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你好国王 > 第293章:一字为禅
    南国捂住鼻子,刚把里屋的门推开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烟火味,马上联想到四爷可能是要烧炭自杀,赶忙回头呼喊小芳帮忙。

    可是小芳不紧不慢,只是表情有些不忍。

    南国正是着急的时候,烟雾缭绕的里屋传来一声看破红尘的感慨:

    “不急,不慌,这不是碳,这是我的情丝,我很好,很好···”

    这是四爷的声音!

    南国后退了好几步,要是没有这个声音他还不怎么惊奇,问题是这个场景再配合如此诡异的声音,实在让他感觉很惊悚。

    透过烟雾缭绕,南国眯着眼睛看清了屋内的四爷。

    四爷表情慵懒,中山装也不再笔挺,上半身还挂着一条浴巾,活脱一个转行丐帮的和尚打扮。

    最诡异的是四爷的正前方摆着一双布鞋,里面塞着两团袜子,上面还插着三炷高香。

    四爷的表情很慵懒,但有一种说不出的禅意,透过烟雾缭绕再去看,真是让人心神不宁。

    “四爷···您···还好吧?”

    南国头皮发麻,四爷的状况果然不一般。

    “他看破红尘了,前几天开始的,我不放心,一直在这陪着他。”

    小芳叹了一口气,挤进里屋,捏着鼻子从四爷的布鞋里把三柱高香拔出来:

    “老四,说了多少回了,想要搞意境我不拦你,但别往袜子里插香行吗?没看到你这袜子···穿得都他妈能立起来了吗?”

    小芳很气愤,不仅是因为四爷的精神状况,而且还有对袜子的控诉。

    南国捂着鼻子走进来,看小芳把四爷的袜子抖了抖,直接立在了窗台上,可见四爷的汗脚有多惊人了。

    “能把自己关在屋里闻这么久,四爷果然不是一般人,可是···他这样还能谈事情吗?”

    南国很头疼,小芳倒是很淡定:

    “现在谈最好,说什么都听,赶等他缓过来了可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四爷很平静,闭着眼睛一副超然物外的神情,似乎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静···”

    四爷只说了一个字,南国和小芳坐下来,这个场景谈禅还可以,要是谈理想,可能连南国都会有一种想要出家的冲动。

    “说说吧,你怎么也惦记上东城那块地了,我本以为你很正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没想到···哎。”

    小芳痛心疾首,虽然有埋怨,但还是没有马上表现出苛责。

    “不不不,我不是惦记那块地,也不是想要占为己有,我想在那里盖一栋养老院,造福原住民。”

    南国扭过来把腿盘起,他打算和小芳坦白,四爷的精神状况并不足以支撑他的理想,所以还是得从小芳下手。

    小芳的表情很惊讶,养老院?

    “什么养老院?”

    南国马上开始详述自己的计划,给小芳画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饼,希望能借此说服他站在自己这边。

    小芳听着听着,表情越来越惊奇,南国的计划里,似乎每一项主张都是为原住民着想的,实在没有什么漏洞可言。

    “好···”

    四爷依旧闭紧双眼,惜字如金的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小芳瞪了四爷一眼,转过来问南国:

    “你是认真的?为什么要对我们原住民这么好?该不会···有什么别的企图吧?”

    对于小芳的疑虑南国早有准备,又说了一大堆好话,终于是打消了小芳的顾虑,小芳挠了一下后脑勺说: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倒是可以帮你,真要能给大家搞一个养老的地方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对···”

    四爷用特有的方式摆明了他的立场,南国很欣慰,随后他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于是凑过来小声问:

    “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们知道···千岁是什么吗?”

    “no···”

    四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用英文替代了多余的情绪,意境是不能轻易打破的,一字为禅,多一个符号都算作弊。

    “还说没企图,你问千岁干什么!”

    小芳很紧张,靠后挪了一下屁股,开始重新审视南国,南国马上端正姿态:

    “不不不,我就是好奇,那天听他们提到过这个东西,我没见过就想问问你们,我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吗?绝对不会打那个东西的注意,就是好奇,仅仅是好奇。”

    “真的?”

    小芳半信半疑,南国自始至终很坦诚,好说歹说终于是博取了小芳的信任,他看到小芳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下,过后说: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千岁是什么东西,真的没见过,但是我们打小就听说过外乡人因为千岁坑害原住民的故事,所以对这个东西很紧张,我奉劝你要是想让原住民信任你,那就千万别提千岁的事情,不然他们肯定会撕破脸皮。”

    “好吧,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南国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小芳对自己产生怀疑,后来的交谈他绝口不提千岁的事情,只是在心里把这个东西默默记住了。

    “安···”

    四爷也很欣慰南国的态度,重归宁静致远的雅趣当中。

    得到了四爷和小芳的认同,南国多少有些放松了,想起四爷的状态,南国又问:

    “四爷这个状态···还有救吗?”

    小芳摇摇头,瞥了四爷一眼说:

    “老四现在看破红尘了,就像云野高僧一样深不可测,说不好呀···”

    “那他以后就这样了?吃斋念佛?烧香谈禅?”

    南国很难理解四爷的心理状况,小芳也很无奈,四爷保持这种禅意的状态已经很多天了,手底下那些小弟也都散了。

    他们说宁可坐牢也不想跟着一个和尚打天下,因为日后一旦成名了,很可能都要剃度出家,这对于穷凶极恶的恶势力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悟···”

    四爷吐出一个字,双手合十。

    “那饭店怎么办啊?”

    “缘···”

    “你的那些小弟呢?”

    “尽···”

    “以前的那些人和事···也都不介意了?”

    “命···”

    南国再也不多问了,四爷果然真性情,敢爱敢恨真男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没必要强人所难了,南国拍拍腿站起来,摇着头说:

    “得嘞,有你们的支持我就放心了,回头我也跟王大旺说说,找个机会把这家饭店盘下来,也省得他天天惦记了。”

    “敢!”

    四爷睁开眼,一声暴喝,彻底泯灭了大王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