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猫在看 > 第九十二章 无意识自杀
    清脆的枪鸣回荡在已经陷入恐慌的街道上……

    这次的枪声伴随的,还有一阵金属交击的脆响,就好像子弹打在钢板上的声音一样。只不过,这个不寻常的声音在嘈杂的街道上被大多数人忽略了。

    白警官疯狂地喊叫,准备开出第五枪的时候,就在他身边的那两个跟班已经反应过来了,连忙按住白警官,把他手里的枪夺了下来,另一个人直接把他打晕,然后也不知道什么默契,扛着白警官直接隐没在逃跑人群里,有几个警察也跟着追了出去。

    蒋队这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挨上一枪的准备,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除了心跳超过180以外,身体似乎并没什么不适。

    紧接着,蒋队就看到了一直黑色的爪子横在他胸前。

    爪子形状和蜥蜴的爪子类似,上面布满了如同黑水晶一样的鳞片,锋利的爪子在晨光中寒光闪闪。

    如果是平时,他看到这么一只爪子肯定吓得不轻,但是现在他已经处于亢奋状态,同时也清晰地记得,正是这只爪子帮他当下了那颗要命的子弹。

    那爪子上的鳞片慢慢褪去,变成一个人的手掌,顺着手臂看过去,是一张年轻阳光的俊俏脸庞,只不过此时这张脸上被冰寒的愤怒扭曲了。

    不过这个扭曲的脸很快回复了正常,樊子成做了一次深呼吸,把胸中的怒火压下去,对蒋队道:“谢谢。”

    蒋队看着樊子成还没反应过来,毕竟刚才那超乎常理的一幕让他还没反应过来。

    樊子成没管他,手里已经多了一个急救箱,也不顾是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撕开苗甜甜身上的衣服开始帮她处理伤口。

    苗甜甜伤势不轻。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这么随意一发子弹能够擦着内脏的缝隙穿过去。子弹打穿了肺部,已经造成了大量出血,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呼吸。

    不过幸好在这里的是被誉为樊家三百年来的第一天才,手法娴熟地,很快就帮苗甜甜止了血,然后在这么简陋的条件下直接进行手术,短短十五分钟,救护车还没赶到,樊子成已经完成了手术,而此时苗甜甜的呼吸也已经稳定了下来。

    听闻樊家医术了得,今日亲眼所见,才真切体会到其厉害的地方。

    “樊医生,甜甜她怎么样了?”蒋队非常紧张地问在给苗甜甜绑绷带的樊子成。

    “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不过三个月之内还是不要做剧烈运动的好。”樊子成手上活不停,一边说着。

    “修养就没事了?还需不需要做什么后续治疗的?她是您救下的,能不能帮她在樊家的病院安排一个位置?樊家的医院实在太难预约了,现在……”蒋队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过对樊子成已经用上敬语了。

    “有完没完,不用去医院了,在家里好生休息,本个月伤口就能愈合,一个半月疤都不会留下。”樊子成有些不耐烦地说着,已经完成了包扎,从药箱里面取出几个药瓶,用专用贴纸写上用法就丢给了蒋队。

    蒋队小心结果药瓶,仔细看过说明后才放心。心有余悸地看着一地的血迹,如果不是正好有个樊家医生在,估计他的官位不保了!

    “樊医生,你开的这些都是外敷的药,有没有内服的啊?你看甜甜流了这么多血……”蒋队想到自己的官位,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说了没事就没事!她每个月不是都要流这么多吗?你紧张个什么劲啊。”樊子成白了蒋队一眼。

    就在樊子成准备继续去看那个尸体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落在满地的血污上,顿了两秒突然把旁边站着的叶魁抓了过来,一把掀开他衣服,一个血洞赫然在他白皙的皮肤上,不过已经不流血了。

    “你不疼吗?”樊子成看到血洞,有些气愤地问叶魁。

    叶魁傻呵呵一笑,“哈哈,呃……我不是伤得没苗警官严重嘛,而且你看,不流血了。”

    如果不是叶魁现在受伤,樊子成很想抽死这个魂淡。

    从他被他找到以后,叶魁似乎非常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做什么都喜欢冒险,看着是意外受伤,但其实很多都是能够用别的途径避过去的。

    比如他完全没必要和渡鸦打,直接让那个厉害的存在去收拾了便可;再比如拖着重伤之躯还偷跑去祭拜爷爷,就算叶魁爷爷还能看到,也不会愿意让如此重伤状态下的叶魁跋山涉水;还有和张峰对战的时候,只要他们一群人躲好,等樊圣出现就可以……

    叶魁好像故意在受伤,或者换句话说,他在自杀,但是他自己却并没有察觉。

    樊子成和叶魁认识很久了,除了他故意失踪的三年,基本上是看着叶魁长大的,他了解叶魁。

    作为夜家剩下的最后一丝血脉,他理智告诉他要活下去,可从小失去父母,后来连相依为命的爷爷也离他而去,加上爷爷去世后的三年,为了不让樊家也遭遇因果牵连而默默躲藏三年,三年累积下来的孤独已经让叶魁的潜意识中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理智和情感的冲突,这才让他有这些冒险和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举动。

    虽然知道叶魁在无意识地自杀,但是樊子成再厉害也不能一下把他扭曲的心理给调整过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自己全力保护好叶魁,而这也是医侍要做的事,也是一个哥哥要尽的义务。

    不过看着叶魁因为伤痛而冷汗直冒,却依旧做出傻呵呵样子的脸,樊子成心里一阵揪痛,他没再说话,把叶魁按倒在地上后开始看他的伤口。

    叶魁伤得确实没苗甜甜重,毕竟叶魁有修炼妖力,身体的强度本就比一般人大,而且有妖力护身,和对危险的感应比较强,他并没伤到要害,只不过是皮外伤,已经用自己的妖力止血了。

    不过,也正因为叶魁的身体强度大,子弹没能贯穿他身体,而是卡在了两根肋骨中间。

    “不行,我手上没工具,要跑医院一趟。”看完叶魁的伤,皱着眉头道。

    “啊!不行!太阳升起来了,在不去看那线索就要断了!”叶魁一听连忙道。

    “你还想沿着那电线搜一次吗?上次差点把你内伤引发出来,就算你现在没受新伤我也不准!”樊子成语气坚决道。

    叶魁还想争辩,此时救护车已经来了,樊子成立即招呼救护车到这边。

    等救护车上的医生护士下来,发现有两个患者的时候有些傻眼,毕竟接到的120电话只有一个伤者,没想到突然多出来一个。

    樊子成直接把叶魁放担架上,转头对蒋队道:“送苗警官回家。”

    蒋队看樊子成急匆匆带着叶魁就走了,不知所措地站了一会儿,最后才讪讪的按照樊子成的吩咐,先把苗甜甜送回家去。

    叶魁这边很快到了医院,并且在樊子成的高超医术下把子弹取了出来,贴上胶布后直接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换过干净的衣服后,叶魁,方进元和樊子成打了个出租车,准备再回到网吧去,此时已经耽误了将近两个小时,早上八点多的太阳已经非常灿烂了。

    在出租车上,叶魁捂着伤口眉头紧锁地看着窗外飞快往后略去的景物。

    “现在知道疼了?”坐在旁边的樊子成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叶魁反应,过了大概五六分钟,他才转过头对樊子成道:“刚才的子弹的轨迹,是不可能打在我身上的。”

    樊子成一愣,“什么意思?难道那子弹还拐弯了不成?”

    “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我不可能看错的。子弹穿过苗警官的身体后,应该朝着我身后大概二十公分的地方飞过去,但是就在我发现苗警官中枪转过身子的时候,那子弹就打在了我身上。以我们当时所在的角度,你觉得那子弹卡住的方向是对的吗?”叶魁认真地对樊子成道。

    被叶魁这么一说,樊子成也楞了一下,的确如叶魁所说,苗警官和叶魁当时有一个身位的差距,叶魁发现苗警官中弹后,要后退一步才能接住苗警官,可以子弹的速度,叶魁后退的时间早就应该飞过去了,可偏偏子弹横向飞过来,打在叶魁身侧的肋骨下面,已经违反了物理现象。

    “那……你的意思是?”樊子成问。

    “鬼气,中弹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鬼气。如无意外,是黄玉的鬼魂干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阻止我们继续查这件事。”叶魁道。

    “黄玉的鬼魂?不会吧!大白天的,黄玉的鬼魂会跑出来?”坐在副驾驶上面的方进元惊讶地转过头。

    “黄玉的鬼魂确实很奇怪,排除冤屈非常大的,死后直接化为高级厉鬼的,一般的鬼魂要真正成为鬼修,所花的时间可是人类的数倍,不然也不会有千年厉鬼一说。而我们在拆迁区发现的黄玉化鬼的痕迹来看,她当时只是一个级别最低的白影鬼,最多跑出来吓吓人,怎么才短短半年就能如此残忍地杀人?”叶魁道。

    “那会不会是黄玉怨气大,这才变得这么利害啊?”方进元又问。

    “外行人就别瞎掺和,所有物种的修炼速度基本是恒定的,除了那些特别天才的之外,修炼的速度大致不会改变,所以妖怪修炼才会用年份来计算。而鬼的修炼,除非一死就是红厉鬼摄青鬼之类的,没有奇遇和外力,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升级甚至跳级。”樊子成道。

    叶魁沉默,脑子里想起了一件事。

    几年前,他曾经和爷爷一起遇到一起案子,是发生在一个姓顾的有钱人身上的,那人开车撞死了一个孕妇,孕妇在非常短的时间里面成长到了一个恐怖的级别,后来解决这个事情的,是一个渡劫期的修士和他的徒弟,可那渡劫期的修士斗上那鬼物,竟然要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才解决。

    也就是说,一个白影鬼在短短两三个月里面突然变成一个鬼王级别的恐怖存在!

    难道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

    背后是否有一个无形的黑手,正在偷偷地操控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