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 成陌路人(五)
    黄真安抚两位老人安抚了许久,才然后他们再次冷静下来。

    “爸妈,这件事你们还没有告诉佳玉吧?”

    两位老人一致摇头。

    黄真叹口气,“没告诉她就好,她这段时间正在为写论文的事情焦头烂额,就先不要拿这件事情打乱她了。”

    颜父颜母听写黄真这样说,又想哭了。

    这种时候了,她都还在为她的妹妹考虑,这让颜家父母心中涩然。

    黄真紧握住颜家父母的手,表情木然地说道:“爸妈,我想和钱栋分手。”

    颜父颜母因为黄真的话,抽泣的身体停顿住了。

    颜父将眼睛架回耳朵上说道:“你这样想我们能理解,但是你要怎么给他说,钱栋那个孩子我们也是了解的,他那么喜欢你,你们也已经好了差不多十年了,这都准备结婚了,你突然说要分手,他的性格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不说清楚原因他是不会罢休的,而且假如他知道你的病情了,他肯定更不会放开你的。”

    颜父说的也是黄真一直下不了决断的原因。

    祈愿者与钱栋从高中毕业后,两人就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两人感情没有因为时间改变出现变质的情况,反而愈加的深厚。

    黄真看到后期祈愿者死后,钱栋因为祈愿者而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的,她不想搞的的像电视剧里一样:我得了绝症,为了你的幸福,我喜欢上了别人。

    这样不仅会让祈愿者背上渣女的名号,也对钱栋和那个未出现的第三者是不公平的。

    黄真抿抿嘴巴,做出为难的模样:“所以我想到时候请爸妈你们帮忙。”

    颜母看着黄真:“你说吧,想让我们怎么帮忙?”

    “这件事可以等到我手术完了再说也不迟,爸妈,我希望我生病的这件事情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就行了可以吗?”

    颜家父母双双点头,他们都知道女儿心中为他人着想的心。

    但是黄真注定要让二位老人失望了,她只是作为理性冷漠一个任务者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了,以免节外生枝。

    晚上饭是颜母做的,他们两人陪着黄真吃的很清淡。

    黄真为了不让二老太过担心,吃饭的时候面上都装作的若无其事。

    两位老人考虑到黄真的身体状况,自行在客厅里打地铺。

    黄真阻止了他们的动作。

    祈愿者当初买家具的时候,对那种一个家具可以多种方式使用很感兴趣,所以就买了一个可拆卸的沙发。

    将沙发拆开重新折叠放平,就是一个将近两米宽的大床,颜家父母睡上去完全是没问题的。

    颜家父母以前来过女儿的家里,但是重来没有过过夜,祈愿者也因为家里很少来人,来人基本也是钱栋,他们都是一起睡的,所以到了后期祈愿者都忘了她买了和这样的沙发。

    这新奇的家具使用方式,让两位老人暂时忘记了女儿身上病痛。

    两人看着黄真演示着将床又变成了餐桌,觉得很不可思议。

    陪颜家父母玩闹一会儿后,他们就催着黄真早点休息,黄真也不客气了,因为她确实也撑不住了。

    黄真洗漱好了以后,就到床上躺好装睡。

    因为她这是一室一厅的,所以家里只有一个厕所,祈愿者当初为了方便,让人把厕所圈到了她的房间里,所以颜父颜母也是要到她的房间里来洗漱的。

    经过一阵小动静的洗漱,黄真感觉到两位老人盯着她看了许久后,听了许久颜母小声的啜泣声和颜父的长吁短叹之后,他们轻声开门出去了。

    黄真等了一会儿,才睁开了眼睛,她通过门缝看到外面还有灯光照进来。

    点开手机,她已经将手机的亮度跳到最低了,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把她前几天买的一次性针灸针拿出来。

    幸好黄真对人体穴位已经记得非常清楚了,所以有手机这么一点微弱的光芒也是足够了。

    等黄真把肚子上都插满了小针,黄真吐出一口浊气,这时她才感觉困了她一晚上的疼痛感减轻了。

    这两天黄真都是靠着这个方法来缓解疼痛的,止痛药那东西的副作用太大,黄真觉得在她实在忍不了的时候,她或许可以再试试看行不行。

    第二天,黄真起了一个大早,就看到总经理回了她的昨天趁颜父颜母做饭的时候给总经理写的辞职信。

    可能是昨天太忙了,所以总经理回的很晚,而黄真为了身体着想也早就睡了。

    总经理并没有同意黄真的辞职信,而是根据黄真字里行间需要长时间给黄真长达两个月的大假,这让黄真都不得不佩服总经理想留人的决心。

    一般这种情况,能恩准个一个月的假黄真都觉得长了,没想到这个总经理留人的决心这么猛,直接给了两个月的假。

    黄真也没闲心和他瞎扯,医院那边黄真这边的主治医生已经帮她联系好了,黄真今天进入医院后,再进行一次检查,大后天就能进行手术了。

    既然给了她这么长的假,术后情况如果还良好,癌细胞没有转移现象的情况,黄真再考虑还要不做这个工作。

    黄真拨通笑笑的电话,让她注意李治明的言行,一些重要的场合能不他去就别让他去。如果总经理硬要他去的话,也要想办法堵住他的嘴。

    这个祸害是她安排给人家的,黄真觉得就算已经提过醒了,也要为人家负责的。

    黄真换好衣服,拿了几件换洗的内衣裤和衣服,将没有用完的几盒银针贴身的包里和装衣服的行李箱里边分别放了点,万一被发现了她还有备用的。

    当黄真拖着行李箱出去的时候,颜家父母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黄真洗了手,做到了餐桌黄真拖着行李箱出去的时候,颜家父母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黄真洗了手,做到了黄真拖着行李箱出去的时候,颜家父母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黄真洗了手,做到了黄真拖着行李箱出去的时候,颜家父母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黄真洗了手,做到了餐餐前边。

    她看面前两位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