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星路华娱 > 第277章 有本事你去抓回来
    (今天回家有点晚,时间不够,第二章只写了三分之一,所以明天早上再看吧!)

    “能大,我想没人愿意小吧,至少不能太小,难道不是吗?”想到在自己家里,也没有别人,一个没忍住的刘施施下意识就这么的回了杨迷一句。

    “噫,施施!”平时十分看不出的一个人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时,那效果,杨迷只能用带着强烈语气的声音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受。

    “哼,噫什么噫,老实交出你的秘密,要不然的话,我就抓……嘻嘻!”一边说话一边抱住了杨迷的刘施施,并很快就嬉笑起来。

    “讨厌的施施,信不信我也抓ni……”

    杨迷怎么能轻易认输,很快就展开了自己的反击,不像刘施施的假动作,她可是真的动了手。

    她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经历过那样的事,反正她在经历过跟桑其乐的事情后,连网吧里面都有……总之,她现在的胆子可大得很,谁敢惹她。

    “呀,迷迷,你个女se狼,你来真的。”

    直接被袭击的刘施施也是万万没想到杨迷真敢来真的,竟然真有对她……莫名的,还从她心间涌出了异样来。

    毕竟那样的位置,也只有她自己才触碰过,现在竟然被一个其他女生给……那怕还隔着一层衣服,但已经要进入夏天,身上的衣服又能有多厚。

    “你不是问秘密吗?这就是秘密,平时要多动手,我明明在教你好吗,嘻嘻!”听到刘施施的声音,杨迷就把从桑其乐那里听来的歪理说了出来。

    “歪理,迷迷,我要报复你,哼!”

    其他且不说,感受到某女似乎两边都开始有冒犯的迹象,心一横的刘施施,终于也伸出了自己的……

    “呀,施施!”

    “你先的。”

    很快,在嬉闹声中,杨迷跟刘施施两人就双双倒在沙发上。

    …………

    同一时的魔都,檀宫别墅内。

    超级宽大且装十分饰豪华的客厅内,坐在软软沙发上的桑其乐,正静静聆听着观众对《鲨滩》的评价。

    “《鲨滩》是一部合格的商业之作,并带着一股好莱坞的范,顺手查了一下导演王大富的资料,虽然并不多,但南加大电影学院毕业已经足够说明一些东西。”

    “很高兴国内能出现这样的电影和这样的导演,至少能够带动电影工作的发展,所以像这样的电影,虽然并没有太过于大的惊喜,还有点小俗套,但还是值得支持一回。”

    “另外,主演桑其乐的表演也很走心,基本上控制住了一部场景单一,角色也单一的电影,可以说绝对是歌手当中最好的演员,给个正面评价。”

    网友清飞扬评。

    “必须要给《鲨滩》一个差评,理由是我女友在看到桑其乐脱上衣的时候尖叫了,谁敢不服。”网友愤怒的玉米评。

    “呃……”听到这里,桑其乐终是没忍住的睁开双眼看了一眼在他对面坐得得笔直,还把一台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为他念评论的白纤纤,妹子真实在,什么都念出来。

    另外,他还想吐槽一下刚才那条关于愤怒的玉米对电影和他评价,什么鬼,你女友尖叫还赖我了?

    还谁敢不服,哥们就不服好吗?得,这话桑其乐也只是想一下而已,毕竟他还真能去找一个网友争论不成。

    “羡慕楼上有女朋友可以尖叫,然后给《鲨滩》一个好评,最后鲨鱼被海底钢筋灭掉的镜头太帅了,喜欢。”网友自由自在评。

    “《鲨滩》是一部由一个演员撑起九成戏的电影,桑其乐歌手的身份上,已经可以实打实的贴上演员的标签。”网友随风飞翔评。

    “啊啊啊,桑其乐好帅,不解释!”网友一片忠诚的桑叶评。

    “呵~~!!!”这边,待又继续听到这里的桑其乐,当即就没忍住的轻笑了一下。

    然后他不是笑这条评价怎么样,明显是他的一个死忠粉对他的支持的呐喊。

    至于他会笑的真正原因是在白纤纤这妹子身上,一个平时冷如冰的女人,还用一本正经的声音喊出“啊啊啊”这种语气词真的很有喜感在其中。

    “好的类型片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情节,能在几乎……”

    并未受影响的白纤纤,继续认真读着评论,继续完成桑其乐这个老板交给她的任务。

    很快,五分钟再次在念评论的声音中过去。

    某一刻,已经大致听出来观众对《鲨滩》到底有个什么样评价的桑其乐,就制止白纤纤的开口道:“好了,不用念了!”

    “好的类型片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情节,能在几乎……”

    并未受影响的白纤纤,继续认真读着评论,继续完成桑其乐这个老板交给她的任务。

    很快,五分钟再次在念评论的声音中过去。

    某一刻,已经大致听出来观众对《鲨滩》到底有个什么样评价的桑其乐,就制止白纤纤的开口道:“好了,不用念了!”

    “好的类型片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情节,能在几乎……”

    并未受影响的白纤纤,继续认真读着评论,继续完成桑其乐这个老板交给她的任务。

    很快,五分钟再次在念评论的声音中过去。

    某一刻,已经大致听出来观众对《鲨滩》到底有个什么样评价的桑其乐,就制止白纤纤的开口道:“好了,不用念了!”

    “好的类型片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情节,能在几乎……”

    并未受影响的白纤纤,继续认真读着评论,继续完成桑其乐这个老板交给她的任务。

    很快,五分钟再次在念评论的声音中过去。

    某一刻,已经大致听出来观众对《鲨滩》到底有个什么样评价的桑其乐,就制止白纤纤的开口道:“好了,不用念了!”

    “好的类型片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情节,能在几乎……”

    并未受影响的白纤纤,继续认真读着评论,继续完成桑其乐这个老板交给她的任务。

    很快,五分钟再次在念评论的声音中过去。

    某一刻,已经大致听出来观众对《鲨滩》到底有个什么样评价的桑其乐,就制止白纤纤的开口道:“好了,不用念了!”

    “好的类型片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情节,能在几乎……”

    并未受影响的白纤纤,继续认真读着评论,继续完成桑其乐这个老板交给她的任务。

    很快,五分钟再次在念评论的声音中过去。

    某一刻,已经大致听出来观众对《鲨滩》到底有个什么样评价的桑其乐,就制止白纤纤的开口道:“好了,不用念了!”

    “好的类型片根本不用担心没有情节,能在几乎……”

    并未受影响的白纤纤,继续认真读着评论,继续完成桑其乐这个老板交给她的任务。

    很快,五分钟再次在念评论的声音中过去。

    某一刻,已经大致听出来观众对《鲨滩》到底有个什么样评价的桑其乐,就制止白纤纤的开口道:“好了,不用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