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朝阳警事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除夕(七)
    火急火燎赶到现场,下车一看,原来是虚惊一场。

    小女孩伤得并不重,连市六院都没去,直接去的社区卫生室。

    小女孩的家长跟燃放烟花爆竹那家住得不远,同一个村同一个村民小组,刚开始情绪比较激动,不远处年三十都没关门歇业的小卖铺老板以为会大打出手,好心地帮着打了个110。生怕公安不来,报警时描绘得比较夸张。

    尽管如此,韩朝阳还是赶到阳观居委会楼下的社区卫生保健室,找到当事双方,确认小女孩只是皮外伤,并且小女孩的家长决定“私了”,这才向指挥中心反馈,这才带着洪老爷子回警务室。

    “洪大伯,您老坐这儿。”韩朝阳把老爷子请进谈话室,回头看了一眼前几天才安装的电视机,笑道:“刚开始不大会儿,有意思的节目全在后面,您老慢慢看,我让小康给您沏杯茶。”

    “我带了茶叶,你们也尝尝,我儿子给我寄的。”

    “一看这包装就知道是好茶叶,可是让我喝真白瞎了,我喝不出个好赖。”

    ……

    知道老爷子耳背,生怕他老人家听不清,韩朝阳正准备去找遥控器,把电视声音调大一点,外面的固定电话又响了,小康急忙拿起纸笔一边做记录一边接听。

    这个警情更奇葩!

    韩朝阳走到门边,只见小康苦着脸说:“郑阿姨,今天是除夕,今天过大年,在一些居民看来不放鞭炮就不算过年,他们觉得只有放炮才能增加春节的喜庆气氛。我知道,我知道,是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但这个禁止只是禁止乱燃放,人家如果在指定地点燃放,我们想管也管不了……”

    可能从来没见识过,洪老爷子对接处警比对看春晚感兴趣。

    不等韩朝阳开口,就凑过来问:“小伙子,是不是放鞭炮又放出事了?”

    “没放出事,只是放出了噪音。”小康放下电话,起身解释道:“527厂的郑阿姨嫌吵,说鞭炮响个不停让她心惊肉跳、心神不宁,年纪大喜欢清静可以理解,但这事我们真管不了。”

    老爷子似乎忘了他一样报过一个奇葩的警,竟捧着杯子嘀咕道:“大过年的,人家放炮她也报警,事儿多,这样人别搭理她!”

    韩朝阳忍不住笑了,刚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机声音调到28,理大校卫队长章金海开着巡逻车来了,没下车没进门,就坐在车上喊道:“朝阳,我们那边马上开始,就等你了,赶紧过去吧。”

    “什么马上开始?”

    “吃饭啊,年夜饭!”

    韩朝阳猛然想起还有两顿年夜饭没吃,正准备跟洪老爷子打个招呼先过去敬几杯,象征性吃几筷子,接警台里的固定电话又响了。

    “您好,在的,是,我立即通知韩大,我们立即出警!”

    韩朝阳低声问:“怎么了?”

    “可能有人燃放烟花爆竹,不慎引燃了阳观六组后面小公园的草地。春节期间好多在外面做生意都回家过年,村里停满了车,好多车主找不到停车位,就把车停在小公园的草地上,报警人说已经烧到车底盘下面了。消防队忙不过来,指挥中心让我们赶紧过去扑灭。”

    “知道了。”韩朝阳顾不上去理大吃年夜饭,立马跑出警务室拉开警车门:“章主任,不好意思,我先去阳观村组织力量救火,等忙完再过去。”

    “等你忙完不知道要等到几点,这样吧,我让他们打包几个菜送到警务室,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吃。”

    “谢谢了。”

    ……

    韩朝阳和孙国康一边驱车往火点赶,一边通过对讲机呼叫在阳观村执勤的保安公司五班,刚在朝阳社区居委会吃完年夜饭去换班的小伙子们,立即带上大扫把等工具出动。

    每年除夕都会发生火灾,早就有预案。

    当韩朝阳赶到现场时,小伙子们不仅到了并且正在扑火。

    人工种植的草坪,草虽然枯了很容易被引燃,但草在干枯前长得并不高,火苗自然也不会高,火情并不严重,甚至不会蔓延多远,不会引发更大的火灾。但任由火这么烧下去,地盘较低的几辆轿车肯定会被烘烤。

    孙国康一刻不敢耽误,撩起袖子从小伙子们的巡逻车里取出大扫把一起干。

    韩朝阳则忙着打电话联系维护小公园的街道环卫所,问清给草坪浇水的水龙头在哪儿,又跑到对面工地找水管、老虎钳和钢丝等工具,接上水管,用钢丝绞住接头处,接自来水过去浇,确保把隐火彻底扑灭。

    忙得焦头烂额,本以为把火扑灭今晚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事。

    没想到这只是刚刚开始,从晚上9点45开始,因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的警情一起接着一起,消防官兵根本忙不过来,特巡警大队和各派出所全部出动,中山路警务区同样如此,这边刚扑灭又要去中山路对面,简直疲于奔命。

    黄莹在家吃完年夜饭,就开车来警务室送饺子,结果一等竟等了三个多小时。

    刚到那会儿洪老爷子还精神奕奕,一边看春晚一边招呼她和小康吃他带来的各种零食和水果,后来看着看着居然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不仅鼾声如雷,而且七十多岁的人还流口水。

    黄莹生怕老人家着凉,捧出被子帮他盖上。

    小康一边收拾果壳,一边苦笑道:“莹莹姐,今晚火警特别多,韩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没事,就在这儿等,反正明天又不用上班。”

    “也是,明天可以睡个好觉。”

    黄莹对春晚没什么兴趣,又不想像洪老爷子一样看着看着睡着,立马换了个话题:“小康,陈洁过完年就不来上班了,你呢,你打算干到初几?”

    “干到22号去丰永县公安局报到,”提起这个,小康不禁笑道:“我笔试成绩不算特别好,面试时发挥的也不好,要不是有在巡逻队的工作经验,要不是被市局记了个嘉奖,肯定不可能被录用。可以说没巡逻队就没我的今天,做人不能忘本,别说有工资,就算没工资我也要干到最后一天。”

    黄莹噗嗤笑道:“你比陈洁有良心,瞧她嘚瑟的,考上警察公务员就忘了自己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