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是绝世树仙 > 第四百七十三章 血魔觉醒
    “吼……”

    赵元并不理会赵长鹤,一双血色弥漫的燕京对着杨木,脸上泛起极其嗜血的笑容,先是吼了一声说道:

    “杨木,你实在是逼人太甚,难道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无敌吗,我赵元照样得到了一场机缘,如果你不惹我,或许你还能多蹦跶几年,现在,我要拿你的血来祭旗,开始我赵元的无敌人生。”

    沙哑而充满血腥气息的声音,使人听上去极为难受,同时带着饿极之人见到美味之后的那种兴奋。

    血魔,就喜欢炼化人血增加实力,杨木这位先天期修真者的血,对于血魔来说,简直就是无上之灵药,一位血魔如果真的能成功炼化杨木的血,那么至少能占有杨木一半的实力。

    杨木的脸上充满了厌恶的表情。

    在青玄大陆,血魔、夜魔还有蛊魔是臭名昭著的三大邪修,为正派修真者不容,绝对是见一个灭一个。

    在前世被杨木亲自斩杀的具有血魔族血脉、实力从先天到立鼎,甚至到御神期的修真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像赵元这种状态,可能连基本的筑基都没有达到。

    但杨木通过神念,从赵元的身上发现了不同于他的气息。

    这说明赵元被血魔意志侵入身体,依靠炼化他人鲜血提升实力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换句话来说,赵元依靠杀人取血提升实力,在那双血色的爪子下,已经有了若干冤魂。

    “赵元,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麻烦一些,送你一程。”

    杨木原本没有打算在赵长鹤的面前大开杀戒,可眼前的情况不容他手软。

    放过一个赵元,就会有十个,百个甚至千个人受害,血魔族嗜血提升实力,是永远都不能满足的。

    “吼……”

    赵元发出嗜血的一吼,把赵隽和赵京章吓得全都瘫坐在地,就连凌阁烟心里也止不住战栗,至于说徐乾、徐逊等人,更是被吓得屁滚尿流,纷纷朝外头跑去。

    然而,刹那间,整个房间突然就像是掉进了血池一般,被血色笼罩,墙壁、陈设、天花板、地板还有每个人,都像是被涂上了一层血腥的颜色。

    血魔族和夜魔族类似的地方就在于他们都能够释放领域,在领域范围内,他们可以随意操控法则,减弱对手的实力。

    “怎么回事,我感觉到就像是掉进沥青里,怎么这么黏?”

    “我也是,连脚步都迈不出去了。”

    “不好了,我感觉到我的力气好像被什么东西抽走了一样,越来越虚!”

    ……

    人们惊呼连连,毕竟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凌阁烟失口喊了出来。

    “领域!”

    “小元,我是你爸爸,这是你爷爷,难道你对我们也要下手吗?”

    赵京章在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迅速流逝的同时,发现身边的赵隽,更是一副将死的样子,赶紧朝赵元大声说道。

    可此时的赵元,完全被散发着冰冷的杀戮气机左右了心智。

    血魔一族,是天生的杀戮机器,身上根本不存在丝毫的人性,同族杀戮屡见不鲜,何况对于他们来说是异类的人呢。

    “好了赵元,该结束你的表演了。”

    杨木摇摇头。

    就这如此稀薄的血色,还好意思称领域?

    连一群普通人都束缚不了,要想对付一位先天期修真者,简直笑掉人的大牙。

    杨木不理会其他人像是溺水一样艰难挣扎,缓步走近赵元,脸上无悲无喜地看着赵元那双血色弥漫的眼睛。

    在浓稠的血色当中,可以看到一对就像是红灯一般的眼睛。

    “杨木,我早就想吸干你的血壮大我自己,今天你自己送上门来,让我省去不少力气,为了感谢你,我会很快完事,不让你吃太多的苦头。”

    赵元此时完全就是一副血人的样子,双脚点地,化作一道血色残影直扑杨木。

    在血色领域中,赵元的身手极其灵活,甚至突破了音障,但还没有音爆,就像是静音了一般。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杨木甚至有些不忍心把对方太快消灭。

    往旁边稍稍一让,赵元的一双爪子,还有整个身体擦着杨木的肩膀而过。

    嗖。

    这一回合,比离弦之箭还快。

    “杨大师小心……”

    赵长鹤的话还没说完一半,杨木跟赵元之间的第一回合已经结束。

    虽然受到血色领域的束缚,但赵长鹤毕竟是武道玄境宗师,血色领域只是勉强让他的行动稍慢而已。

    不过看到杨木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发生变异的赵元固然可怕,但他的实力,跟已经陨落了的霍踪灭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刷。

    赵元被杨木躲过这一击后,上半身一扭,一只爪子朝后背抡去,恨不能立刻把杨木的脑袋削下来。

    然而这一下仍然走空,赵元转过身,一双爪子骤然放大,由血色幻化而成,样子很粗糙,还带有像是将血随意洒向空中时那种泼出去的样子,看大小足以能抓起一辆小汽车。

    “大师小心!”

    一位利剑高层在血色领域中,就像是深陷泥潭一般挣扎,高声提醒杨木。

    杨木不躲不闪,左手剑指往右手剑指随意一抹,一道长长的金线被拉了出来。

    悟真凝剑!

    此剑一出,天下莫撄其锋。

    刷。

    悟真凝剑金色剑束,往赵元那对血色的爪子一斩而过,就像是用菜刀切豆腐似的,没有丝毫阻滞。

    “嗯!”

    赵元感觉到一阵极其尖锐、灼人一般的疼痛,幻化出来的血色大手,当即散成纯粹的血色,环绕他的身体一周,接着成为一股血色罡风,挂着兵器一般的破空之声向杨木脖颈斩去。

    刷。

    刷。

    刷。

    ……

    杨木摆动剑束,连斩数剑,将血色罡风扫荡得支离破碎,并且发出那种烧灼时的吱吱声。

    “啊……”

    到处弥漫着的血色,实际上跟赵元的身体和神魂息息相关,那种深入神魂深处的疼痛,让赵元痛苦不堪。

    “元儿……”

    被血色领域不断剥夺气血的赵隽,哪怕精神极度萎靡,仍忍不住地呼唤赵元。

    “杨木你欺人太甚……”

    赵京章已经红眼了,哪怕在血色领域当中行动受限,拼着全身力气,从衣服里拔出短枪,对着杨木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