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超神机械师 > 523 新的战斗模式(下)
    当初发现哈蒙行踪的时候,韩萧很是惊喜了一番,没有犹豫便动身去招募。哈蒙遵循部族的传统,是一个纯粹的战士,直来直去,信守承诺……也可以说是脑子里塞满了肌肉,所以忽悠难度只有一颗星。

    哈蒙被赶出母星没有多久,正是需要战盟的时候,韩萧展示的实力得到哈蒙的认可,双方达成交易,自己加入战盟,而哈蒙加入佣兵团。成为佣兵有充足的战斗机会,这也是哈蒙所需要的。

    所以哈蒙并不是佣兵团的嫡系干部,更像是一伙加盟合作者,地位平等。

    韩萧研究过主角型人物,除了标配幸运光环,主角型人物或多或少有些共通性,比如有些人具备延伸的事件与剧情,有些人是因为性格与理念,有些人则是自身的实力强悍或潜力巨大,哈蒙便属于自身强悍的那种。

    卢翰兽人信奉战士之道,在哈蒙所属的崩岩部落,他早就声名鹊起,被誉为“咆哮之兽”——这是卢翰文明对强大战士的赞美称号,他是竞争酋长的有利人选,简单形容的话,哈蒙属于那种一开始就很强的主角型人物。

    韩萧与他的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哈蒙秉持战盟的传统,所以不吝为韩萧而战,战士从不会优柔寡断。

    整个佣兵团所有干部,哈蒙几乎全部挑战过,每个人都知道他越拖越厉害,几乎是打不死的小强,非常棘手,没有一个干部有绝对把握正面击败他——除了阿罗希娅,哈蒙再强也砍不到一个能量体,这是他的缺陷。

    韩萧也没兴趣和哈蒙比耐久力,结束战斗越快越好。

    “吼——”

    哈蒙发出吼声,强大的肺活量让空气为之震荡,拖着战锤再度冲锋,每一步踩得金属地板咚咚作响,以极快的速度靠近。

    喀拉拉——

    面对冲锋,韩萧原地不动,两颗压缩球顺着袖子落下,接触地面的瞬间,电光一闪即逝,压缩球变成两个人形机器战士,沉默地拱卫在韩萧左右两侧。

    机器战士有着明黄色、白色与黑色涂装的合金外壳,四肢与人类构造相同,高两米,装甲不臃肿厚重,但也不飘逸轻盈,恰恰处于适中的体型,头部造型类似鸟喙型骑士头盔,背上是两片如同翅膀的推进翼,手掌是四指,从外观上看不出这两个机器人配置了什么武器。

    与此同时,哈蒙已然来到韩萧面前,猛一扭腰,门板大的战锤划了个弧线,从侧面横扫而来,力量比起刚才明显大了许多,卷起汹涌的狂风!

    呼!

    锤还未至,劲风已经让韩萧有些难以睁眼!

    这一锤明显想要将机器人和韩萧一起打飞出去,如果被这一击命中,韩萧估计肯定会触发力量压制,自己应该会陷入短暂的晕眩,毕竟自己的力量属性不高,即使血量特别肉,也绝不会好受。

    韩萧根本不慌,眼神一闪。

    “菲利普,载入数据。”

    嗡!

    两个死寂的机器人一震,顿时动了起来,流畅自然,完全没有机械的生硬感。

    左边的机器人迅速伸出双手,机械手臂裂开,伸出许多动力部件,手臂登时大了一圈,变成了重装形态,手掌抓向锤头,而后背推进装置全功率运行,喷发紊乱的气流。

    铛!

    战锤被硬生生挡下来,在力量上竟然没有被哈蒙压制!

    另一边的机器人双臂合拢,臂甲中间裂开一条缝,闪烁着幽幽蓝光,大量空气被吸收进去,发出尖啸声,接着双拳隔空打出,从拳头轰出一发高度压缩的空气炮,宛如飓风陡生。

    哈蒙胸膛一闷,犹如在风中被拔起的大树,飞出去上百米远,撞向训练室的墙壁。

    砰!!

    墙壁凹陷,哈蒙整个人陷了进去。

    “实战效果很不错。”韩萧看了看左右两个机器人。

    韩大技师的机械军团除了机械兽以外,精英机械也不可或缺,相比之下,机械兽就像是杂兵,而精英机械则是小boss,这两个机器战士便是其中一种精英体。

    【守誓者】,军团中的精英机器战士,有菲利普庞大数据的智能操控,能够进行高度复杂的战斗行为,配置的武器、装甲皆是目前的顶尖造物,成本很高,即使以韩萧的制造速度,也要好几天才能打造出一台守誓者。

    个体战斗力出众,即使面对b级超能者,也能打得有来有往,这是韩萧在同级战斗中使用的帮手。

    每一台守誓者都是独立的,拥有各自的代号,此时展开的两台守誓者代号分别是“斗士”与“炮手”。

    哈蒙浑身肌肉一鼓,猛然把自己从坑里拔了出来,然而韩萧没给对手移动的时间,双掌一合,光环阵列变化阵型,合拢在一起,射出的光炮凝聚成一股更大的激光。

    轰——

    光炮顶着哈蒙的胸膛,再一次将其射进墙里,发生剧烈的爆炸,热浪滚滚,黑烟弥漫。

    趁此机会,两台守誓者掠出,缠上哈蒙,打得难解难分。

    由于守誓者不像是机甲,里面不用留出装人的空间,所以配备了许多武器,压缩空气炮、引力与斥力装置、镭射机关枪、高周波斩击剑、聚能光子炮、电磁护盾等等,远程近战都可以,作战模式全面。

    哈蒙被两台守誓者牵制,一次次想要冲向韩萧,全都被挡了回去,怒吼连连,越战越勇。

    “这家伙厉害是厉害,但是攻击手段单一是致命的缺陷,不点法术的战士已经不适合这个版本了啊。”

    韩萧心念一闪,弹出压缩球,身后展开一片片扇形的扁平机械,像是某种线圈或增幅器,组成螺旋环绕结构,从韩萧正面望过去,就像是背后展开了直径近十米的机械圆盘,有点像雷达,上面的纹路犹如一环环的迷宫。

    韩萧双手向后,体内的气力源源不断喷发,释放爆鸣的闪电,电光顺着机械圆盘纹路游走,不断旋转。

    嗡嗡嗡——

    蓝光越来越亮,高速的旋转中渐渐连成一片,又模糊又刺眼。

    这是一套大型电磁加速增幅器,机械系专用,材料是电活性聚合物,通过【实战械力技巧】释放电磁力,在增幅器中不断提升电磁属性能量,相当于引导时间,这是一个强力控制技能,引导越久,控制效果越强力。

    他手里资金充裕,一年里买了新的高端知识【高端电磁力场】,解锁了【实战械力技巧】,不借助机械,机械师也能发挥械力的战斗力。

    比起陷阱流,这一招不仅控制力道更强,而且是主动控制技能。

    滋滋……

    电光旋转速度不断攀升,场中成了一片白茫茫的光源,早已看不见韩萧的身影,空气中的电离子受到影响,缩在角落一脸惊恐的囚犯们身上泛起静电,毛发全部竖了起来,感到一阵酥麻。

    反观毛茸茸的哈蒙,柔顺的毛发如同刺猬般竖起,他察觉不妙,朝着刺眼的白光掷出战锤,然而一台守誓者头部裂开,露出一个紫色圆环型的装置,射出一股澎湃的引力,飞到半空的战锤突然顿住,又被拽了回来。

    “尝尝这招——杨氏电疗法!”

    咚咚咚……

    下一秒,六根金属柱子飞射而出,插在哈蒙四周,韩萧伸手一指,增幅器蓄积的电磁能量宛如山洪,化作一道刺眼的雷霆,轰然击中其中一根柱子,下一刻电光环绕六根柱子飞速旋转起来,犹如闪电龙卷,形成了一个电磁牢笼。

    六根金属柱是释放装置,所有威力向着内部倾泻,随着柱子间电光旋转,千百道闪电在笼罩的范围内肆意飚射,而哈蒙像磁石一样成了导电体,所有闪电朝着他射去,每一秒都有上百道闪电击中他。

    “啊噜啊噜啊噜——”哈蒙被电得翻起了白眼,浑身颤动不止,发出无法控制的呻吟。

    闪烁不休的电光持续了数秒,积蓄的能量才消耗一空,场中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空气中细微的电丝黏连,回响着嗡嗡的电磁尾音。

    金属柱中央的哈蒙摇摇晃晃,砰地一声仰面倒下,冒着滚滚黑烟,仿佛烧焦的牛排。

    他被电得不省人事,晕了过去,异能自动解除,膨胀的身躯缓缓缩小。

    “呼……虽然这家伙血量和防御力很高,还有专长加成,但是属性抗性还没有那么变态。”

    韩萧吐出一口电光闪烁的气息,回收所有机械,电晕哈蒙,这场就算赢了。

    “我现在的战斗模式,除了炮台流、猎犬流、陷阱流和机甲以外,还有这一年里组建的正式军团流,不过只有大场面才用得上……

    而对付同级的精英化战斗模式,有机械肢体、浮游炮光环阵列、守誓者为代表的精英机器战士体系,比起在诺里欧斯的时候,我应付强敌的手段更多了。”

    韩萧上前摇醒哈蒙,这个大块头清醒了过来,缓了一会,履行条件将自身的气力锻炼法教给韩萧。虽然被击败了,但哈蒙并没有生气,他不会懊悔于失败,每次战败都将化作经验,他永远为下一次战斗准备着。

    战斗结束,囚犯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每个人都大汗淋漓,虽然只是旁观一场战斗,然而感觉比亲自打了一场还累,心有余悸。

    外星人都是怪物啊!

    [你领悟【卢翰锤炼法】!]

    得到技能,韩萧暗暗一喜,朝哈蒙点了点头。

    “打得不错。”

    “有机会再切磋。”哈蒙瓮声瓮气,扛起战斧,转身离开。

    这一场切磋,由于职业的克制,韩萧没有感受多少压力,倒是试验了一番自身的武器,比起梅洛斯,哈蒙更像是一个靶子。

    他整理了一下装备,走出训练室,发现梅洛斯就站在门外。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听说你和哈蒙切磋,特地过来看一看,还以为能看到你狼狈的样子。”梅洛斯哈哈笑道。

    “让你失望了。”韩萧翻了个白眼,“还有别的事吗?”

    梅洛斯收起笑容,咳嗽了一声,道:“那个……我想问一问,关于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才能兑现。”

    “我答应你的事情多了,你说哪一件?”

    梅洛斯举起左手机械臂,一脸期待,“你以前告诉我,在你的家乡有人能够恢复我的断肢,你的机械义肢挺舒服的……但我还是怀念原装货。”

    “哦,这件事啊。”韩萧恍然,梅洛斯的手臂被灰烬弄碎,欧若拉的异能可以治疗他的残废。

    揉了揉眉头,韩萧有些头疼,虽然欧若拉有这种能力,但这件事比较敏感,欧若拉这么可爱热心,肯定不会拒绝帮忙,问题主要是整天一副面瘫脸的海拉,也不知道她的反应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偏激。

    “我先带你去问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