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他是女孩(番外二)
    安天瑞作为代表在上台说了几句后,宴会正式开始了,等她应酬完众人,宴会也差不多接近了尾声。

    尽管她已经在控制,但是还是被人灌了不少酒,所以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到了厕所。

    等安天瑞在厕所里放完水,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非常香艳的一幕。

    一个身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正背着她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两个拥吻。

    安天瑞参加过那么多次宴会,见到这类似的事情不在少数。

    以往她都是瞟了一眼后,就淡定地从旁边走过了,今天她鬼使神差地走过两人的时候,看了看刚才被挡住面容的男子。

    这一看,她才确定她刚才在停车场看到的人没有看错。

    而与女子拥吻男子在此时也放开了女子,他的脸色绯红,漆黑地瞳孔里有一层情欲氤氲着,可又有一丝迷茫与挣扎。

    女子对于男子突然停下来很不高兴,所以又去拉男子的领带,欲进行未完成的事情。

    男子似乎没有力气,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就被女子拉住了领带,低了头。

    就在女子再次要吻上男子的唇的时候,安天瑞把手放到了男子的唇上。

    女子感觉到唇上的触感有些不对,睁开眼退开就看到原来是被一只白净的大手挡住了。

    随后她刚才拉在身前的人就被另一只手从怀里拽走了。

    “孙小姐趁人之危好像有点不好吧?”

    女子看向突然出现的安天瑞,十分不悦,“安公子那里看出了我是趁人之危了,本来是我在正常的走路,是你怀里的人一把搂住我亲上来,我看他长的不错,不至于那么难以下咽,才勉强没有反抗的。”

    “孙小姐情场上行走多年,难道看不出来这名男士是中了药了吗?”

    安天瑞不适地动了动身子,打开了身边人作乱的手。

    “知道啊,所以我才允许了他突然的行为,我这么做不就是在帮他吗?”

    姓孙的女子将嘴上的刚才与男子拥吻时牵出的银丝擦点,理了理被揉乱的礼服。

    又继续说到:“人让给你了,还以为又遇到了一个极品,才刚尝到味道你就来了,真是败兴。”

    语毕,女子白了一眼安天瑞,就毫不留恋地走了。

    安天瑞使劲的拧了一下身边人腰,让男子的意识有了瞬间清醒。

    男子在安天瑞的肩上微微抬头,而安天瑞也恰好侧低头拉着他。

    男子眼中的安天瑞有些模糊,但也没有妨碍他认出安天瑞来。

    他抬起一只稍显无力的手抚上安天瑞的脸庞,痴痴地笑着说道:“天瑞,真的是你吗?”

    安天瑞没有说话,男子突然哭了起来,不停地扭着身子,委屈巴巴地对安天瑞说:“天瑞我难受,帮帮我,帮帮我。”

    “于阳,你再忍忍,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听着男子对他的撒娇和依赖,想起记忆里他姐给还愿者说的话,安天瑞沉寂多年的心跳动了一下。

    她扶着精神恍惚中了药的于阳,踉踉跄跄地出了酒店,打了车去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安天瑞看了一眼已经让医生注射了药剂失去药效安静地睡着了的于阳后,就走了。

    她在送于阳来医院的路上,公司里突然有事打电话找她。

    ……

    第二天,于阳在病房中醒来,宿醉的脑袋还很昏沉,他看到手上的输液管,很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昨晚刚回国,合作方要给他接风洗尘,然后他喝了很多酒,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一点影响都没有了。

    ……

    安天瑞和团队的人熬了一个通宵,终于把方案最终确定下来。

    在她公司的房间里小憩了一会儿,就听秘书说楼下有她从小的好朋友来找她。

    她的熟人一般来找她会到了时候给她打个电话通知,楼下的人都是认识的。

    这个时候自称好朋友的人,安天瑞想应该是于阳醒来了,就通知秘书让他上来。

    来的人果然是于阳。

    于阳来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手里还提了一份早餐。

    “安总裁,好久不见。”

    安天瑞看着于阳手里提的早餐,挑了挑眉:“十二年没见,你给我的见面礼就是这个。”

    于阳把早餐放到会客用的茶几上,拿出来摆好,“我都听护士说了,昨晚送我去医院的是你,你看我一大早都没有回家,就特地买了早餐来感谢你的,如果你要见面礼的话,等我回家下次给你拿来。”

    于阳还是那副自来熟的样子,让安天瑞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两个人相处的时光。

    但是安天瑞也没有忽略点于阳不自然的笑容和有些僵硬的手上动作,想来他也觉得十几年没见有些生疏了。

    她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到沙发边在于阳旁边坐下,她确实还没有吃早饭,拿着一碗稀饭就喝就起来。

    “对了,你昨晚是怎么送的我去医院的,我喝高了,有点记不清了。”

    安天瑞喝完稀饭,看着局促的于阳,“真不记得了?”

    于阳僵着点了点头,安天瑞的眼神总让他觉得发生了什么无法估计的事情。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问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有。”

    安天瑞吃了一个小笼包继续说道:“那就好,不然你女朋友知道你还得解释一遍。”

    “昨天晚上我到底干什么?是不是对人家那个姑娘做了不好的事情。”

    于阳战战兢兢的表情突然取悦了安天瑞,或许有些事他可以大胆的尝试一下。

    放下手中没有吃完的小笼包,笑着对于阳说道:“你真想知道?”

    于阳点头嗯了一声后,就看到安天瑞突然起身,走到他面前,伸出修长有力的双腿半跪在于阳的身上。

    捧着于阳呆愣住的脸,埋头亲了下去。

    亲完以后,安天瑞放开于阳,轻轻地在于阳的耳边说道:“你就是这样在厕所门口被人亲了的,现在记起来了吗?”

    于阳看着安天瑞傻傻地摇头,眼里有被安天瑞的突然袭击的惊讶。

    安天瑞看着他这副表情就知道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开窍,有些失望。

    为什么他突然觉得他爸把它送出国是正确的选择呢?

    安天瑞正准备从于阳身上下去,却被于阳刚才无处安放的双手紧紧地搂住了。

    “我还没有想起,再让我想一下。”

    语毕,于阳就扶着安天瑞的头,向上吻上去。

    安天瑞对他的行为先是震惊,但是看到于阳投入的状态,她放软了身体,笑着抱着于阳,开始回应他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