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超神机械师 > 485 每一个提前铺场的机械师都是耍流氓
    踏踏踏……

    奥文恩匆匆逃窜,他是明面上最后一个分身,黯星的追兵如同附骨之疽,紧紧跟在后头,追杀他的人叫做谢曼,是佛萨徒德小队的副队长,一个b级超能者,不久前暴起发难,让他疲于奔命。

    此前他已经察觉到了黯星准备动手,通知了纳戈金等人,申请支援,援兵却还没来,奥文恩暗暗焦急。

    砰!

    一束水桶粗的光炮击穿墙壁,打在奥文恩身上,一面泛着涟漪的魔法护盾浮现,扛住了主要伤害,下一刻便破碎炸散,奥文恩被余**倒,翻翻滚滚摔出去几十米。

    在身后不远处,一个戴着瞄准护目镜的矮壮男人缓缓走来,穿着轻便的灰铁色机械战斗服,手里提着一个与身体不成比例的巨大枪械,构造繁复,口径粗大,除了主炮以外还有不少联装副炮,一看便是多功能的枪械。

    此人便是谢曼,据说有一定的矮人血统,是一名枪炮师。

    “我只剩下三个应激性防御护盾徽章,跑不了多远,要是援兵再不来,我就完蛋了,黯星的人绝不会对我手下留情……”奥文恩脸色沉凝,暗道不妙。

    谢曼面无表情,单手举枪对准缓缓爬起的奥文恩,“别乱动,除非你嫌自己腿长。”

    话音未落,高空坠落的尖啸声突然响起,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骑士铠甲般的战斗服机甲的家伙在大楼间的缝隙间灵活飞行,两肩的白色披风翻飞舞动,从高空迅速靠近谢曼,提着一柄数米长的斩舰刀,来势汹汹,正是驰援的梅洛斯。

    谢曼二话不说,抬枪就射。

    砰砰砰——

    一发发粗大光束迎面袭来,梅洛斯眼神锐利,一刀刀斩出气芒,光束还未及身便化作一团团璀璨的爆炸,轰鸣不休,穿过炙热的炮火,即将落地的一刹那梅洛斯一刀悍猛劈向谢曼的头顶,而谢曼早在一秒之前就开始闪躲。

    轰!

    这一刀砍在地面,顺着劈砍的方向裂出沟壑,银白色气焰如同爆发的岩浆,从沟壑里直直喷出,裂缝不断向前延伸了几十米。

    “援兵?”谢曼被余波震飞,半蹲伏在地,盯着梅洛斯,舔了舔嘴角,尝到一股子甜腥味,顿时杀意凛冽。

    这时,众多被招募的佣兵也纷纷现身,将奥文恩保护起来,奥文恩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来人了……

    上百佣兵虎视眈眈,谢曼却不慌不忙,指了指让他吃了个小亏的梅洛斯,然后并指如枪,对着自己脑袋虚开了一枪,一脸狞笑,这个动作的意思是我盯上你了。

    下一刻,黯星的人也同时赶到,人数不相上下,甚至精锐更多一些,蠢蠢欲动,阿努尔越众而出,扫视一眼,沉声道:“歌朵拉人,别藏在一边,你逃不过我的感知。”

    闻言,纳戈金迈步走出,两个a级超能者针尖对麦芒,他神色凝重,沉声道:“还有另外一个人呢?”

    阿努尔没有回答,扫了一眼,数了数佣兵的数量,眉头皱了皱,招募的佣兵差不多都在这里,敌人的大本营里应该没人,他心知灰烬要扑个空了,不过没关系,灰烬折返过来也不需要多久,前后夹击,反而还能截断这群人的后路。

    互相都是敌人,双方都没有交流各自计划的想法,一句话也不多说,眼神各自相对,仿佛斩断了绷紧的弦,一声令下,厮杀骤起。

    战斗轰然爆发!

    撕拉——

    阿努尔的身体膨胀起来,眨眼间化作一头长相奇异的怪物,四五米高,三角形的扁脑袋,流线型的野兽身躯,表皮粗糙,遍布着小孔,他正是用此操控风压,身后拖着长长的尾巴,前肢与后肢变成了粗壮有力的爪子,背上长着八条折角弯曲的怪异骨骼肢体,外形有点像翅膀,但却是特殊器官,犹如中空的喷射管道一般,从肋骨中伸出,让高压气流在内脏与外界进行循环,进行飞行,并平衡内外压强,在高速状态下保护身体。

    这个形态是阿努尔变身后的模样,绰号为“风妖”,拥有操控气流的特殊能力。

    砰!

    阿努尔的八条喷射管齐齐喷出高压气流,猛地提速,电光火石间跨越数百米,与纳戈金相撞。

    以他为锥角,身体后方两侧是无形的巨大风压炮,气流化作冲击波,隆隆横扫而过。

    轰隆隆——

    风压炮经过,地面砰然开裂,街道两边的大楼窗户纷纷爆碎,钢铁结构弯曲,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呼吸困难,仿佛置身于暴风之中。

    纳戈金穿破风幕,一拳狠狠砸在阿努尔身上,金色气焰与无形风压炸开冲击波,两人双双被弹飞出去,撞击的位置迸发一圈灰色尘埃,地面立时出现一个直径几米的圆形凹坑。

    再度抬头时,阿努尔的身体却消失不见了,只有狂风依旧席卷,纳戈金见过这个能力,阿努尔身上的小孔操控气流覆盖全身,形成护盾,并以某种方式吸收光线,从而让自己的身体不再反射光,于是别人便看不到阿努尔的身躯。

    两个天灾级必须互相牵制,否则一旁战斗的其他人就危险了,纳戈金严阵以待,光是一个阿努尔,就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如果再加上另外一人,他必败无疑。

    “黑星说敌人八成会兵分两路,应该有一名天灾级会依靠个人实力,单枪匹马直捣我们的大本营,他选择自己留下,牵制住敌人,只有拖住一名天灾级,我们才有机会救人。

    但是,他只不过是b级超能者,天灾级对他来说太危险,他真的能行吗……”

    纳戈金暗暗担忧。

    ……

    与此同时,另一个位置。

    灰烬缓缓踏进佣兵据点,本已做好大杀四方的准备,然而里面黑漆漆的,似乎空无一人。

    “所有人放弃了据点,跟着歌朵拉人一起行动吗?看来白走了一趟,去找阿努尔汇合吧。”

    灰烬面无表情,正要转身离开,这时,啪的一声,灯光大亮,据点的广播突然响起声音。

    “别走啊,我等你好久了。”

    灰烬目光一眯。

    这个声音,好熟悉……

    他抬起头,望向墙角的监视器,语气冷漠。

    “黑星?”

    “灰烬,这是黯星给你的绰号,而你没有本名,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被黯星接纳,他们看中你的天赋,将你当做兵器,进行各种严苛的训练,你本不是歌朵拉人,却被灌输了不属于你的仇恨,黯星培养你的忠诚,但在他们眼里,你不过是一件好用的工具,你的信仰毫无意义,因为那根本不是你真正的想法。”

    韩萧自顾自说话,语气波澜不惊,却说着诛心之言,由于前世的资料,他了解灰烬的生涯,杀戮无数,十分可恨,但可恨之人却也有可怜之处。

    如果换一种活法,如果他从小不是被黯星收养,而是正常长大,也许他日后不会成为臭名昭著的灰烬,也许他会有自己的名字,也许不会付出了一切却最终被视为利用价值已经榨干的弃子。

    灰烬下意识握了握拳,随即松开,完全没有打嘴炮的意图,漠然道:“其他佣兵都走了,怎么只有你留下来?”

    “我当然是在等你。”

    咔哒…

    一扇金属门打开,韩萧走了出来,眼神与灰烬碰在了一起。

    小别重逢,分外眼红。

    黯星派出两个天灾级,韩萧猜测对方一定会想最大限度发挥这种优势,于是让其中一人单独行动,从战略层面会显得更加灵活,幸好猜对了,果然有一个天灾级强者仗着个体实力分兵行动。

    在招募的时候,韩萧便知道瞒不住黯星,如果敌人想单枪匹马闯大本营的话,来的人最可能是灰烬,因为他的能力最适合打群架,只要阶位、气力比他弱的碳基生物,基本都是秒杀,效率贼高,于是韩萧让绝大部分佣兵一起帮纳戈金救人,这些人留下来只是送死。

    只有自己才能拖住灰烬,时间越长,纳戈金那边救人的成功率越高。

    论持久战,他贼有自信。

    “等我?”灰烬神色微异,“你想一个人拖住我?”

    “倒不是一个人。”韩萧耸耸肩,身边光芒一闪,能量化的阿罗希娅飘浮在身边,除了她以外,还有几名打酱油的佣兵待在另一个监控室,全神贯注看着屏幕。

    这群佣兵是韩萧故意留下来的,他们的任务是在合适的时候引爆放在建筑各处的炸药,拖住灰烬,此时他们手心里满是汗水,呼吸急促,紧张的心情几乎写在了脸上。

    他们的紧张可以理解,毕竟监控画面里的敌人是天灾级啊,平心而论,要是换他们站在韩萧的位置,他们觉得自己连话都说不流畅,不禁为韩萧捏了把汗,提心吊胆,总觉得当敌人发难之时,黑星就要倒大霉了。

    要是黑星死了,他们想要攀附人脉的计划就泡汤了。

    灰烬动了动手指,异能没有感应到阿罗希娅,摇头道:“原来你的底气是这个能量生命,你以为这样能拦住我吗?”

    韩萧抛玩着一颗压缩球,笑道:“我们上次交手,还没有分出个胜负,难道你怕了?”

    灰烬闻言,只觉得好笑,他跨过门槛进入下一个层次,早已今非昔比,他不明白韩萧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莫非还以为他还是以前的水准?

    “不自量力。”灰烬语气冷了下来,“虽然只有你一个人,但除掉你也不错,正好完成我以前的小心愿,等你死了,我再去驰援也不迟。”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仿佛有无数微粒在摩擦碰撞,但很快变成洪流般的隆隆声,只见灰烬的周围,无数碳元素微粒犹如一朵变幻莫测的黑云,正在疯狂蔓延,几乎填满了半个据点。

    如今灰烬异能的覆盖范围更远,而且操控程度更加自如,能够进行更灵活的变化,在他的衣服表层和内衬粘附着不计其数的碳元素微粒,就像他随身携带的武器,不怕在无碳环境中作战。

    “这就是a级的力量……”监控室的几名佣兵咽了口唾沫,只觉得一股威压透过屏幕散发出来,几人双腿发软,几乎想扭头就跑。

    然而下一刻,他们只见韩萧身子一晃,电流向四面八方激***准连接到天花板、地面、角落的每一颗压缩球,以他为中心,仿佛张开了电丝组成的蛛网!

    咔咔咔——

    一瞬间,数百个机械同时展开,规模壮观!

    这些压缩球早已设置好,早在战斗之前,韩萧就完成了铺场!

    整个据点,都是他布下的陷阱!

    ————

    (鱼人节快乐,如果某天萨格拉斯死了,那一定是鱼人干的,嘿嘿,新的一个月开始了,求一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