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崩坏纪元 > 第九十五章 雨夜暗杀
    作为医生,艾尔比月刃还要了解她的身体状况,此时眼看月刃拔掉针头跳下床,艾尔有些慌了:“你刚刚从休克中恢复过来,现在身体非常虚弱,不应该乱动。”

    “我还要回去训练...”从月刃的眼神可以看出,她是感谢艾尔的,但她此时拒绝了艾尔的进一步建议,不由分说地往外走,已经可以用固执来形容。

    艾尔忧心忡忡地看着月刃,她是第一天接触这个女孩,不知道月刃有着怎样的过去,但从宴会上被人轮流侮辱的麻木,还有现在这种偏执可以看出,她的过去恐怕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那个男人并不值得你信任。”就在月刃即将踏出医疗室时,洛忧很罕见地主动说话,他整个人隐匿在斗篷下,阴影下的眼眸闪着些许寒芒。

    月刃在原地驻足了一会,几秒之后,她的眼神未变,默默地走了出去。

    能主动提醒一句,这在洛忧身上已经是破天荒的好意了,眼看月刃不领情,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天色已晚,他也准备离开了。

    在洛忧离开侯爵府前,紫苏突然跟着跑了出来,夜晚很冷,她身上的衣服又很少,雪白的肌肤在寒风中有些泛红,娇躯时不时打颤,但她还是来到了洛忧身边,红着脸说:“谢谢你今晚帮我...”

    洛忧什么都没说,连看都没有看紫苏一眼,继续往外走,他当时出手主要是看不惯那些联邦贵族的嚣张跋扈,和他们试图凌辱紫苏并没有多大关系,就算有...恩...也只是一点点,并不是主要的。

    眼看洛忧不理她,紫苏有些失落,但还是跟了上来,取下了头上的一个朱红的发卡,这是她作为侯爵女仆身上唯一的一个私有物品,从小时候就一直戴着,已经戴了快二十年了,纵使经历了岁月的风霜,但还是能看清发卡上的金属光泽,可见主人很爱惜它。

    紫苏一时间不敢看洛忧,只是像小女孩一般踌躇地捏着发卡,在许久之后才鼓起勇气将其伸出去,低着头害羞地说:“这是...一个小礼物...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收下...”

    良久没有听到回应,紫苏茫然地抬起头,发现洛忧早就已经离去,消失在了黑夜中...

    ...

    月刃这边,她本想直接回到竞技场,连身上的污垢都不想洗,因为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今天这样的晚宴她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身体也不知被人凌辱过多少回,但她早就不在意,因为这就是被判处死刑的她活下去的代价,在竞技场的鲜血和男人的体液中等待恢复自由,踏上寻仇之路的那一天。

    就在月刃准备离开侯爵府时,一个全副武装的侍卫突然走了过来,低沉地说:“月刃,侯爵传唤你。”

    经过短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犹豫,月刃快步走向了侯爵所在的宴会厅,她并不知道侯爵的传唤是什么目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侯爵利用她的次数越多,她获得自由的时限也会越短。

    月刃来到了晚宴大厅,那具被洛忧打成烂泥的尸体已经率先被处理掉了,唯有地上还残留的一些血迹和满地的狼藉述说着之前的混乱,查尔斯侯爵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惊魂未定地坐在一张椅子上,鬼手和一堆亲卫士兵则是守护在其身旁。

    月刃走向了查尔斯侯爵,向这个她恨之入骨的人鞠了个躬,恭敬地说:“侯爵大人,有何吩咐。”

    查尔斯侯爵此时正让一个女仆跪在地上帮他擦汗,他微喘着气,吐着浑浊的气息,阴沉地说:“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侯爵请讲。”

    “杀人!”查尔斯侯爵的眼睛发出了刀子般锐利的寒芒,语气带着隐隐的血雨腥风,充满了杀意。

    月刃沉默了一会,回想了一下宴会当时的场景,揣摩了一下查尔斯侯爵的心意,脑海中浮现起了洛忧怒杀贵族,并试图攻击查尔斯侯爵的场景,她低沉地问道:“是那个披着斗篷的人吗?”

    “如果是,你敢吗?”鬼手突然阴森地笑了起来,语气颇为玩味。

    月刃没有说话,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为了活下去得到自由,她愿意接受查尔斯侯爵给予的任何吩咐,不管是在竞技场上比赛,还是在宴会厅充当贵族的玩物,哪怕是让她吃猪的排泄物她也会吃,只要能活下去,她愿意干任何事,杀人也一样,不管被杀的对象是好人还是坏人,有罪还是无罪。

    只是,月刃很清楚自己和洛忧的差距,这不是敢不敢杀的问题,敢或不敢,她都没有任何机会击杀洛忧,对方是一个来自荒野的进化者,两人的实力根本不处在一个水平线上,就算是用阴招暗杀,她不认为荒野进化者的警惕心会露出破绽。

    如果这真的是这次的任务,那么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接也好不接也好,她都没有活路,区别只是拒绝任务然后死在查尔斯侯爵手上,还是接受任务后死在洛忧手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鬼手突然阴沉地低笑起来,笑声就像两个生锈的齿轮在摩擦般刺耳,他说,“放心,不会给你一个必死的任务,那个披着头蓬的家伙,总有一天要被我剖出心脏,但不是今天。你的任务目标另有其人...”

    ...

    今晚的天气和黄昏时分一样糟糕,夜空中偶而亮起一丝雷光,照亮的是如同摧城般压满天际的阴霾,在这些如同病毒菌落般翻滚的黑云里,浑浊的雨水带着异常的酸度降在了拂晓城,在狂风的吹动下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将人的皮肤打得生疼。

    这样的天气,没有任何一个正常居民会上街,哪怕是平时执勤的守军都已经缩回了军营,在温暖的壁炉旁烤火,他们不认为有什么犯人会在这种天气作案。

    暴雨笼罩的黑暗中,一个娇小的身影缓缓走出,她的眼神很冷,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一个屋子,手中的两把长刀犹如即将撕咬猎物的野兽獠牙,在雷鸣中闪耀着恐怖的寒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