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生命工厂 > 第890章 次子(上)
    对洛恩和席琳的做事方式,史蒂夫更加是十分的了解。甚至他自己,在草原的时候就在席琳的吩咐下做出过各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帮助席琳收拢那些流民的人就是他,只是他不知道那些流民最后到底去了哪里。平白无故的让几千上万的人成片成片的消失,如此恐怖的手段,史蒂夫实在没有背叛法斯特母子的胆量。

    当然这也不是他出卖家族的最主要原因,听从席琳的吩咐赶回自家的城堡后,史蒂夫作为他贝克家族的直系血亲,这家伙虽然没什么权力,可对于家族的安排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且因为他一直留在草原的缘故,他的父亲甚至还允许他参加了家族的会议。与会的人除了他贝克家族的成员和盟友外,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马尔科侯爵。

    知道侯爵大人曾经跟着北境大公一起南下,史蒂夫原以为自己有机会听一听南下的队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惜,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马尔科侯爵都没有把话题往这方面细说的意思。

    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怒斥了一下约翰的恶行,缅怀了一下被卡特男爵害死的亲人后,他们立刻就说起了洛恩的事情。

    带着席琳命令的史蒂夫一听到洛恩的名字立刻就站了出来,他需要引起大家的注意。以方便他加重自己在贝克家族地位的同时可以令他在席琳那里谋求更大的好处,当初洛恩的任命可是让他赚了不少的金币,依靠这些金币,如今的史蒂夫也好歹算是一个北境的富户了。

    理了理自己特意让人制作的大衣,上好的材料和精致的做工令史蒂夫看起来比他哥哥还像是贝克家族的继承人。在确定自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后,他说道。

    “父亲,侯爵大人,诸位我贝克家族的亲朋好友,今天我来也是为了洛恩·法斯特的事情。准确的说,应该是为了安娜·哈布斯,我们北境的将来。”

    有备而来的史蒂夫向着在场的人示意着这一次自己并不只是一个旁听的小人物,当了这么多年的闲人后,他为自己能够参与到北境的大事中而感到非常兴奋。

    只可惜毕竟死的是自己的亲人,他不可能把这种激动表现出来。调整了一下情绪后,他继续说道。

    “约翰·卡特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了我们北境所有人,如果不尽快制止,惩戒他,那我们的北境和家族的荣誉都将毁在他的手里。

    而能够阻止他的,只有安娜·哈布斯小姐。她是大公的亲生女儿,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种不同,她会维持我们北境的传统,确保我们所有人的利益。”

    史蒂夫指的所有人,只是在场的人而已。因为新旧统治者的交替,肯定会引起一些变化。本来这对贝克家族来说是一件好事,安娜怎么都有他贝克家族一半的血统,少女即位后,贝克家族肯定是那个得益的人。

    可惜有了洛恩的存在,最大的得益者似乎发生了改变。听说了法斯特男爵的残暴行径,有眼睛的人一看就明白洛恩将陪在安娜的身边共享北境的权力。

    这是他们贝克家族不能容许的事情,所以在史蒂夫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打断了自己的儿子。

    “安娜是我那可怜妹妹的女儿,作为她的仅剩不多最亲的亲人。我当然会支持她,任何企图伤害、利用她的人都将是我的敌人。

    而和约翰·卡特一样,洛恩·法斯特不也是一个野种吗?”

    伯爵的话让史蒂夫微微一愣,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了,一边的马尔科侯爵也肯定着他的猜测。

    “没错,我怀疑洛恩·法斯特和约翰·卡特一样背叛了我们北境。奥托的死,肯定和他脱不开关系。现在他居然无耻的绑架了安娜,洛恩·法斯特才是那个最应该接受惩罚的人。”

    把战败的责任推到了洛恩和约翰身上,马尔科侯爵甚至都不顾已经在组建军队的约翰明言就是要先对付洛恩。一方面,他可能觉得洛恩比较好对付。

    而且等干掉了洛恩后,还能够得到哈里森家族的帮助。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法斯特家族崛起的时间太短,很多人都以为洛恩只是一个幸运的暴发户。

    一个带着巨量财产的暴发户,自然是所有人针对的目标。乍听到自己父亲的意思后,史蒂夫也有那么一下的心动。因为洛恩的财富实在太诱人了,如果可以打败法斯特家族,那自己身为贝克家族的一员,岂不是也可以从中分一杯羹?

    可惜史蒂夫高估了自己在家族的地位,就算他父亲需要他介绍一下法斯特家族的情况,但他却没有打算要分一份蛋糕给自己的这个次子。

    也许在伯爵大人看来,已经在草原得到一块领地的史蒂夫应该满足了。洛恩的地盘,当然不可能交给史蒂夫。他需要用法斯特家族的财富来拉拢盟友并且增加他贝克家族的实力。

    像这种可以一口吃饱的机会可不多,贝克伯爵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小儿子而放弃扩张整个家族的机会。确认了洛恩的罪行后,很自然的,他们就开始商量起了应该怎么处置背叛了北境的法斯特家族。

    不过说是处置法斯特家族,其真正的内容也就是决定在场的众人可以在这场盛宴中得到多少的好处。从身份的高低中开始排起,史蒂夫的父亲负责主持。

    一个两个,很快洛恩的地盘就被瓜分的差不多了。等了许久的史蒂夫也终于等到了他的名字,只是和预想的不一样,他父亲并没有任何的示意反而非常随意的问了他一句,法斯特家族的战备情况。

    以为是父亲有了疏漏,史蒂夫在回答之前稍稍的提醒了一下自己的父亲。

    “父亲,法斯特家族的草原可不止那么一些。我的领地周边,也都是他法斯特家族的直属土地。”

    前一句话还算是委婉,但史蒂夫后一句话就不止是在提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