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超神机械师 > 490 矛盾尖锐
    “这是什么意思?”

    佛萨徒德解释道:“我们隐藏在暗处,奥文恩本体不敢现身,所以对方一定在等待歌朵拉的下一波援兵,而我们的舰队已经在诺里欧斯之外埋伏待命,我们可以申请上面派出更多母舰,等对方的援兵到达,接应奥文恩离开诺里欧斯之后,我们的伏兵就在这个时候突袭,直接攻击对方的舰队,不仅能除掉叛徒,还能吃掉一支歌朵拉的舰队,将他们一网打尽。”

    阿努尔若有所思,“说的没错,港口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很容易追踪,这是一层保险,不过我们不能因此松懈,继续寻找奥文恩本体,给对方压力。”

    ……

    韩萧一行人换了个据点,安顿下来之后,他才正式与纳戈金、奥文恩讨论行动计划,不过在商量之前,他一直有个疑问,奥文恩出于什么理由背叛黯星,前世并没有这个人物的资料。

    “背叛?我不觉得这是背叛。”奥文恩伸出手臂,摇头道:“我拥有金色的皮肤,我是一名歌朵拉人,这是弃暗投明,我曾经加入过黯星,但不意味我一辈子都必须是黯星的成员。

    生活在歌朵拉的混血种不在少数,我像大部分人一样,也遭遇过歧视,所以当黯星的人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没有犹豫便跟着他走了,黯星招募人手经过严格筛选,几乎没有任何歌朵拉间谍能混进去,我自然不是间谍。”

    韩萧挑眉,问道:“那你为什么投向歌朵拉?”

    “因为我察觉到,歌朵拉和黯星之间的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黯星一直向内部人员灌输仇恨,将歌朵拉塑造成十分恶劣的形象,好似是恨不得杀死所有混血种一样,巩固仇恨就是在巩固忠诚,黯星成员对歌朵拉的印象是经过扭曲恶化的,歌朵拉的真实情况被消息封锁。”

    奥文恩抬眼,叹气道:“歌朵拉对混血种的态度并不偏激,政府其实很开明,他们对事不对人,只是将黯星视为敌人,而对于正常的混血种,政府一直在实行着公平的措施政策,保障混血种的公民权益。”

    韩萧点头,打趣道:“我等你说‘但是’。”

    奥文恩闻言苦笑,“好吧,但是……政策改不掉人们固有的观念,纯血种对混血种的歧视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政府也许能给予我们物质保障,但是歧视却是个人的自由,政府不能控制人民的想法。歌朵拉想要包容混血种,然而阻挠政策的敌人却是他们自己的公民,以及千百年来的传统思想。

    而黯星的存在更是激化了民族矛盾,让纯血种更加歧视排斥我们,即使黯星那群恐怖分子不关普通混血种的事,但这无法扭转大部分人的看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智地对事不对人。

    相对于危险的黯星来说,生活在歌朵拉的混血种则是触手可及的宣泄对象,黯星说是为了混血种而战,但他们不择手段的行为非但没能给混血种带来更好的生活,反而让混血种的生活更加水深火热……于是更多的混血种被逼倒向了黯星。

    这是难以解开的影响链,你不能要求纯血种一夜之间不歧视我们,也不能要求混血种忍受歧视不产生反抗心理,而黯星就是这一切的关键,要是没有黯星,混血种还会遭受这么多的歧视吗。”

    韩萧手指点着桌子,看向纳戈金,“你觉得呢?”

    纳戈金叹气,“他说的没错,我并不歧视混血种,但是我不能代表所有人,最高层的政策一直要我们善待混血种,给他们公平竞争的机会,可是由于黯星,上面的官员又担心混血种随时可能背叛,牵连到他们,所以混血种几乎不可能爬到高层……你可以理解为阶级固化。”

    “政策可能很好,但是好的计划未必能实行,特别是在影响了个体利益的前提之下。”奥文恩脸色复杂,“所以我自愿投向歌朵拉,也许只有除掉黯星,混血种的生活才能真正好起来。”

    韩萧为之侧目,肃然起敬,“你的志向……很伟大。”

    “谢谢。”奥文恩笑了笑,话锋一转,“不过就算你夸我,在彻底安全以前,我还是不会把情报交给你们。”

    “别对我说,我又不关心。”韩萧笑道:“这些话你留着对歌朵拉人说吧,我的任务只是把你救出去。”

    收敛笑容,韩萧正色道:“我们暂时不确定黯星的后续行动,我们现在也有几个选择,第一是躲藏起来静观其变,等待援兵,这是最消极的办法,第二是主动出击,找黯星打架,分散他们精力,让他们没工夫找寻奥文恩的本体。

    第三个方法需要奥文恩的同意,我们把本体藏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最好是星球的另一边,这样一来,他的分身都会消失,虽然他会受一些伤,但黯星那边的线索就全部断了,我认识一个住在诺里欧斯的传送法师,正好能帮上忙……如果他不计较我揍了他一顿的话。

    第四是我们找机会悄悄带着本体离开诺里欧斯,这很有风险,因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黯星的舰队正在外层空间匿踪埋伏着,贸然离开就像闯进蛛网的虫子。”

    纳戈金与奥文恩对视一眼,稍显犹豫。

    韩萧双手交叠撑住下巴,沉声道:“如果没有别的建议,你们选哪个?”

    以纳戈金的性子,更倾向于主动出击。

    但奥文恩似乎并不想冒险,他更喜欢静观其变,什么也不做。

    砰。

    两人还没拿定主意,这时,阿罗希娅身子突然一晃,撞了桌子一下,发出砰地一声响。

    几人纷纷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她扶着额头,瞳孔失焦,秀眉紧蹙,仿佛有些痛苦。

    “你怎么了?”韩萧立即起身,伸手揽住阿罗希娅的肩膀,仔细打量她的脸色,疑惑问道。

    阿罗希娅揉着太阳穴,不确定道:“好像……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大脑里呼唤我,它好像离我越来越近了,我能感受到它的方位……”

    韩萧挑了挑眉,不明所以。

    ……

    与此同时,一艘经历了长途跋涉的漆黑飞船终于退出跃迁状态,悬浮在星光点点的宇宙之中。

    它从遥远的星域而来,跨越无数星门,差点被黑洞捕捉,见过超新星爆炸,驶过量子陨石带,逃过空间乱流,遇过辐射风暴,也经历过空无一物只剩寂寞的黑暗地带,一路千难万险,此时它终于停了下来。

    镜子般澄澈光滑的黑色飞船外壳,倒映着一颗钢铁堡垒般的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