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开局一个大天使 > 第281章 亚尔古议长
    议会会场内的所有叹息城掌权者们,都没有想到迷雾区教宗竟然会主动提出,让亚尔古议长参加会议,并发表对终极信仰的看法。

    在这个会场中。

    基本上所有无垢教廷的教职人员,都认定亚尔古议长是被陷害的。

    在亚尔古议长被抓之前,他正在极尽所能的镇压越来越失控的异端,并亲手处决了一名阴影区被异端污染的高级教士。

    这样信仰坚定的信徒,又怎么可能会是终极信仰的提出者和传播者?

    而陷害亚尔古的人,无疑很可能就是真正在传播终极信仰的罪魁祸首。

    在这个会场中,迷雾区的剔骨教宗应该就是异端的源头,只是大家都没有证据。但是大家都相信,既然亚尔古在抓捕前准备搜查迷雾区,一定是知道点什么。

    现在迷雾区教宗让亚尔古来议会发表对终极信仰的看法,不就意味着当着忧伤君主的面来公审亚尔古的罪名吗?

    如果被忧伤君主知道亚尔古的确是被陷害的,那么迷雾区教宗传播异端的事情也就暴露了。

    他不是在自寻死路吗?

    此刻会场内的所有英雄全部看向忧伤君主,都希望忧伤君主能够尽快的给亚尔古一个清白。

    而忧伤君主并没有立即同意把亚尔古带到会场上来。

    他知道迷雾区教宗正试图把亚尔古转化为终极信仰的信徒,但是根据威尔刚刚的汇报,他不能确定亚尔古是否已经转信新教。

    现在整个会议的气氛,对终极信仰非常不利。如果亚尔古议长再上来对终极信仰狂喷一通,整个会议就会出现一边倒的情况,并生出对终极信仰进行全面镇压的决议。

    君主虽然非常强大,但他需要主教和领主们帮自己统治整个广袤的领土。当议会通过某一个决议后,君主一般都会通过,尤其是这种关乎于信仰上的问题,即便是君主也不能于教廷为敌。

    忧伤君主看向大亮……

    这时一名大教堂高级教士走进议会,并对忧伤君主禀报:“亚尔古议长请求参加议员会议……”

    亚尔古竟然自己跑来了,他不是被关在地牢里面吗?

    众英雄们纷纷惊诧。

    威尔在忧伤君主身后轻声说道:“剔骨大人在参加会议之前去了一次地牢,我给了他自由处置亚尔古的权力,亚尔古能出地牢肯定是剔骨大人的意思。”

    自由处置亚尔古……

    就是杀了他也没问题,不过后续肯定会引来很多麻烦,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威尔给大亮这个权力,得到了忧伤君主的默许。

    但既然剔骨提议让亚尔古评议终极信仰,并提前释放了他,估计事情可能出现了转机。

    这种情况下,忧伤君主不能发表自己的任何观点,只能选择相信这位被自己倚重的教宗。

    “亚尔古?他的罪名好像就是传播异端,在给他定罪之前,他依然是叹息城无垢教廷议会的议长,这次会议有他主持才合理合法。让他进来吧,我也非常想听听他对终极信仰的看法。”

    有了忧伤君主的命令,亚尔古被放进议会大厅。

    此时,加持在亚尔古身上的封印全部解除。力量恢复之后,亚尔古散发出一位主城议长的气势,魔力的光晕在他周身流淌,眼中的魂火凝练充满着睿智和坚定。

    亚尔古走进议会没有看任何人,他来到主持台前,向忧伤君主行礼说道:“我祈求君主对我莽撞行为的宽恕,擅自召集十二支教堂骑士团超出了我的职权,但我绝对没有反叛君主的想法。

    不论以前、现在还是未来,我永远都不会背叛您。”

    忧伤君主说道:“我相信你的忠诚,这也是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的原因,否则你的下场绝对不是在地牢里关几天。

    现在我们在讨论终极信仰,这个突然在叹息城内兴起的思想。

    你在被捕前似乎在积极的镇压异端,但又面临传播异端的指控。我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你真实的一面,但你肯定对终极信仰有自己的理解。

    我问你……

    终极信仰是什么?”

    ……

    亚尔古没有立即回答,陷入了沉默。

    此时整个议会大厅安静一片,所有英雄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等待这亚尔古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亚尔古转向会场。

    “终极信仰是什么?这个非常难回答。”

    亚尔古的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旧教的信徒认为亚尔古应该痛斥终极信仰为异端,然后揭露迷雾区教宗的面目,发动议会的力量把这个异类赶出叹息城。

    但亚尔古的意思却似乎并不反对终极信仰。

    大亮同样感到事情没有向自己预料中的发展,依照他的判断,经过自己的鸡汤灌输,亚尔古现在应该已经成为新教的信徒。

    可是事情的发展似乎是表明大亮太过乐观了,亚尔古现在还存在迷茫和疑惑。

    不过亚尔古没有上来就大骂终极信仰,已经是一场重大的胜利了。

    甚少忧伤君主非常满意现在的变化……

    亚尔古这句话,让所有的无垢信徒们,尤其是聚集在这里的高级英雄们,首次正视终极信仰,而不是一味的否定,或是躲躲闪闪。

    甚至忧伤君主认为现在的效果,远比亚尔古直接承认自己转信新教更好。

    如果一名刚刚还镇压终极信仰、地位崇高的议会议长,在被关了几天后就宣布自己转信终极信仰。那么只会显得这个事件太过唐突,终极信仰的蛊惑能力会引发旧教教士对新教义的恐惧,从而带着一个抗拒心理对待终极信仰。

    那么新教的传播自然就不会那么顺利。

    现在亚尔古把终极信仰搬到一个可以自由讨论的位置,而不是激进的斥责新教为异端或者旧教为异端,把会议推向激化和争斗。

    这绝对是新教正式传播的最好开端。

    此时忧伤君主看大亮的眼神充满的赞赏之色。

    能把整场议会会议的进度和气氛拿捏的如此之准,真是一位可以倚重的能臣呀。

    忧伤君主此时已经非常轻松,他认为大亮已经掌控全局,自己只需要在会议的最后宣布叹息城无垢教廷向新教过度就可以了。

    现在……请开始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