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二十九 点心走失
    两人踏入付明轩的主院,正屋里已经摆好席面。

    桌边坐了一个年轻人,衣着矜贵,面目普通。其实他五官颇为端正,就是毫无特色,落在人群中就找不出来了。

    那人见燕开庭跟着付明轩进门,立时起身,就是一个深揖到地,口中道:“今日得见燕主,不胜荣幸。往日秦某有眼不识真人,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燕开庭来时就知道这人是“观风阁”的秦江,对声名颇盛的消息贩子也有几分好奇,玉京城的日常生活里,还用不着和这样的势力打交道。

    虽然秦江眼下受制于人,不过他这么放得下身段,又将一番示弱的话说得如此自然,还是让燕开庭小吃了一惊。这份本事值得学习。

    付明轩在旁边微微一笑,然后正式给两人相互做了介绍,三人这才入席。

    实际上,付明轩已和秦江谈好,准许他离开了。

    既然断不可能因为传了一点小话,就把“观风阁”的掌事级人物干掉,那当前形势下,留着他就是个麻烦了。玉京城的“逢魔时刻”快则明晚,慢则后天就会来临,届时全城皆战,可没什么多余力量保证秦江不出事。

    不过秦江当然也要付出代价,他给付明轩提供了一些消息,并且保证独家。

    至于今天这顿晚饭是临时加出来的,付明轩下午突然差人来和秦江商量,说是要介绍他和“天工开物”的府主见上一面。

    秦江本意当然不想见,做消息这一行的,最怕就是抛头露面,脸熟之后要做些私密勾当就不容易了,何况是见苦主呢?可他也知道,付明轩说是商量,也就是通知,只怕拒绝不得。

    看到燕开庭本人后,秦江也有几分吃惊。就算只见一面,尚无交谈,可他做的这行第一需要就是识人,自然看得出来燕开庭与风评相去甚远。直到此刻,他才不由对那个做中间人的朋友有些了想法。

    三人坐下后,敬过一巡酒,话题说着说着,就集中到各地匠府的情况上去。这也正是燕开庭目前急需了解的。“天工开物”里的人不说是否可靠,首先眼界就不如秦江。

    秦江也知道自己今晚的任务,态度极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是知道扬州“冶天工坊”少东家在玉京城的,风闻和实绩都说得格外仔细。

    燕开庭听到“冶天工坊”向北扩张的一系列事迹后,不由扬了扬眉,夏平生说过“冶天工坊”扩张势头很猛,只是从韩凤来身上,还真看不出他家竟是如此强硬作风。

    “冶天工坊”、“多宝阁”、“紫府联盟”是当今大陆上最有影响力的三个炼器修士势力,分别有尊者级炼器大师坐镇,是其余中小势力和炼器师们的依附对象。

    近年来,随着十年一次的建木大会日近,浮图榜上强者排名开始频繁变动,修士势力间的竞争也越发激烈。

    “紫府联盟”因其松散结盟的形式,已经落败,只能安于第三。现在只剩下“冶天工坊”和“多宝阁”在抢夺势力范围。

    南边五州,除了荆州是元会门所在地,其余四州修士匠府基本都被瓜分,只有个别还能保持独立。

    北边四州中,雍州和冀州修士势力不盛,还没感觉,另外两州已是被卷入“冶天工坊”和“多宝阁”的扩张大潮中。

    然而“天工开物”本就是普通匠府,照理说不该被作为首选目标,也不知道是怎么和韩凤来搭上路子的。

    说到这里,听见燕开庭有此疑问,秦江随口道:“价值和主业有关系也可以没关系,仅贵府的镇府灵兵和上品灵火就比许多小型修士匠府都强了。”

    燕开庭顿时被一句点醒,作为匠府,规模、匠师、良品率自然重要,然而能够支持一个数百年招牌的,还是需要核心的东西。

    上品灵火意味着在同样设施下,材料的液化和塑形会更稳定更纯粹,节约人力,也节约了设施设计和维护的费用。

    而能够打造灵兵,则意味着匠府所持有的炼器秘法“合灵”段通过了实践的验证,同时也体现出匠府获取并处理灵魄这种高级资源的能力。

    以上两者任一,都足以支撑起一个小型的修士匠府了。

    燕开庭思索着,对于自家匠府要从何着手,大致心里有了点谱。

    从秦江的话语里可以看出,他对韩凤来的了解还不如付明轩。

    据说韩家少东成年之前从未离开过本家,外界连他的全名都刚知道不久,“观风阁”里也没他多少资料。而从扬州到雍州一路上好像也没发生过什么值得一说的事情,一个第一次出远门游学的菜鸟形象,似乎已经深入人心。

    因此秦江也不确定韩凤来出现在玉京,是否就意味着“冶天工坊”和“多宝阁”的扩张已经波及雍州。况且雍州南部也有几家修士匠府,以及一家比“天工开物”规模略小的普通匠府,最近并没传出什么异常消息。

    燕开庭当然不会告诉秦江有关韩凤来的那些事,于是这个饭局的目的基本达到,不一会儿,就在付明轩的默许下,秦江便向两人告辞。

    秦江刚刚起身,忽然屋外有仆役通报。付明轩的一个长随匆匆进来,与他耳语了几句。

    付明轩挥退长随,也不介意秦江还没走人,看着燕开庭就笑道:“你的点心不见了。”

    燕开庭要怔一怔才会过意来,同时想起自己究竟把什么事给忘了。按理说他不好把临溪一直扔在付明轩这里,应该安排一下的,结果今天一天事情没停过,就全抛到脑后去了。

    秦江见两人在说暗语,就要识相地再次告退,却被付明轩叫住。

    付明轩微笑道:“秦道兄还是不愿提那中间人吗?”

    秦江犹豫了一下。

    付明轩半是打趣地道:“难不成是秦兄的红颜知己?”

    秦江的神色不易觉察地僵了一僵,他原本是路过玉京城,因此也没太过避人耳目,以付明轩的能耐,只要用心去查,大有可能捉到些蛛丝马迹。

    秦江迟疑着道:“红颜知己谈不上,只是认识得颇早罢了。”他这句话等如是承认那中间人是个女子。

    实际上,秦江对于这次被拖下水的事情确实不太高兴,但他和那中间人认识多年,虽然并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暧昧,也下不了决心把人推出来。毕竟以他的身份,付明轩并不会当真对他怎么样,可那人就不好说了。

    付明轩笑笑道:“好罢,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就给秦道兄这个面子。不过有件突发的事情,还请秦道兄帮个小忙。”

    秦江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人,看到付明轩的笑脸,愈发心神不定,闻言立时道:“但有差遣,莫敢不应。”

    “我这里刚刚走失一名小侍,秦道兄若有消息,还请告我。”

    秦江左眼皮狂跳,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答应了就匆匆离开,这次付明轩没再留他。

    等秦江走出院门,燕开庭转向付明轩,奇怪地问:“临溪和他有关?”

    “这个倒是不好说。临溪是‘花神殿’的人。沈伯严虽没明说,可他既然拿临溪来送你,那他被引去‘漪兰舟’的事情就和‘花神殿’脱不了关系。秦江的本籍是冀州,他的中间人又是女子,这周围地界上,够资格搭上他的人可不多。不管是与不是,诈他一下总没错。”

    燕开庭听到这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花神殿”是冀州的修士势力,之所以有名到没出过雍州的燕开庭都听说过,不是因为其势力如何雄大,而是因为这个势力基本都是女修。

    这些女修不仅颜色上佳,还大多专精六艺中的一两门,尤其是主修炼器。虽然没出过大师级人物,但也有自己特色。她们炼制的以法器为主,外形极为精美,威力也不差,因此有很大市场。

    有能力的美人,走到哪里都很吃得开,就算对她们没有企图心,男修们出于风度,也多半会让上一让。况且不像四门七派对弟子道侣多少有些限制,“花神殿”的女修是有对外联姻传统的,于是就更受欢迎了。

    燕开庭倒不惊讶临溪能跑了。

    沈伯严给她下过禁制,燕开庭解不开,也没太过在意,自然也没想着补禁制之类的。现在看来,应是原来的禁制过了时间,自然解开。

    付明轩也证实了这个猜测,客房里并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

    付明轩摸了摸下巴,提议道:“跑得了花魁,跑不了花舫,我们去‘漪兰舟’要人?”

    燕开庭连忙摆手道:“算了算了,我之前还在想,要往哪里放才不碍事呢!”

    “好歹是‘花神殿’的弟子,据说每一个都自有妙处,你别一副吃了亏的样子罢。”

    燕开庭仍然大大摇头。

    付明轩才不容他退缩,伸手一拽,道:“唉,老实孩子,‘花神殿’弄出这么多小动作,我们去探查一下敌情,总是应有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