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超神机械师 > 016 噩
    第二天一早,韩萧睡醒,只觉浑身轻松,逃亡的疲惫清扫一空。

    “韩兄弟,你醒了。”胡弘骏正在门口活动筋骨,开口笑道。

    这一家人可真是热情,给他吃住,虽然有些不舍得离开,韩萧还是表明了去意。

    “承蒙你的款待,可惜我不能久留,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安提着一个小包裹走来,笑道:“我做了一些烙饼,你带着路上吃吧。”

    韩萧心里一暖,双手接过包裹,烙饼暖呼呼的热量顺着手掌传进他的心里,露出一个笑容,随即意识到安看不见,便真诚道:“昨晚我睡得很舒服,非常感谢你们的招待。”

    安捂嘴轻笑。

    “哈哈,不用客气,四海之内皆兄弟。”胡弘骏豪气道。

    韩萧收拾好行李,带上背包和兽皮包裹,忽然注意到兽皮包裹的树叶没了,脸色微沉,道:“有人动了我的包裹。”

    胡弘骏一惊,“不会吧,我和安都没有……等等,胡飞,你给我滚出来!”

    藏在帐篷后偷听的胡飞浑身一抖,灰溜溜走出来。

    韩萧目光一闪,似笑非笑道:“又是你啊。”

    胡飞缩着脖子不敢正视韩萧,胡弘骏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恨铁不成钢道:“你是不是偷了人家的东西,马上拿出来!”

    胡飞咬咬嘴唇,恋恋不舍摸出一把73式黄蜂,交给韩萧。

    “韩兄弟,你尽管揍他,这小子就是欠揍。”胡弘骏开始考虑等会该用什么姿势揍侄子。

    “不用了,东西拿回来就好,这东西留着对你们有危险。”韩萧拿回手枪,松了一口气,他倒不稀罕自己这一身装备,而是担心把武器留下来,会为聚居地招惹祸端,胡弘骏招待了他一晚,他自然不能留下祸根。

    胡飞撇撇嘴,不以为然,他觉得韩萧小气,明明有那么多把枪,却一把也舍不得。

    “山不转水转,天涯有缘再相会,再见。”韩萧正式道别。

    胡弘骏点头,“路上小心。”

    韩萧背起行囊,转身离开。

    有道是受人滴水之恩,自当**相报,以后若是有机会,韩萧会报答雪中送炭的一晚恩情。

    “这个凶人终于走了。”胡飞抹了一把冷汗,紧接着一脸窃喜,嘿嘿,还好那家伙没发现我偷了两把枪。

    胡飞摆脱胡弘骏的数落,回到帐篷后面,从箱子里拿出另外一支73式黄蜂手枪,爱不释手把玩,下定了决心,就算韩萧回来兴师问罪,他也绝对死不承认,说什么都不还回去。

    只是这把枪为什么没有扳机?

    ……

    游荡者绘制的地图就和小学生涂鸦闹着玩似的,不过指示了目前的方位,对韩萧已经够用了,他记得完整的海蓝星全图。

    自己位于星龙国境内,参照地图,再走三天就能走出树林找到铁路,到时便可以搭顺风车前往城市。

    到了中午,韩萧找了个地方,准备吃些东西补充消耗的体力值,瞥见兽皮包裹多出了几道被荆棘和树枝划出来的口子。

    韩萧摊开兽皮包裹,准备将枪支一件件收进背包里,动作忽然一顿,咦了一声。

    “好像少了一把枪……”

    再数了一遍,不是错觉。

    韩萧心里咯噔一声,如果枪遗留在聚居地里,那就糟糕了!

    顾不上吃饭,韩萧急忙整理好东西,大步朝着来路走去。

    ……

    两辆漆黑的防弹装甲车来到游荡者聚居地,一号带着全副武装的试验体小队,用枪口威逼着所有游荡者聚集在广场上,双手抱头蹲在一起。

    所有游荡者都认出了萌芽组织的徽记,人心惶惶。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一号按了按掌上终端,一个虚拟图像出现在空气中,正是韩萧的照片。

    “没见过。”

    所有人七嘴八舌矢口否认。

    萌芽组织的作风人尽皆知,只要脱清干系,就不会对游荡者出手。

    六国和萌芽是对立阵营,游荡者则是中间摇摆不定的墙头草,通常保持中立,但也有可能倒向任何一边,所以六国和萌芽组织都有不轻易对游荡者动武的规定。

    只有胡飞浑身一颤,心虚几乎写在了脸上,

    一号恼怒沮丧,他追踪韩萧七天,才遇到一个聚居地,可竟然所有人都说没见过韩萧,说明他追错了方向。

    “走!”一号怒哼,带队准备上车,就在转头间,他忽然注意到胡飞的表情。

    一号心头起疑,停住脚步,喝道:“把那个小子抓出来!”

    胡飞大惊失色,被试验体战士拽出人群,战战兢兢,像一只发抖的鹌鹑。

    一号眯眼问道:“你认识照片上的人?”

    胡飞连忙摇头,“不认识。”

    一号瞥见胡飞腰间鼓鼓囊囊的塞了什么硬物,喝道:“给他搜身!”

    胡飞被摁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73式黄蜂被搜出来。

    “这是我们的枪!”一号脸色骤冷,举枪对准人群,怒道:“零号明明来过这里,你们竟然敢隐瞒,都想找死吗?!”

    “说!他去哪了!”

    枪口的威慑力让游荡者骚动起来,纷纷把目光投向第一个接触韩萧的大胡子凯洛。

    凯洛正像鸵鸟一样缩在角落不敢冒头,见状顿时急了,“你们看我干什么,我不过是卖了点东西给他,胡弘骏才知道那家伙的下落!”

    胡弘骏周围的人顿时避瘟一般散开。

    胡弘骏见事已至此,只能缓缓站起,沉声道:“我不清楚。”

    大胡子凯洛急于洗清干系,马上反驳,“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给他打抱不平,还招待了他住了一晚上!”

    一号神色陡然阴冷。

    游荡者们心惊胆战,纷纷催促胡弘骏。

    “赶快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啊!”

    “你想为了一个外人害死我们吗?”

    胡弘骏心里大骂凯洛,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伸手指向一个方向,沉声道:“那个人往那个方向走了。”

    “很好,你很识趣。”一号阴森一笑,毫无征兆开枪了。

    “砰!”

    胡弘骏额头多出一个血洞,他的脸色定格,一脸惊愕,身体一晃,猛然倒地,身下一滩鲜血汩汩扩大。

    胡飞尖叫起来,惊恐地看着胡弘骏的尸体。

    就……就这么死了?!

    一号脸色如常,仿佛只是随手杀了一只鸡,游荡者的隐瞒让他愤怒不已,尤其听到胡弘骏招待韩萧之后,直接起了杀心。

    只要有人和韩萧扯上一点点关系,一号不介意送他下地狱忏悔。

    “老胡?”安察觉到了什么,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站起,循着声音摸索着走向丈夫,步履蹒跚,跌跌撞撞。

    一号抽出手枪,隔着老远,一枪将安爆头!

    半个后脑被子弹炸开,脑浆与鲜血洒了一地,安倒在半路上,与胡弘骏只差一个手臂的距离,却仿佛天堑,无神的双眸被飞溅的血滴染红。

    一号斜眼瞥了尸体一眼,冷笑一声。

    “找死。”

    胡飞崩溃了,瘫倒在地,嚎啕大哭。

    他后悔至极,一时贪念,竟然害死了大伯一家。

    游荡者敢怒不敢言,看着胡弘骏和安的尸体,颇有兔死狐悲之感。

    掌上终端连接着萌芽首领的监视画面,首领喝问道:“你在干什么?谁让你杀人了!”

    一号急忙诚惶诚恐认错:“这群游荡者知情不报,我只是想立威,我们马上就走。”

    首领摇摇头,道:“算了,既然杀都杀了,那就做干净点,别让消息传出去。”

    一号点头,脸色一冷,打了个手势。

    连绵不绝的枪声惊起无数林间飞鸟。

    ……

    黄昏如血,韩萧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聚居地,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心立马沉了下去。

    “来迟了。”

    喧闹的聚居地死寂一片,入目赫然是一幅屠杀的场景,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脚下踩着的土地被鲜血浸透,湿软粘稠,一步一个血脚印。

    韩萧看见胡弘骏和安惨死的尸体,瞳孔一缩,怒从心头起。

    这时,一个人影从一地死尸中爬起来,韩萧认出是那个敲诈了他一笔的大胡子商人。

    凯洛惊魂未定,他在屠杀开始的时候便被吓晕了,却幸运逃得一命,还没来得及狂喜,便看见了站在一旁望着他的韩萧,顿时身体筛糠般抖了起来。

    韩萧三步并作两步,揪住凯洛的衣领,喝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萌芽组织,是萌芽组织干的!我们没有泄露你的行踪,他们便杀人泄愤,我们的人死得好惨啊,看在胡弘骏招待过你的份上,你可要为我们报仇啊!”

    凯洛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演得跟真的一样,他不敢说出实情,只想怂恿韩萧主动去找萌芽组织,别牵连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