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二十七 汝之离障
    夏平生神情感慨,仿佛想起往事,过了一会儿,叹息道:“你和我一样呵,亲缘寡淡。”

    夏平生原是荆州一座凡俗城市平民之子,家境小康,四世同堂,人丁兴旺。

    然而在一场百年罕见的大型兽潮里,城破家亡,他在逃难人潮中,亲眼看着亲人一个一个倒下,死去。最后,当他所在的那支逃难队伍到达一个修士门派所在地求庇护的时候,身边只剩下四岁的幼妹。

    可是有了安全的居所,却不代表就能活下去,夏平生用尽各种方法获取食物,同时还和无数小孩一起争夺成为修士门派学徒的机会。

    就在他拿到学徒资格跑回栖身地的时候,幼妹却已经停止呼吸多时。

    接下来,夏平生在师门中突飞猛进,轻松迈入上师境,然而,之后就在第一重“离”位上卡了整整十年。同期的天才变成了一个笑话。

    红尘万象,识障方能解缚,夏平生却茫然不知瓶颈何在。

    他为寻求突破,不断提高出师门任务的等级,还冒险进入对他来说十分危险的秘境。直到一次遇险,陷进心魔幻境,偶得计玉帮助脱离,还一举破“离”入“净”。

    夏平生那时方才明悟,亲缘之失是他平生最大的痛事,哪怕之后意气奋发、道途有望,也无法抹平他当年被仙师选中的大喜之后,看到小妹妹了无生气眼睛那一刻的大悲。

    燕开庭听得心中一动,神识震荡,竟是起了共情之心。

    夏平生语调平平,情绪并无起伏,大段往事也就十来句话就说完了。可燕开庭却仿佛若有同感,甚至脑海中会泛起三两惨烈片段。

    燕开庭本能地感觉到那不是夏平生的经历,然而如此历历在目,仿佛真的发生过,他又从何得来这样的印象?

    要知道,玉京城可算是承平已久,虽然“逢魔时刻”数年一次,兽潮时有发生,但每每都是据敌于城门之外,主城已经数百年没有被攻破过了。

    而夏平生说完话后,就声称时间已晚,直接把燕开庭请出房门。

    燕开庭站在如雪域般的院子里的时候,脑中仍是浑浑噩噩,无数记忆残片走马灯般沉沉浮浮,折射出光陆离奇的画面。

    他用力甩了甩头,强行压下暴动的识海,这才注意到,天已经黑了。

    整个客院都十分安静,通幽曲径上路灯琳琅,但是光线极为柔和,不仔细看,会误认为只是月光稍稍明亮了一些而已。

    远处,燕府的外院和大多数钟鸣鼎食之家一样,灯火通明,人声不绝,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内院幽静之中不失繁华,亭台楼阁的灯光勾勒出绵延轮廓,就像夜晚盛装的美人。

    燕开庭又站了一会儿,才慢慢向外走去。他明白,夏平生不会无故提起自己惨痛往事,这是在提醒他,他的“离”位之障会否亦是亲情。

    旁观者很多时候比当事人眼亮。

    然而燕开庭不知道,本就没有东西如何成障?

    他已经很久不去回忆过去,那会让他感觉自己的出生就是一个失败。不为血亲所喜,给亲近之人带去灾厄,世人见他在着地的鲜花重锦中行走,却无人看见刺入脚踝的荆棘。

    不知走了多久,燕开庭一抬头,发现自己又站在遇到韩凤来的广场上。这次他没怎么犹豫,就朝燕家祠堂走去。

    燕开庭没有进门,只站在那里长久凝视着这幢庄严肃穆的建筑。

    门楣上的“天工开物”额匾是真迹,由创始先祖一手打造,那是一件金属性的法器,作用是封存火灵。当然如今里面是空的,火灵本体在工坊核心处。

    然后燕开庭的目光落在一旁焦黑废墟上,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紧绷,额头微微渗出汗来。

    渐渐耳边有杂音响起,大火剥啄屋梁的声音,兵器嗡嗡振鸣的声音,燕开庭有些晕眩。

    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他的心魔之障究竟是什么?!

    突然一只手搭上燕开庭肩膀,有人叫了他一声。

    燕开庭陡然惊醒,背后已是汗透重衣,在夜风中凉彻入骨。他此时注意到,虽然刚才感觉里过了不少时间,可从祠堂到废墟才十多丈距离,竟是连三分之一都没走出去。

    燕开庭重重出了口气,转头道:“明轩。”

    付明轩仔细看他脸色,道:“你怎么了?刚才看你像是要入定的样子,这样入定可是会真气紊乱的。”

    燕开庭苦笑道:“什么入定,我感觉是魔魇了。”

    付明轩没把这话当玩笑,脸色一沉,开始打量周围。

    虽说此世界魔物常常寻隙而临,但是心魔一说,大多还是虚指。正统的道门心法中,所谓心魔,并不是那些入侵此界的魔物引起的,而是指寻求大道路上的歧途。

    除了每一次境界提升,重位破除所遇到的障碍之外,所谓心魔大多出自幻阵,也就是扰乱修士神识,释放和放大负面情绪,使人神智不清。

    很快付明轩的目光落在眼前废墟上,伸手一指,道:“那里原本有法阵的吧?”

    燕开庭道:“那是老祠堂遗址,当然是有的。”

    付明轩道:“最好请个位阶高些的阵师清理一下。像这种保护重地的法阵毁坏后,最怕的不是失效,而是扭曲。”

    燕开庭倒是第一次听说坏掉的法阵还会起作用,而且是起反作用。

    他沉吟了一下,道:“雍州地界上的著名阵师……”

    付明轩脱口而出后,也想到北雍州道修不旺的事实,皱了皱眉道:“没在原址重建,应该也是有原因的吧?”

    燕开庭被这么一说,倒是想起来了,顿时有些期期艾艾,“唔,好像是说过下面构成地基的法阵,被破坏了地面中枢后,进不去了……”

    付明轩没好气地撸了一把他的脑袋,这么要紧的事情都能不放在心上。

    保护重地的法阵高级点的都是攻防一体,尤其“天工开物”这种炼制兵器起家,祖上还留下灵兵镇府的,谁知道里面暗埋了什么厉害手段。

    别看燕家最近几代其实是在走下坡路,没再出过能炼制灵级兵器的大师,可是全盛时期的老底还在。只主府工坊里的灵火,就能跻身一流之列。

    如今匠府老人所剩无几,如果又找不到完整建筑图纸的话,还真是没法解决面前这堆废墟了。

    付明轩摇摇头道:“以后来这边的时候还是小心点吧!刚才你像是被干扰了神识的模样。而且有一刹那我感觉到这废墟里的气有些不对劲。”

    燕开庭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被干扰神识。他自家知自家事,这个地方对他有太过特殊的意义,方才过来之前他就情绪激荡,就算没有外力扰动,都可能神识不宁。但付明轩若有实感,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如果这么严重,那得叫人来先封了这里。”

    付明轩却是神情有些困惑,像有什么关键点一时无法想通,“严重倒是不见得严重,普通人估计都不会受影响,因为那是时间之法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