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零三、做错事就要受惩罚
    “说的不错!”

    “侯家该罚!”

    唐亦宋得意的看了看四周,“瞧见没有,侯老,大家伙可对着您很不满意啊,今个上午的事儿,委实是你做差了,大家伙都跟着你跳火坑了,若非我们这几家悬崖勒马,如何能够帮衬着薛大人成就这一番伟业呢?”

    “嘿嘿,”侯景脸上冷笑不已,心里却是大怒,且带着一股惶恐不安之意,只是这个时候不能够表露出来一丝软弱,若是表露出来,这些人精之中的人精,必然会看到鲜血的鲨鱼一样围上来把自己咬得粉碎,故此一定要撑住,“若是如此说,我侯家是罪恶之人,那么你们这些人,”他冷冷的环视众人,“都是从犯,怎么,老夫若是有罪,你们逃得了吗?特别是桑家家主,可是最凶之人,在林大人的堂前,是要林大人自杀谢罪的!这可是比老夫更恶了吧?”

    桑弘羊微微一笑,“家父十分愚钝,天性鲁直,且又受了奸人的挑拨,一时冲动下,做出了犯上的事儿来,他自知罪恶深重,故此把桑家大事都交了出来,让学生我一切听从薛大人的吩咐,薛大人说桑家怎么罚,就怎么罚,家父也知道罪孽深重,将桑家交付给学生后,已经在慈航寺出家修行了。”

    大家唏嘘不已,桑家的老家主,居然是如此果断,在自己的权力和家族的兴旺之间,选了一个最有利家族的决断,在薛蟠的逼迫下,果断的将桑家交给了桑弘羊,这时候又出家修行,无论是谁,不是谋逆大罪,是不会抓一个深入空门之人的。

    不过这也是桑弘羊的厉害之处了,把父亲放逐到寺庙中,也少一些家族事务的烦恼,这个出家的事情,若是出自桑弘羊之手,此人果断用出了壁虎断尾的招数,也是用心深沉了。

    薛蟠大为惊讶,“令尊何须如此?”

    “人生在世,做错了事儿,必然是要受罚的,家父如此,学生日后若是做错了事儿,一概如此,”桑弘羊朝着薛蟠鞠躬,“这也是给大人谢罪的。”

    桑弘羊又对着脸色铁青的侯景说道,“侯老,我桑家如此办事,你可服气?”

    其余各家都怕薛蟠这时候连带着侯家一起清算自己个,连忙出声,气势汹汹一概要求薛蟠即刻下令,清除“盐商的败类,两淮的毒瘤,人民的公敌,侯家!”

    薛蟠睁开了眼,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大家伙,“大家的意思都是如此吗?”

    “请大人速速发落侯家!”

    就连刘炳德也表明自己的意思,“侯家的确不适合再在此地竞拍。”

    侯景铁青着脸站在当地,薛蟠环视众人,随即把视线落在了侯景身上,无花馆之中所有人都看着侯景,薛蟠慢慢的点点头,“既然是大家伙都这么说,本官不好违背民意,须知为官者要顺应民意,侯老板,你们侯家退出这一次的西南西北两地盐引竞拍事吧。”

    “薛大人,”侯景一口老血险些喷了出来,喉咙上腥甜一片,他连忙忍住,愤怒的盯着薛蟠,嘴里的话却是软了下来,“请大人顾及小老儿的颜面,若是不顾及,请看在义忠亲王的面子上,还是要一体公平吧。”

    “侯老,须知这民意如水,堵不如疏啊,”薛蟠微微摇头,侯景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我记得侯老在林府说过一句话,是什么来着?”他偏着头,看了看坐在下首的马家家主,马家家主连忙赔笑,“哦,对,天意从来高难问,而民意就在眼前,我也不能够纵容侯家——若是平时,咱们这样的老交情,放过也就放了,”薛蟠摊手,“可是如今大家伙都容不下侯家,这就是民意啊,侯老,今天你反正已经得了不少盐引了,唐二爷虽然说话不好听,可到底有句话说的不错,见好就收,侯老,你今日就退下吧。”

    侯景只觉得身体忍不住摇晃起来,手指头也微微发麻,随即接连颤抖,“薛大人!我侯家对着两地盐引志在必得!若是大人今日能让我侯家参与此次竞拍,侯家日后必有厚报!”

    “退下吧,”薛蟠古井无波的慢慢说道,“大家伙都是场面人,不宜撕破脸,请退下吧。”

    李如邦和林管家一起上前,对着侯景父子伸出了手,做出了请的姿势,特别是林老管家,看到侯景如此模样,心里这时候特别的痛快,“赶紧请吧,侯老爷,”他是毫不客气的说话了,“若是晚了,家里头的人该担心了,不过也不用太担心,薛大人办事厚道,不会把人看管起来,不给人见家里人的。”

    林管家带着讽刺之意,满堂大笑,侯琳脸色紫红,直欲滴下血来,他上前就要抓住林管家,却被侯景拦住了,“好的很,薛大人的大恩大德,今日必报,”侯景深吸了几口气,如此才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住,只是头顶上脑门阵痛,好像是血管要爆炸开的感觉,却是怎么样都控制不住,“还有诸位,话说的不错,月满则亏,大家伙今日对着侯家的大恩大德,日后必报!琳儿,咱们走!”

    侯景拂袖离去,大家伙的眼神又回到了薛蟠脸上,薛蟠微微一笑,似乎放松了许多,“干错了事儿,是要罚的,侯老爷这样的大财主,居然不懂得这个道理,真是可悲可叹啊。”

    他满意的朝着大家伙点头,“今个这事儿,办的好!好了,这闲杂人等走了,咱们赶紧办正事儿。”

    马嵩又建议,请薛蟠先拿一些盐引,薛蟠只是不从,于是大家伙挑灯夜战,一下子就开始了火药味十足的竞拍赛,这一夜可真是大家杀红了眼,杀到最后,什么四大家八大家都不顾及了,什么平时的体面也不在乎了,就连刘炳德也双目发红,亲自坐镇,颔下原本保养的十分得宜的胡须也捋断了好些,唐亦宋上官云飞等人十分惊讶,原本财力不够的许多盐商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就多了许多底气来,刚开始千余张尽数被他们高价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