。

    明丽不气馁,拉着大黑狗,打算绕过大白鹅它们继续将黄震抓住,带回去。

    黄真怎么可能如她的愿,看着她过来,就转过身不停地往后跑。

    边跑她还喊着:“大白鹅先生,大灰鹅先生快来救救我。”

    大灰鹅听到黄真的呼救就准备前去帮忙,但是却被大白鹅拦住了。

    大灰鹅不解地看着大白鹅,大白鹅解释道:“她是小鸭,就应该回到妈妈的身边。”

    有了大白鹅的解释,大灰鹅觉得它的在理,便没有去,而是和大白鹅继续一起看着大黑狗,免得它上前捣乱。

    黄真那个小脚丫子怎么能够抵得过一个正常人类的脚程,任她如何躲闪,奈何视线有限看到的范围不多,很快就被明丽抱在了手心。

    明丽小心谨慎地呵护着黄真,怕她挣扎出手心,摔到地上伤着了。

    而被抓住了黄真只是将她的头从明丽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怜兮兮地看着大白鹅和大灰鹅。

    大白鹅被黄真那个眼神看着心烦,为了防止它自己心软,于是它一句话不说的便带着大灰鹅走了。

    黄真看着走了的两鹅,叹了口气,今天到这里就算完了,不知道明天还能找到机会不。

    她在明丽的手上缩了缩她的小身板,这拉布拉多的视线的侵略性太强了,感觉它随时都能吃掉她一样。

    明丽将黄真揣进她左胸口的大包里,拍了拍大黑狗头,摸了摸它的眼里挡住了它的视线。

    “小波,这个不是食物,你不能吃的知道吗?”

    “汪!”

    “明白就好,我们小波就是聪明。”

    明丽笑了笑,再摸了摸大黑狗的头。

    而躲在兜里的黄真听到却不是简单的一声“汪”。

    以下是对“汪”叫的翻译:“小鸭子,你怎么和大壮哥他们走在一起的,如果你告诉我大壮哥哥小壮哥的,我就可以不吃你。”

    黄真在兜里回到:“黑狗先生,我是偶然间遇到它们的,对它们并不了解。我现在在你主人的兜里,你如果不想你的主人受伤,你是暂时吃不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