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开局一个大天使 > 第194章 回归靶心
    黑珍珠号船长室处在一个封闭的环境内,里面的声音传不出去,外面战斗的声音也传不进来。

    大亮一把将魔法箭插在桌子上,对拽进来的新月说道:“好啦,现在我们说话应该安全了。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布朗是个假货的。”

    新月的投影似乎处在一个半实体半虚化的状态,还可以离开魔法箭不是太远的地方,在一个小范围内走动。他坐进旁边椅子里,然后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一口喝下去,接着酒从他的身体穿过倒在了椅子上。

    新月懊丧的说:“突然变成这样,真的很不习惯……我能看出布朗是假货,是因为我和布朗非常熟悉,我的货有许多都是布朗经手卖出去的,他给的价钱往往比其他商人高一些,也有时候雇佣我们打击他的一些竞争对手。

    我和布朗交流的时候通常会使用一些暗语,结果今天在‘法典号’上的时候,他对我的暗语没有任何的回应。于是我就对他有所怀疑,并跟着登上黑珍珠号准备确定一下。

    我知道布朗在签自己名字的时候,有一个习惯性的小动作。但是这个布朗虽然写字迹几乎一模一样,不是没有那个动作。因此我就认定他的一个假货,结果没想到他这么机警,竟然发觉我在观察他,然后直接就袭击了我。

    你放心……布朗攻击我的时候也顾忌我的实力,害怕我呼救下手非常干脆,他不知道你和猎狗的事情,你们是安全的。

    但也是暂时,这个敌人真的是太可怕了,我们没有一点胜算。我建议你按照布朗的布置,不要有多余的动作,安分的到水元素聚集地。然后在传送的时候,要求他们打开通往主世界的漩涡,我们离开这里不找宝藏了。”

    原来新月是这样看出布朗是假货的。

    同时也能看出别西卜心思缜密、手段狠毒,难怪新月现在吓的连海皇宝藏都不敢找了。不过他现在这种状态,找到对他也没什么用处,连身体都没了,估计就是有生命之泉也救不活他。

    大亮说道:“我暂时还没有放弃寻找海皇宝藏的打算,如果你想离开的话,到了水元素聚集我可以安排你回主位面。”

    新月没想到面对这样棘手的敌人,大亮还是要坚持寻找海皇宝藏,他站起来大叫道:“你疯了吗!没看到他袭击我,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这里根本没有可以与他对抗的人,现在他在重新控制局势,我们的那些伎俩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点小麻烦而已,再走下去真的是死路一条。

    听我的,到水元素聚集,直接离开。”

    大亮笑道:“我对这个布朗的了解比你想象的多得多。事实上在你确认布朗是冒牌货的时候,我也对他完成了确认。虽然他的确强的恐怖,但是海皇宝藏内有我不得不得到的东西,因此我不会停下寻宝。

    看在你把我当盟友,在发现布朗身份不对后,还不忘提醒我。

    我可以让你安全的离开这里……如果你现在行动不便,我还可以派人把你送到你想去的地方。”

    大亮的话让新月意识到,自己不是第一个发现布朗身份有问题的人,同时听大亮话中的意思,他甚至知道这位伪装成布朗家伙的真正身份。

    见到大亮对这次寻宝非常坚决,新月泄气的重新坐回椅子里:“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去什么地方?而且我设置的回归靶心就在你船上,遇到危险还是要往你这里跑。”

    大亮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你的回归靶心不能重新设定位置吗?”

    新月耸耸肩:“当然可以,回归靶心本来就是我用来暗杀人用的。但是回归靶心有两个,一个是放一个是收,放可以随意的放,但收的却在我身上。我的身体已经没了,因此无法回收就无法消除靶心。

    以后我遇到的什么危险,只要启动回归,不论黑珍珠号在什么地方,我都会回来。”

    大亮大悟:“就是说,以后我在舰桥上的时候,你随时会插在我的船长室的舱门上?”

    “你说的很对。”

    大亮大怒:“对个屁……刚刚你就差点爆了我的头,以后你还准备经常来串门吗?还有……我们家黑珍珠,是我导师的宝贝疙瘩,我的宝贝小师妹,能让你这么随随便便插来插去吗?

    你到底是男的女的?

    我问你两次了,你就是不说。这一次你要是再给我装迷糊,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当大亮又一次问新月性别的时候,新月脸上泛起怒火,不过他现在的状态真的拿大亮没什么办法。他把自己的拳头握了几握,只好无奈的说道:“我是女性精灵,声音因为脖子受过伤,所以说话有些像男人。因此我不希望别人在我面前讨论我的性别,我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在这方面刺激我。”

    听到新月承认自己是女性精灵,大亮看着新月的胸口,笑道:“我看是因为贫乳吧,哈哈哈……”

    看着大亮嚣张的大笑,新月一拳砸在桌子上:“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要干掉你。另外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我短时间不会离开黑珍珠号,而且我真的是喜欢女人。”

    大亮的笑声嘎然而止。

    “我们讨论一下送你离开的事情吧,我觉得黑珍珠号船长室的舱门是可以拆除的,我不介意换一个新的,我也不差换一扇门的钱。

    这扇门我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我现在要去死亡禁区,或许可以随手扔在什么地方。”

    新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脾气立即全无:“我们是盟友,你不应该这么对我。”

    “你也应该清楚,我们的盟友关系并不牢固。而且随着你的死亡,我们的盟友关系也就不存在。

    现在你在我的船上,要接受我的庇护。

    可是我为什么要庇护你?

    在这艘战舰上所有的人,不是我的部属,就是我最值得信任朋友和师长。

    你不会以为在我的舱门上画上一个回归靶心,就能常驻黑珍珠号吧?

    我们的关系可没有好到那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