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汉乡 > 第一零七章一直在一起
    第一零七章一直在一起

    当两个平日里意识混沌不清的人,当两个平日里显得极为滑稽的两张胖脸,刹那间变得狰狞的时候,云琅叹息一声,就把头扭转了过去……

    孟大孟二呆滞的对峙了良久,孟二忽然矮下身子,从地上捡起那把刀递给孟大道:“哥哥,这是你的刀!”

    孟大摇摇头道:“我不要刀子。”

    孟二瞅瞅手上的两把刀子随手丢掉呲着白牙道:“我也不要刀子。”

    说完话就把两柄刀子从窗户里丢了出来……

    刀子掉在曹襄的脚下,曹襄瞅瞅刀子,再看看屋子里的孟大,孟二,咬着牙道:“两个傻瓜。”

    自从刀子被丢出来了,云琅悬着心也就回到了正常位置,没兴趣看两个傻瓜斗殴,就盘腿坐在屋檐下,冲着曹襄笑。

    曹襄冷哼一声道:“人跟你时间长了,都会变成这样毫无趣味的人。

    你看看,屋子里的王八拳能打伤谁?“

    云琅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轻轻一按,刀尖就缩回刀柄里去了。

    他丢一把刀子给曹襄道:“很好玩的东西,也不知道里面的弹簧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

    曹襄瞅了一眼刀子,把玩两下就揣进袖子里。

    “机关刀子,不算稀奇,玩把戏的人的不传之秘。”

    屋子里打的乒乒乓乓,云琅见小虫飞快的从远处跑过来,就拉着曹襄去了屋子后面。

    孟度夫妇皱着眉头站在那里,昨晚的计划算是彻底的流产了,一切又回到了昨日。

    “不一定非要逼迫他们做出选择吧?你们也看见了,人家兄弟两好好地,就是放不下小虫而已,再等等说不定会有新的变化,我准备再培养一下他们别的兴致。

    说不定就有一个会退出。”

    孟度绝望的摇摇头道:“这不可能!”

    云琅耸耸肩膀,指着屋子道:“小虫从长门宫回来了,且看她如何处置。

    三个人里面,两个痴人,一个半傻子,说不定人家自己会有解决的法门。”

    孟氏犹豫的对丈夫道:“那就再看看?”

    孟度长叹一口气,算是答应了。

    一群人撕扯都撕扯不开的兄弟两,在小虫出现在屋子里以后,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并且在勤快的收拾他们的房间。

    “我要嫁给孟二!”

    小虫把话说得斩钉截铁!

    “哇……”

    孟大的嚎哭声就从房间里传出来,同时传出来的还有孟二欢喜若狂的吼叫声。

    曹襄挠挠下巴对呆若木鸡的孟度夫妇道:“事情解决了,他娘的,原来这么简单。”

    云琅欢喜的道:“总要做出决断的,小虫做了,尽管孟大会非常的伤心。”

    孟氏流泪对孟度道:“云侯说的对,总要有决断的。”

    孟大一开始哭得非常伤心,也不知道小虫说了些什么,孟大的哭声就消失了,也变得非常高兴,孟二却又开始大哭起来,看样子,刚才说的话对孟二很不利。

    曹襄淫笑着对云琅道:“这傻妞不会真的准备嫁给他们兄弟两个吧?”

    孟度夫妇一脸的尴尬之色,不过,看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云琅觉得他们夫妇可能真的有这个意思。

    云琅敲敲站直了身子朝屋子里看,只见小虫一手拉着孟大,一手拉着孟二,用软绵绵的声音跟他们两兄弟说话:“你们以后要听我的话,谁要是不听,我刚刚学会做的蛋糕就不给谁吃。

    你们家太穷了,以后呢,你们两个要好好地养鸡,把家里变得跟我家一样富,这样,别人才不会看不起我们。

    孟大,我嫁给孟二你不要生气,以后我做的好吃的,会给你双份,孟二要跟我一起吃,所以,只能吃一份。

    想想啊,以后但凡有好玩的东西,好吃的东西你都有双份,孟二娶老婆了,就只能吃一份,以后有了孩子,他连一份都没得吃了……”

    小虫的一番话让孟度夫妇不断地翻白眼,而曹襄已经快要笑死了,至于云琅,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对于小虫的见解非常的赞同。

    “你还要怎么样?”云琅对孟度夫妇道。

    孟氏咬咬牙道:“孟二不懂人伦之事。”

    云琅笑道:“孟大也不懂!”

    “这如何是好?”

    “小虫懂啊,她母亲早就教过她,不仅仅如此,小虫整日里跟云氏的仆妇们在一起,耳濡目染之下,就算是她母亲不教,那些久旷之身的仆妇们整日里污言秽语不绝于耳的,她也学会了。

    人家夫妇房内事你少管,免得尴尬,准备婚事吧,小虫的母亲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再把小虫留家里会留成仇人。”

    孟度哈哈大笑一声,朝云琅拱拱手道:“老夫这就去司天监去问一个良辰吉日,然后就送庚帖过来。”

    云琅嘿嘿一笑,拍拍孟度的肩膀道:“去找梁翁商量吧,估计会把这个老货活活乐死。”

    孟度道:“别说他,我也快要乐死了,哈哈哈,等不及了,这就去长安……”

    看着小虫跟孟大孟二赶着一群鸭子去了水塘边上,云琅觉得那个氛围非常的棒。

    倒是曹襄总是追问云琅,事情发展到最后,会不会真的变成一女侍二夫。

    这些都是表象。

    最了解孟大,孟二的人不是他们的父母,也不是云琅,曹襄这些旁观者,而是已经融入到孟大,孟二生活里的小虫。

    云琅从小虫跟孟氏兄弟的对话中知道了一件事,孟氏兄弟之所以疯狂的追求小虫,并不是因为小虫有多漂亮,有多么温柔,也不是想着跟小虫生儿育女。

    他们只想跟小虫长久的在一起……

    当别人都把孟氏兄弟当做傻瓜看,却因为孟氏兄弟的身份不敢放肆嘲笑的时候,只有小虫把他们当一个正常人来看。

    该骂的时候骂,该打的时候骑在孟氏兄弟的身上殴打他们,在他们得病,或者饿肚子的时候照顾他们……

    孟大,孟二很傻,但是他们知道谁才是对他们最好的那个人,因此,有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

    在这一段看似混乱的关系里面,核心内容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长久的在一起。

    云琅很羡慕孟大,孟二,他们的要求简单,只要有吃的,有穿的,有睡觉的地方,每日里能看见小虫,他们就觉得自己活在天堂。

    吃中午饭的时候,云琅看见小虫回来了,这孩子依旧快活的像一只小鹿,蹦蹦跳跳的,看样子,她已经轻易地理顺了自己的生活。

    苏稚见云琅在看小虫,就笑道:“我可没她那么傻!”

    云琅笑道:“谁傻,谁聪明,要过几年才能知道。”

    “小虫会被嘲笑的。”

    “她现在不就在被你嘲笑么?”

    “我是说以后!”

    “以后啊,别人只会羡慕小虫,这个傻傻的孩子其实是一个顶有福气的姑娘,跟别人相比,她活更有尊严。”

    苏稚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云琅拍拍苏稚的小手道:“你也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小虫有福气,是因为她有孟大,孟二可以使唤,我能使唤你吗?”

    “你难道没有发现,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们不是一直都在按照你设想的步伐前进吗?”

    苏稚想了一下,立刻就欢喜起来,连连点头道:“好像真是这样的。

    我第一次见你,就想去看你军中的病患,结果,你把我抢到了军营,让我成了军医。

    后来呢,我想住在你家,毕竟,你家的饭食比外面的好吃的太多了,然后我就赖在家里,你并没有撵我走。

    再后来呢,师姐跟婆婆来了,我想找个人拴住你,结果,师姐就嫁给你了,再后来……”

    苏稚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眼中有晶莹的泪花在闪烁,云琅摸摸苏稚的脑袋道:“再后来我们就成了亲,这一路下来,每一个主意都是你自己做的主。

    现在想想……是不是觉得很快活?”

    苏稚擦一把眼泪笑道:“我想继续下去!”

    云琅端起饭碗笑道:“那就继续下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