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汉乡 > 第六十三章迷雾里的春光 (第二章)
    第六十三章迷雾里的春光

    刘彻听长平说李少君已经死了,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这个时候,即便受宠如阿娇也不敢打搅他,谁都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非常的糟糕。

    多年以来,刘彻一直都在求仙问道,如今,刚刚找到了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他竟然已经死了。

    “你说李仙师的法体被烈火焚烧的时候,依旧维持稚子之态?”

    听到刘彻的问话,长平清一下嗓子到:“元婴赤子之态,看到的不仅仅是我一个,在场的众人都看的很清楚,当场跪拜者也不在少数。”

    刘彻点点头道:“阿姊的话,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你说李仙师死后尸体如同牛筋一般坚韧?”

    长平点头道:“云琅捶击李仙师尸骸,如击皮鼓,且咚咚作响,弯曲四肢,顷刻间又会恢复临死之状……这是尸变的前奏,为了京师不出旱魃,是我下令烧毁了这具躯壳,还留下九名死士看守四面八方,预防旱魃暴起复活!”

    刘彻屈指敲击着案几道:“:阿姊做的很好,一旦旱魃横行,长安必将大旱三年,趁着旱魃尚未成型,一把火焚毁乃是明智之举。

    不知阿姊可曾问过云琅李仙师到底是为何自杀?”

    长平皱眉道:“云琅说,李仙师因为无端害死了三千七百六十一只鸡鸭,从而内疚而死!”

    “胡说八道!”刘彻重重的一拳砸在案几上,似乎对这个理由非常的不满。

    阿娇见长平有不解之色,遂解说道:“李仙师在找到云琅之前,就受了重伤,此为陛下亲眼所见。”

    刘彻冷笑道:“李仙师见我之时恐怕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只是想去看看云琅,看看他的战果,见云琅还活着,才羞怒而死的吧?”

    这事长平可不知道,连忙问道:“李仙师见云琅之前就受了重伤?”

    刘彻冷哼一声道:“他探手入怀,摸出一把血来,如今思来,那血鲜艳异常,恐怕是心血……他的伤口何在?”

    “胸口,伤口漆黑一片。”长平连忙补充道。

    刘彻闭上眼睛,意态阑珊的道:“了无生机……”说完就自顾自的回后殿去了。

    阿娇见刘彻走远了,连忙问道:“云琅怎么样了?”

    长平苦笑道:“遍体鳞伤!”

    “厉害啊!居然没死!”阿娇惊叹一声,就追着刘彻的脚步也去了后殿。

    长平端起茶杯轻轻啜饮一口茶水,朝站在角落里的大长秋道:“陛下怎么如此失落?

    死了一个李少君,不是又来了一个更厉害的云琅吗?一失一得,陛下没有损失。”

    大长秋淡淡的道:“云琅不会长生不老之术!”

    长平低下头,微微叹息一声,就一口喝光了茶水,离开了长门宫。

    云琅的这一夜,过的并不安稳,全身上下滚烫,没有一处不感到疼痛的,早上醒来之后,他觉得自己昨晚似乎被一万匹野马从身体上踩踏而过。

    听声音,他的床边应该有很多人,睁开眼睛看的时候眼前却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我看不见了!”云琅大叫一声。

    “当然看不见了,眼皮肿的已经挤在一起了,你能看见什么?”苏稚冷冰冰的声音在云琅的头顶响起。

    “被冰雹把全身击打了一遍,还洗热水澡,你不变成肥猪谁变成肥猪?”

    听苏稚这样说,云琅松了一口气道:“该冷敷的,昨日里出的事情太多,忘记了。”

    “亏你还是一个医者!”

    “谁告诉你我是一个医者了?真正的医者是有能力治病救人的那一群人,我做的不过是头疼砍头,脚疼砍脚的事情,在医者眼中这可是屠夫才干的事情。

    苏稚啊,成为一个医者很难,我以前听我的先生说过,想要成为一个好的医者,首先要读书识字,等到十七八岁心智长成之后,再去专门学六年的医术,才能被称之为医者,如果想要成为更高明的医者,一生都需要学习。

    你我这种对医术一知半解的人,真的不能称之为医者,现在没办法,没有好的医者,我们两个才能大行其道,一旦真正的医者出现了,我们两个就必须靠边站,你就饶过那些生病的人好吧,等真正的医者到来之后再开医馆。”

    “你总是看不起我!”苏稚跺着脚在生气。

    “苏稚,不要胡闹!云师兄说的极是,药婆婆也说过同样的话,你一心只想着开医馆,只想着接受伤患的感恩,却完全没有为伤患着想的心,这样的医馆不如不开!”

    声音很陌生,还带着一股子云琅不曾听过的吴越口音,话语严厉,却被甜糯的声音给中和掉啦,基本上没有什么威慑力。

    “宋乔,你们就知道小看我,在山里是这样,在外面还是这样,你知不知道,我已经给很多人看过病了,我看过的病人,比你看过的病人要多十倍,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我恨你们!”

    “苏稚,苏稚……不要乱跑,快回来!”

    一连串的脚步声越跑越远,云琅嗅嗅四周,然后转过头对身边的红袖道:“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红袖轻轻地用温水打湿了手帕,帮云琅擦拭糊满眼屎的眼睛,等云琅勉强睁开了眼睛才道:“不认识,是苏稚带来的,听苏稚喊她师姐。”

    “同行的还有什么人?”

    “一个白头发的老婆婆,两个仆妇,一个哑巴少年,那个少年看起来很吓人,他的脸上有蓝靛纹饰,身上背着一张大弓,一柄长剑,一桶羽箭,好像很厉害。”

    “咦?你怎么知道他很厉害?”

    “他是来咱家的人中间,第一个不怕老虎,还想着跟老虎搏斗的人,老虎也没有直接扑上去,而是围着这个少年乱转,最后老虎被霍郎君唤走了。

    小郎,你是不是很想问那个叫做宋乔的女子美不美?”

    云琅笑道:“打听人家的容貌做什么,这非常的无礼,当然,如果你看过的话……”

    红袖掩着嘴巴吃吃笑道:“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呼吸都停止了,告诉您吧,她的眼睛很大,笑起来就会变成弯月,嘴巴不大也不小,就是有些棱角分明,脸蛋像剥了壳的煮鸡蛋,比苏稚漂亮多了。

    呀,小郎的头脸肿的厉害,看不清眉眼,如果您没有受伤,婢子以为,那个宋乔小娘一定会喜欢你的。”

    云琅自然能从小屁孩的话语里听到酸意,拍拍小丫头的手道:“大人的事情你少管,把自己照顾好比什么都好。

    对了,他们是住在咱家,还是去了长门宫?”

    “当然是住在咱家里,皇帝还没有离开长门宫,她们怎么能进去?

    梁翁把她们安排在了北楼,小虫老大的不愿意!”

    “别说怪话,还小虫不满意,是你不愿意吧?好了,告诉梁翁,刘婆,把这些人招待好了,万万不可失礼,顺便代我向客人道歉,就说我受伤了,不宜招待贵客,请她们把云家当做自己家一般,千万莫要客气。”

    红袖撅着嘴答应了,见云琅有准备睡觉,就在他耳边轻声道:“您干嘛要把自己弄的肿起来啊?以前婢子脚扭伤的时候,您还专门让婢子用冰冷敷两天之后才开始热敷的,怎么到您这里就什么都忘了?”

    云琅叹息一声道:“这就是吃人家饭,看人家脸色的坏处,你家小郎我现在越是凄惨,以后受的罪就越少,你信不信,如果你家小郎现在看起来活蹦乱跳的,马上就会有灾祸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