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万鬼吞噬系统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没听清
    说曹操,曹操到。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

    冯锦戴立马收起笑脸,脑袋一缩,如同老鼠见到猫,不过小眼睛里多了几分戏谑之色看向李道冲。

    小伙子,有句话说的对啊,莫装逼,装逼遭雷劈,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应验。

    陆婕没想到自己也能有幸见到陆兴源,顿时挺了挺饱满胸脯,站得笔直,想在陆家家主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同时陆婕也看向李道冲,小子,这下看你还怎么装下去,你不是要见陆主的吗,现在来了,一会看你怎么收场。

    就等着陆主慢慢收拾你吧,套路多了,自己被套住了吧。

    杨星宇脸上也是微微一怔,他也没见过陆兴源,陆家可是赤阳星四大家族之外的第五大家族。

    陆兴源那可是跺一跺脚,赤阳星都要震三震的大人物,杨家跟陆家比起来,比乞丐也好不到哪里去。

    冯锦戴迅速调整情绪,屁颠屁颠走过李道冲身边,迎上陆兴源毕恭毕敬的行上一礼道,“陆主,这小子说要见您,还说与您预约在先,因为您嘱咐过,近日不见客,属下便劝他离开,谁知道这小子口出狂言,说若是属下不带他见您,您就会打断属下的腿。”

    冯锦戴原原本本将经过与陆兴源说了一遍。

    陆兴源听了之后眼色微动,他走过来时便觉得此时站在自己对面不过四五米远的这个年轻人背影有些熟悉。

    杨星宇在一边插话道,“陆主,这小子一大早就来前台骚扰接待员,一直纠缠不休,我看多半是对接待员心怀不轨,不如叫安保人员过来将他扔出去吧。”

    这时,李道冲缓缓转过身来。

    陆兴源萎靡表情瞬间一震,如同看见了救世观音一般,在公司里始终保持着严肃威严的脸色刹那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卑微到骨子里的微笑。

    “陆主,要不要我叫安保人员过来……”冯锦戴立功心切立刻说道,只是说了一半,陆兴源一把将他推开。

    陆兴源屁颠屁颠小跑到李道冲面前,一把抓住后者的手,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连声道,“李先生,李先生,真的是你吗?”

    李道冲淡然点头,“嗯,是我。”

    陆兴源都快要哭了,他以为这位大能几天不过是在敷衍自己,他一个卑微凡人的死活又怎能被修真者挂念在心上。

    这几天陆兴源焦躁不安,并非病情恶化,只是担心李先生不来啊。

    冯锦戴表情痴呆。

    杨星宇一脸不可置信。

    陆婕张大小嘴感觉在做梦。

    噗咚!

    陆兴源旁若无人的跪在李道冲面前。

    已经震惊不已的三人,看见这一幕,彻底傻眼了。

    堂堂陆家家主竟然当众对一个毛头小子行大礼,这特么是什么鬼?

    “李先生,救救晚辈啊,您的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陆兴源恳求道。

    “先起来,我既然来了,就一定会救你,否则就不会来。”李道冲皱了皱眉,对陆兴源过激举动有些不满。

    陆兴源一听这话,悬着的心放下一半,看出李先生表情不悦,知道自己的行为有点过激,连忙站起。

    这时陆兴源才想起什么,转过脸看向冯锦戴,面对李道冲时和颜悦色带着卑微的笑容。

    当转过脸面向冯锦戴时,脸上笑容迅速消失,陆家家主应有的威严表情回归。

    陆兴源又变成那个陆家上下人人敬畏的家主,此时表情上更多了几分恼火。

    冯锦戴刚刚说的经过,是陆兴源刚刚面对李道冲赶紧下跪的主要原因。

    嘲讽李先生?你特么是想让老子死吗?若是李先生因为这事心里不快,不跟老子治疗,你拿命来陪老子?

    陆兴源越想越气,沉声道,“冯锦戴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本主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冯锦戴脸部抽搐扭曲,想哭,却哭不出来,整个人如同下了油锅一般无比煎熬。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不仅真的认识陆主,而且似乎身份地位远远超出想象。

    陆主跟人下跪?

    怎么可能?

    若不是亲眼所见,那把刀抵在冯锦戴脖子上他也不会相信的。

    然而,就是如此不可置信的事情就在他眼前发生了。

    冯锦戴就是脑子里面全是狗屎,也看出这个年轻人是陆主的贵客,并且陆主有求与他。

    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那不是找死吗?

    “你信不信,今天我要是见不到陆兴源,你会被打断腿?”

    那年轻人淡然之声,在冯锦戴耳边悠悠响起。

    “怎么不说话?快说。”陆兴源冷着脸道。

    冯锦戴哪里敢说,无助的看了一眼杨星宇,噗咚一声跪在陆兴源面前,“陆主,属下该死,属下有眼无珠,属下不是个东西,你打断我的腿吧。”

    陆兴源冷哼一声,“跟我说有何用?”

    冯锦戴一听,连忙跪着迅速挪移到李道冲面前,如一只丧家之犬,连连磕头道,“李先生,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小的一般见识,你就当我是个屁将我放了吧,小的自断双腿,给您赔罪。”

    陆兴源恨不得一掌将这个差点坏了自己大事的冯锦戴给打死,敢在李先生面前装十三。

    老子都不敢,你居然敢?

    “李先生,陆某用人失误,让您见笑了,我这就命人将他送入人兽斗笼之中。”

    “陆主,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冯锦戴一听吓了个半死,一把抱住陆兴源的腿苦苦哀求,小腹一紧一股尿意有些憋不住。

    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冯锦戴此时已经吓成一只死狗,陆婕靠在走廊墙壁上娇躯瑟瑟发抖。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从头至尾就是个自作多情到天边的煞笔,看上她?泡妞?骚扰她?

    这些念想至始至终特么就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能让陆主毫不犹豫下跪的人会看上她?

    做梦想屁吃。

    “来人。”陆兴源才不管冯锦戴怎么哭嚎,随即厉声招呼道。

    随即几名保镖走了上来。

    冯锦戴吓尿了,“陆主,不要啊。”

    “算了吧,这事我没放在心上。”李道冲开口道,他关心的只有那串手链而已,这点小事又怎会在意。

    李道冲若是真的在意,一个念力攻击过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能让冯锦戴成为白痴,何须等到陆兴源出现。

    陆兴源本意也不想下狠手,此时听李先生特赦,便道,“饭桶,还不快谢过李先生滚蛋,去洗澡,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冯锦戴如临大赦,连连磕头,“谢李先生,谢李先生。”随即连滚带爬去了洗手间。

    陆兴源目光转向杨星宇,“你是谁?”

    杨星宇面色苍白如纸,说不出话来,他哪里还敢介绍自己。

    李道冲不想浪费时间,只道,“让他走吧。”

    陆兴源瞪着杨星宇,“还不快滚。”

    “是是是,我滚,我滚。”杨星宇连连点头,撒腿就跑,恨不得撞开窗户跳出去。

    陆婕不知所措跟着也开溜。

    “陆小姐,你等一下。”李道冲的声音从陆婕身后响起。

    陆婕如被冻结一般定在原地,秀目颤动着里面已被泪水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