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橘猫主神的铲屎日常 > 第一百八十章 奶妈?奶爸?喂个小鸟崽也是很辛苦的事!
    “呱~呱~”小鸟崽从囊袋里使劲往外伸着脖子,叫唤着。

    “这是……又饿了?”

    焦云探头看了一会儿,从边上拿起调制好的干粮糊糊,用特制的狗尾巴草杆勺子喂了起来。

    一会儿,焦云看差不多了,就停下了手。

    小鸟崽也满意地吧嗒吧嗒嘴,安静了下来。

    十几分钟以后……

    “呱……呱……”

    两三分钟后,又是一片安静。

    又是十几分钟后……

    “呱……呱……”

    焦云:“……”

    下午的时候,白天出去考察的包教授等人回到了营地,

    只见胖橘趴在一块比较平坦的大石头上,正以头抢地地在睡觉。

    他面前放了一只恒温盒,里面半躺着一只生无可恋的红三儿,红三儿的三条尾巴无精打采地耷拉在盒子外面。

    从红三儿的胸腹处鼓起了一大坨,最上面的口子里露出一只小小的鸟头,也闭着眼睛在休息。

    石头边上还坐着一个焦云,一手拿着装了干粮糊糊的盒子,一手撑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在打盹。

    “这小焦……”包教授有点不满意了,让这小子喂只小鸟还偷懒。

    还没等包教授上前去,只见小鸟崽突然眼睛一睁,尖嘴一张:

    “呱~~呱~~~”

    焦云顿时一个激灵,睁开眼,机械地拿起边上准备好的草杆,舀起一勺子干粮糊糊朝鸟嘴里塞。

    十几勺塞下去以后,小鸟崽又安静了,石头附近又恢复成了刚才静止的样子。

    “这小鸟吃的可不少!”一个留守在营地的士兵正好路过包教授身边,笑着跟他打招呼。

    “焦老师今天坐那边喂了一天了,十几二十分钟就要叫唤一次,我看着都累。”

    “哦!”包教授庆幸自己刚才没随意发火,冤枉了好孩子可不行,会打击积极性的。

    “小焦,”走到焦云背后的包教授喊了一声。

    “哎!”焦云也刚刚察觉到包教授回来了,一直重复同样的工作一整天,他都麻木了。

    “累了吧?赶紧去歇一会儿,让他们学生接着喂!”包教授笑着说。

    边上站着的研究生:“……”我们也很累的,我们今天走了一天了!

    “好!”焦云也想好好眯个小觉,一大早就被吵醒,然后一整天重复重复再重复,身体不累但精神上已经很累了。

    他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把手里的装了干粮糊糊的盒子递给一个研究生,正准备转身去帐篷那边。

    只听到“呱~~”的一声叫。

    小鸟崽不知道怎么突然又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还开始挣扎扭动着身体,把红三儿也搞得“嘎嘎”地直叫唤,又不敢下手教训小鸟崽。

    “这是怎么了?”包教授赶紧凑上去看,生怕小鸟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又饿了?不应该啊?刚吃完没到时间呢!”焦云也停下脚步,凑近了看,他喂了一天对时间的间隔已经很熟悉了。

    小鸟崽突然又安静下来了。

    包教授见没事了,自己想了个理由:“大概是人太多了,大家都散了吧,轮流留一个人在这里喂小鸟崽就行了。”

    于是,焦云又转头走。

    一转身一迈步,“呱~~~呱~~~~”的叫声又想了起来。

    “这又是怎么了?”包教授直挠头,不知道生活习性,他实在没办法判断啊。

    “这鸟睁眼了啊!”

    倒是在边上的苏明轩旁观者清。

    “这鸟之前就睁眼了吧?第一眼看见的应该是焦云,然后又一直是焦云喂的食物。”

    焦云想了想,喂了一天了,实在没注意到小鸟崽到底是几时挣的眼睛。

    但是,根据蓝星上的雏鸟印随行为,小鸟确实容易把第一眼看见的动物当做自己的母亲。

    为了证明这一点,包教授让焦云又做了几次实验。

    果然,焦云一转身,小鸟崽就不消停,一回来,就乖了。

    当然,最后一次叫个不停,明显是折腾饿了。

    “你就继续做你的奶爸吧!”苏明轩笑着拍了拍焦云的肩膀,焦云无奈地笑了笑。

    “你可以把它带回帐篷去啊,不用守在外面吧?”包教授好奇地问。

    焦云:“……”他呆在外面是因为胖橘在外面,没有胖橘看着,他还真没那么放心。

    “喵嗷呜~~喵嗷呜~~~”胖橘突然冲着焦云喊了两声。

    焦云点点头,从恒温盒里捞出红三儿,按着它的囊袋把小鸟崽掏了出来。

    小鸟崽一离身,红三儿顿时就精神起来,一下子就顺着焦云的手臂爬到他的肩膀上,用尾巴甩了他一脸以后,就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哎???”包教授几个愣了下。

    焦云解释:“红三儿也要去吃东西了,饿了一天了。”

    总不能为了小鸟崽生生饿死一只三位小松鼠。

    小鸟崽被焦云捧在怀里,不安分地东张西望着,最后伸着脑袋就想往焦云胸口凑。

    焦云想了想,自己穿的军队发的军服,左边胸口上有个口袋,他掏了掏确认里面没东西,就小心翼翼地把小鸟崽放了进去。

    口袋略有点小,布料质地也不是囊袋那样有弹性的,但是小鸟崽一点都没介意,扭了扭身子,调整了一下姿势以后就安稳地蹲在里面了。

    而且两只小眼睛还滴溜溜地朝着其他人看。

    包教授笑了:“行,那以后你就专门负责照顾小鸟崽了。”

    说罢一摆手,“我们去收拾下今天的收获,今天拍到好几种鸟,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小鸟崽的同类或者父母。”

    焦云揣着小鸟崽回了帐篷,但是小鸟崽在他的胸口,他也躺不下来,也就找了个角落靠着闭眼养神。

    等到小鸟崽叫唤了,就掏出来喂一喂,喂好了再揣回去。

    红三儿这次放风跑出去时间挺长,长的包教授都担心这家伙是不是逃跑了。

    不过,在天黑前,这家伙又跑了回来。

    红三儿跑回来的时候,焦云正好在喂小鸟崽。

    小鸟崽已经不在焦云的胸口了,苏明轩看焦云揣着小鸟崽根本没法休息,到时候晚上也没法睡觉,就想出了一个主意,找了几个手巧的士兵,割了点草茎,给搭了一个不怎么好看也不怎么结实的鸟窝,放在了焦云睡袋的边上。

    果然,小鸟崽只要能看见焦云,蹲在草窝里也不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