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小黄鸭的生存之道(六)
    黄真用脚沾了沾水,看着在水中央的大白鹅,闭着眼睛吓了水。

    一下水她就不停地用脚划水,总觉得不这样一直划下一刻就会掉到水里。

    黄真在水上划了好一会儿,感觉身体其他地方没有打湿,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才敢睁开眼睛。

    黄真看着还在池塘里畅快游着玩着的大白鹅,努力地调转自己身体的方向,朝它的方向游过去。

    “大白鹅先生,我来给你梳理羽毛了。”

    大白鹅将头伸进水里又洗了一遍,才把目光又投向了黄真。

    “不用了,我已经洗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可是我已经答应大白鹅先生要帮你弄的,大白鹅先生已经保护过我了,我们的交易是公平的,我不能失信与你,要不大白鹅先生重新想一件我能为你做的事情吧。”

    大白鹅一边往岸上游,一边对黄真说:“我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昨天照顾你,是我作为一个长辈对晚辈的爱护,所以你不用深究放在心上,你还是赶快回去吧,免得让你的妈妈着急。”

    黄真跟在大白鹅的身后,“大白鹅先生,我要找你报恩的事情妈妈是知道的,是它亲自送我过来的,所以请大白鹅先生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我,我会尽力做到让你满意的。”

    大白鹅的体格大游的快,它已经上岸煽动翅膀甩水,黄真都还在奋力岸边游着。

    等黄真游上岸,居然生出了一点恋恋不舍得感觉,这大概就是身为鸭子喜水的特性。

    “嘿!小黄鸭,大壮,没想到你们真的在这里见面。”

    大灰鹅站在桥上,远远看见站在岸边的黄真和大白鹅,高兴地跟过年了一样,飞快地朝黄真它们跑过来。

    大白鹅和黄真寻声看去,就看到一个黑点由远及近快速地像它们靠近。

    据黄真目测,大灰鹅今天身上的颜色更深了,向着土气版的黑天鹅奔去了。

    大白鹅也被大灰鹅的新造型给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变形的鹅脸上写着的都是:“我很惊恐。”

    “小……小黄鸭,你不是说可以吩咐你一件事情吗?那好,现在我要你想办法把对面那只黒鹅给我洗干净!只要你把它洗干净了,以后你都可以不用来给我疏离羽毛了。”

    “什么方法都可以吗?”

    黄真看着已经走到它们面前的大灰鹅。

    “只要不威胁到生命,什么办法都行!”

    大白鹅看来也是被大灰鹅折腾厉害了,已经被大灰鹅气昏了。

    大灰鹅迷惑地看着黄真和大白鹅,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

    黄真在接受到大白鹅的同意后,就上前几步到大灰鹅面前。

    “大灰鹅先生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大灰鹅不知道情况,看大白鹅也是除了平时的嫌弃,没有多大的变化,迷蒙地跟着黄真走到了一边。

    大白鹅不知道这一鸭一鹅到底说了什么,让它总觉得有点不妙。

    特别是它们说完以后,小壮对它那个诡异地一笑,让大白鹅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体。

    大白鹅看着自动下水洗澡的大灰鹅,觉得有点神奇,这大概是它成年以后第一次看它在水里洗澡而不是在泥里洗的。

    不过看到那么干脆下水的大灰鹅,大白鹅除了觉得神奇,更觉得后边有什么事情在等着它,心里边毛毛的。

    它走到黄真身边,“你们两个说了什么让它那么干脆就下去了?”

    黄真转头笑着望着大白鹅,“大灰鹅先生说让我先不要告诉你,说是等它洗完了上来以后,它亲自告诉你。”

    大白鹅看着黄真笑的阳光灿烂,控制不住地想狠狠地夹它一口。

    而感受到危险信号地黄真,急速跑出了危险区域。

    黄真看着大白鹅稳稳地站在原地,只是看她的眼神已经锋利的就像一把刀子一眼。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又不由得想打她自己,为什么她就是爱犯贱去惹不能惹的?

    可是看别人表现出不爽她心里很爽的时候,她就会忘了先前对自己的约束。

    黄真早就想到,总有一天她要因为她这作死的性格再次狗带。

    岸上的一鸭一鹅因为黄真的话,顺时变得相顾无言,安静地岸边等大灰鹅把自己洗刷干净。

    大灰鹅身上太脏了,所以洗了很久,大白鹅在岸上都等的焦躁了,它才洗干净唱着歌游到了岸上。

    黄真看着洗干净了大灰鹅,顿时觉得它的颜值上升她好几个度,看起来比大白鹅还要好看几分。

    大灰鹅神情气爽地抖了抖身体,踏着愉快地步子走到黄真与大白鹅中间。

    “现在可以告诉我小黄鸭到底说了什么,让你毫不犹豫地就下水洗澡了,之前我劝了你那么多次你都不听。”

    大白鹅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大灰鹅先是朝黄真笑了笑,然后转头雀跃地对大白鹅说:“说的很简单,她说你说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什么方法都可以,然后我就说我要你答应我条件。”

    “什么条件?”

    条件这两字让大白鹅条件反射地觉得后边有什么大招在等着它。

    “既然你让我在池塘里洗了澡,我应该礼尚往来对吧?”

    黄真看着大灰鹅此时得意的表情,觉得它此刻就像是人类描述奸诈的人表情一样,一双和上弦月弧度相似的眼睛,笑的都可以裂到后腮的嘴巴。

    “不行!坚决不行!换一个。”

    大白鹅与大灰鹅从小一起长大,它有什么想法大白鹅已经猜到了。

    作为一只要将干净履行到生命结束那一刻的态度鹅,它是绝对不会去泥里边洗澡的。

    “可是你已经答应了,怎么能说话不算呢,而且我已经洗干净上来了。”

    大灰鹅说这话就是在逼大白鹅,大白鹅当然会反抗。

    “我答应的是小黄鸭,没有答应你,你说的都不算!”

    大白鹅已经可以算是在耍赖了。

    “大灰鹅先生要不你还是换一个吧?大白鹅先生看起来很不愿意。”

    让一个洁癖症患者去滚泥确实是难为它了,这不把它逼疯才怪,黄真也没想到大灰鹅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