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来1976 > 第五十九章 老吾老
    “白客哥哥!”校园里,白客正低头走着,背后有人叫他。

    他一回头人却不见了,一团红色飘到了他前面。

    白客不由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起来。

    “白客哥哥!”鞠文锦站到他面前。

    白客不由得叹口气。

    尼玛,老子只比你大几天而已,就哥哥长哥哥短地叫个没完。

    白客不太喜欢鞠文锦,总感觉她跟鞠英伦一样,都有点太聪明了。

    那种聪明让白客感到不安。

    “白客哥哥,你……”

    “在学校里就叫白客吧。”

    “好吧,你们班怎么样了。”

    “没事,老师快回来了。”

    “哎,你学习那么好,怎么跑到这个破班了。”

    红旗小学的教室有些紧张,一个年级竟然在两个不同的校园。

    白客他们的三班、四班和六班在一个大杂院里。

    文锦他们的一班、二班和五班在另一个大杂院里。

    “什么破班好班的,自己好好学习就行了。”

    “呵呵,说得对。有件事告诉你。”

    “什么事?”

    “过几天我老爸也要过来了。”

    “什么?”白客吃了一惊。

    真是如影随形啊,白客当初离开爱民小学也多少有点避开鞠英伦的意思。

    自从那晚听到鞠英伦和白策议论自己后,白客对鞠英伦就有些忌惮了。

    总感觉鞠英伦似乎能看穿自己。

    “你没事跑到我们这边来干什么?”白客极力把话岔开。

    “我来帮老师领教具啊。”

    存放教具的仓库在白客他们这边的院子里。

    什么黑板、粉笔、扫把、水桶等等班级里的物资都放在这里。

    鞠文锦一看就是会拍马溜须的小孩,老师肯定愿意把很多事情交给她来做。

    鞠文锦刚一转身,白客又想起什么:“以后别穿红色的衣服。”

    “怎么了?”

    “那个,不适合你。”

    “哼!你是嫉妒。”

    鞠文锦说着跑掉了。

    白客叹口气。

    崔老师抽了张忠大耳刮子后,在校内外引起了悍然大波。

    学校给没给她处分白客不知道,反正她托病在家休息了几天。

    幸运的是张忠没被打到耳膜穿孔。

    为了安抚他,也为了安抚家长。

    学校把他调进好学生的班级——一班。

    崔老师已经受到惩罚了,而且惩罚的力度超出了白客的预期。

    所以,白客决定放她一码,上一世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因为就算把崔老师打垮又能怎样?

    大不了换一个老师来。

    可真正有爱心,或者懂教育理念的老师有几个?

    如果来一个比崔老师更聪明更油滑的,恐怕白客更没舒坦日子过了。

    更何况,鞠英伦要来了,白客不能搞的太妖孽了。

    所以,白客不仅要放过崔老师,还要和崔老师一起携手重建三班。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如果崔老师垮掉了,三班也会被其它班级瞧不起,更加沦为差班中的差班。

    第二天,崔老师终于回来了。

    当白客率领全班同学大喊“老师好!”时,崔老师吓的差点摔倒。

    都已经这么多天了,应激反应还没消失。

    谁说成人比儿童更坚强。

    崔老师心不在焉地上着课,白客则用威严的目光维持着课堂纪律。

    下课后,崔老师还是窝在她的椅子里。

    整个人苍老了好几岁,如果不是为了养家,估计她早不干了。

    白客走过去,蹲在崔老师面前,抓住她的手。

    “崔老师,我们都很想念你呢。”

    崔老师苦笑一下。

    “崔老师,您说过好孩子坏孩子都是孩子,对吗?”

    崔老师点点头。

    “那我们一起帮助大家,共同进步,好吗?”

    崔老师眼含热泪点点头:“谢谢你白客。”

    春节窜亲戚的时候,白客就预料到了,等天暖和了,三舅就会不打招呼把姥爷硬塞过来。

    果然不出所料,天暖和了一点点,三舅家的大表姐大娟就领着姥爷来了。

    白客哥儿几个很喜欢姥爷,就喜欢摸他的胡子玩。

    更何况眼下白家住房很宽裕,姥爷过来丝毫不影响大家的生活质量。

    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不过,姥爷来了,白宁就得从大屋子里出来了。

    让姥爷住在大屋子里,住在白策和秦咏梅房间的对面屋。

    白宗把自己住的东厢房北头的房间让给白宁。

    他自己则住进一直空着的南头房间。

    姥爷刚来,白宗就领着姥爷在自家的澡堂里洗了个澡。

    白家的这个澡堂子冬天的时候略有点冷,其它季节还挺舒服。

    澡堂有一个贴着瓷砖的能坐四个人的小池子,还有一个简易的淋浴喷头。

    得连续烧两大锅热水才能把小池子注满。

    姥爷岁数大了抗烫,就让他先下池子。

    姥爷半身不遂,腿脚不便,白宗几乎抱着把他放到了池子里。

    坐在热气腾腾的池水里,姥爷美的合不拢嘴。

    这么多年了,姥爷因为腿脚不便,都没真正洗过澡,顶多自己用毛巾擦一擦身子。

    其实姥爷是个爱干净的人。

    嘴里一颗牙齿都没有了,他还是坚持早晚漱口。

    姥爷很抗烫,泡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这时,池子水温已经下降一些了,白策、白宾、白客爷仨也进来了,坐到池子里开始泡起来。

    其实姥爷没来时,顺序不是这样的。

    而是秦咏梅、白宁娘俩先泡,然后白策他们爷四个再泡。

    姥爷来了以后,估计秦咏梅和白宁娘俩以后就得单烧水了。

    爷几个把姥爷扶出池子后,白宗把他领到一边给他搓澡。

    老人不爱出汗,身上并不太脏,搓下来的灰都是白的。

    白策说,这叫衰老细胞。

    姥爷搓完灰后,整个人显得更白了。

    白家爷几个皮肤都算比较白的,但跟姥爷比,就显得有些发黄了。

    爷几个洗完之后,正在洗池子,白宁蹦蹦哒哒进来了。

    原来,大娟子看姥爷都洗澡了忍不住眼馋。

    眼下的女孩子们虽然偶尔能洗上澡,但泡澡是根本不可能的。

    大多数公共澡堂的女宾室里都不设池子的。

    就算偶尔有设的,也没有女人敢下去。

    但家里的就不一样,男女都可以用池子。

    爷几个在里面洗着的时候,外面的大锅已经咕咚咕咚烧好水了。

    白客他们哥几个把池子刷干净后,便又将热水放了进来。

    出来以后,白宗又搬了张大椅子到院子里,让姥爷坐着,白策给他理发。

    姥爷脑袋上已经没多少头发了,尤其头顶,基本都秃了,只是后脑勺和脑袋两侧还有点头发。

    其实姥爷最需要清理的是胡子。

    他的胡子比头发可多多了,从两鬓到下巴,到脖子,到胸口,胡子都连在一起,像一只老猴子一样。

    白策自己没多少胡子,白宗倒是个大胡子,但那是成年后的事儿了。

    所以,家里根本没有给力的刮胡刀。

    白策自己用的犀牛剃须刀根本刮不动姥爷的大胡子。

    白客从街坊邻居那里借来一把老式的刮胡刀。

    由于看过几个剃刀杀人的电影,白客对这种刮胡刀有心理阴影。

    觉得它太大太锋利了。

    而且白客担心这种公共物品会不卫生,就用蒸锅蒸了煮了一会儿才拿出来。

    白策说他小时候给自己的舅舅刮过胡子,所以会用这种刀。

    他小心翼翼给姥爷刮着胡子。

    从脖子开始刮起,向上一直刮到下巴,再刮到两鬓,最后才刮嘴唇。

    姥爷没有牙齿,留着胡子的时候,看起来还挺威严的。

    刮掉了胡子后,整个人都瘪了。

    再看看他发红的皮肤、发绿的眼睛,愈发像一只老猴子了。

    白客他们哥几个端量着姥爷,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姥爷也笑的合不拢嘴。

    虽然姥爷口不能言,但他心里一定清楚:像白策这样的好女婿,打着灯笼也难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