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路华娱 > 第219章 雅拉谷
    是谁导演这场戏,在这孤单角色里,对白总是自言自语,对手都是回忆……

    不对,回忆划掉,换成想象比较妥。

    虽然这《独角戏》是首情歌,但桑其乐到是觉得跟他现在的表演有点相似,天天对着一头不存在鲨鱼演戏,自言自语,还有各种各样的假动作。

    演戏的都是疯子,看戏的都是傻子,这一刻的他算是领悟到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直到某一天的某一刻,当桑其乐听到“杀青”与一阵欢呼声后,这一切终于结束。

    从十月底十一月初开机,再到十二月十九号关机,前后历时五十二天,他终于成功完成了一条从鲨口中逃生的路。

    此外,在这期间延长上映的《超速绯闻》也在十一月底正式下映,最终的票房和桑其乐最初的预计差不多,停留在了1.33亿的位置。

    多出了差不多有800万票房,搁在这年头也算是一笔不错的数字,同时,这个成绩也成功使得《超绯》成为了今年票房最高的电影。

    到是史诗级大,大,大大大片《无极》已经于十二月十五日正式上映,记忆中这部电影似乎拿到了差不多1.8亿左右的票房。

    而历史应该不会改变,所以说《超绯》第一的位置怕是保不住多久。

    且不说《无极》怎么样,《超绯》这1.33亿的票房,给813所带来的收益才是桑其乐更为关心的东西,粗略一算的话,差不多会有4520万元的票房落到手里。

    然后《超绯》的制作成本是800万元,并不算高,主要也是因为这部电影的镜头没什么大场面,很多戏份还都集中在室内。

    不过宣传费方面却也有不少投入,总计达到了差不多700万左右,因此这总成本就变成了1500万元。

    扣除掉这一部份,剩下的3020万才是纯收益,全归813所有。

    其实这都还不算完,因为《超绯》是有广告植入的,毕竟是部现代戏,很多东西都可以合理且不违和的植入。

    比如电视机、手机、饮料什么的,乃至于桑其乐还把1985也给加入了广告植入中。

    反正前前后后下来,广告植入这一块的收入,也有450万元左右。

    因此《超绯》真的带来的纯收益,应该是3470万才对,对于一部小成本的电影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一次大赚。

    并且后续还会有一些版权方面的收入,会继续流入到813的荷包,具体是多是少到是不太好计算,这年头连视频网站也没兴起,卖给电影频道算是一条路径。

    但电影频道一般都不会出太高的价格,算是聊胜于无聊。

    对了,《超绯》早在釜山电影节上也卖出了韩国的发行版权,20万美元直接买断。

    甚至于电影在十二月初就有上映,目前两周下来差不多也动员了8.7万人次观影,算下来约莫就是435万人民币左右的票房。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惨,呃,实际上也确实很惨。

    所有华语电影在韩国都是习惯性的扑街,目前票房最高的《英雄》,2003年在韩国动员了191万人次。

    除此之外,《十面埋伏》也动员了141万人次左右,老谋子到是挺威武的,成为了国内在韩国的代表,接着就不再有超过百万人次的电影出现。

    话又说回来,其实韩国电影在国内也是习惯的扑街,同样没好到那里去,也算是相互平衡了一下。

    事实上这里不得不说的是,就算《超绯》目前只动员了8.7万人次观影,但购买版权的韩国电影公司是没有亏本的,还赚了一些。

    要是最后能继续动员到10万人次观影,没准收益就能达到版权交易价格的百分之百。

    这不,因为已经成为有利可图之势,那家韩国电影公司showbox已经再次且主动的联系到了813,提出了要购买电影翻拍版权的意向。

    目前正在进一步的谈判中,相信最后怎么着也能再给公司带来几百万的收入。

    所以要这么一算下来,《超绯》带来的收益应该在4000万+,值得桑其乐欣喜一下。

    这赚到钱就要拿来花,刚好有点想法的他,干脆就继续在澳洲这边停留了一周左右,一是刚拍《鲨滩》正好休息一下,另外一个是花钱……

    然后,桑其乐很快就在墨尔本周边的雅拉谷买了一个酒庄。

    而这个叫“雅拉谷”的地方,其实是澳洲三大著名的葡萄洒产区之一,可以说是非常漂亮的一个地方,完全可以每年都抽空过来度个假什么的。

    至于桑其乐买下的洒庄占地约75英亩左右,按国内亩来计算则是455亩左右,价钱自然也不便宜,550万澳元,按时下1:5.02的汇率来算,就是2761万人民币。

    这《超绯》所赚到的钱,差不多就让他给花掉了一半多。

    另外,桑其乐还打算把酒庄原来附带的老房子给拆掉,准备原地新建一座别墅,反正对于他来说,也并没打算要靠这些东西来赚钱,用来度假的目的反到是更多一些。

    以后家里人谁想过来都成,也比较方便。

    待到把这些事情大致安排好之后,桑其乐自然就准备回国,毕竟在澳洲都呆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

    悉尼国际机场。

    “嘿……那来的毛孩子!”

    看到像一阵风一样从自己面前跑过,还差点撞到自己,且“啪”一下的掉了一个玩具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华人的小孩子,桑其乐就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凯米,不准跑那么快。”

    很快,又有一个同样是东方面孔的女子一边向着这边走过来,一边用英语似是再招呼刚才跑过去的那个小男孩一样。

    其后还有着一个背着双肩包,头上带着耳机约莫十四、五岁的高个青少年,和两个推着一大堆行李的中年男子随行。

    只不过就在那不经意间的一扫,当桑其乐看清楚那个喊话女子的正脸后,立即就是一愣,并心道要不要这么巧,虽然对方确实住在悉尼这边,但还是太巧了一点吧?

    虽说这么多年过去,女子还是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但大致的样貌却没有太大的改变,所以他才能很快认出来。

    很快,等到女子已经走到近前正准备弯腰去捡地上的玩具时,桑其乐就抢先一步的捡了起来,且递给女子的用中文开口道:“小姑!”

    “啊?你,你叫我什么?哎,你,你你你……”

    突闻此言还没太听清的桑玲玲,却是有点没太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带着一顶渔夫帽的年青男子为什么要叫他小什么来着?

    不过待她终于看清对方的脸后,还真有一抹熟悉的感觉从心里瞬间升腾起来,但一时之间由于太过于猛然,竟然就卡在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