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十一 旧友重聚
    剑意?!谈向应眼中闪过惊疑不定的光芒。

    剑为兵之首,可能是最多人选择的战兵,但是修炼出剑意的,比修士得神通的比例还低。

    那是修者意志与剑的意志达成共鸣,从而得窥无上剑道的标志。

    玉京城中何时有如此高明的剑修?

    谈向应手持重钢长矛的起势已达到最高点,却停了下来,含而不发。他要等一等,看看来人究竟是谁。

    然而谈向应停了下来,燕开庭却没有。

    他手中雷光大盛,陡然膨胀到水缸大小,泰初锤的实体已经完全看不清。紧接着,那团雷球就被轰向了谈向应。

    泰初与普通大锤不同,柄特别短,拿在手中,远远望去就像个加大版的拳头。

    之前燕开庭防御的时候,挪移幅度小,还没特别明显,此时直接轰出,简直就像是一个带着雷火的大拳头打了出去。

    谈向应大怒,想不到一个刚入上师境的后辈小子,竟敢如此挑衅他。

    当下手腕一抖,矛头飞出一道新月般血色罡气,向着雷球拦腰削去。

    一招发出,谈向应陡然警觉起来。

    雷球扑面而来,周围空气竟然也像是胶着的,与方才谈向应长矛抽干空气有同工异曲之妙,都是力量大到瞬间扭曲了局部空间。

    泰初能登入兵器谱顶级灵兵之列,后又晋阶,它的千钧之威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这一击的境界再玄妙,这点力量仍不会让谈向应束手无策,只是他知道,自己顺手推出的一矛,恐怕清不干净这个雷球。

    果然雷球被血罡从中切过,中心部分的雷光一下子稀疏起来,但是整体并未就此烟消云散,依然轰到了谈向应面前,才被一把抓散。

    “轰”!“轰”!又是两记。

    燕开庭一击不奏效,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紧接着又是两团雷球打出。

    此时谈向应已有准备,再不会错判,直接挥舞“血矛”,一一挑飞、震散。

    谈向应被激起凶性,怒道:“小子,找死!”

    也不再留余力防备那新来的剑修,“血矛”自下上挑,声势惊人地疾取燕开庭咽喉要害。

    “嘭”的一声闷响,就像烟花爆开的声音。

    甲板上也像在燃放烟花,血色和金色光点交织着,自半空簌簌而落,中间还不时夹杂着丝丝电光。

    一柄长剑,准确无比地点在矛尖,两道劲气轰然炸开,先把燕开庭的雷光一下子按熄,然后开始声势惊人地对冲起来。

    来人一把拎住燕开庭后领,一个疾退,一直退到了“漪兰舟”的船楼顶上。

    谈向应冷哼一声,也凌空飞出,落在“漪兰舟”船头旗杆上。

    甲板上的其余人等各自纷纷走避。

    原本就已经在缓缓下沉的舫楼残骸,哪里经得住这么大打出手,板面和围栏都多了不少裂缝,宽的地方都能掉个人下去了。

    最严重的还是整个船体在刚才一击中,陡然被下压数米,沉没速度明显加快。

    来人是一个布衣少年,与衣着正相反的是他的气质,高华清贵,有出尘之意。

    他手中长剑是三尺一寸标准长度,剑身如一泓秋水盈盈,幽深清澈,波光流转。

    谈向应眯着眼睛打量来人,心中在搜索记忆,却想不起来玉京乃至雍州,何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来者何人?是想和我‘云渡行’谈向应结这个梁子吗?”

    付明轩淡淡道:“在下‘六致斋’付明轩。不是我要和前辈结梁子,而是您在欺我玉京无人吧?”

    按理说,“天工开物”和“云渡行”都是雍州地界上有头有脸的势力,不管有什么纠纷,都应该摆到台面上来解决。

    如谈向应这样自恃武力,上门掳人,已是极为目中无人的行为,燕开庭的身份更是让这恶劣程度加倍。

    这种猛龙强行过江的行为,已有打脸整个玉京本地势力的意思了。

    谈向应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付博文家的小子,你还没接家主之位吧?好,就算你能代表付家的意思,还能代整个玉京说话?”

    这时,通向舫楼屋顶的木梯处,走上来一个人,正是涂玉永。

    他也不做声,只是稳稳地走到付明轩和燕开庭身边站定,然后看着谈向应。

    这意思已经十分清楚。也别管涂玉永能不能代表涂家,至少此时此地,他和付明轩、燕开庭会一起对外。

    谈向应目光阴恻恻地扫过三个少年,知道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

    就算这三名后辈加起来都不是谈向应的对手,他也不可能把玉京前三个家族一口气全得罪了。

    况且付明轩那一手剑意非同凡俗,不是一个普通城市的家族能教出来的,肯定另有传承。

    这时,下方水面上传来几记暗含节奏的哨声,谈向应神情一动,低头看去。

    “漪兰舟”边上泊了一条小船,上面站着他的三名从人,其中一人正在对他不断打手势。

    谈向应抬头,盯了燕开庭一眼,道:“小子,算你今天运气好。不过,偃月宗门的货可不是好吞的,后会有期。”

    说罢,他纵身跃下,一落到甲板上,小船就如离弦之箭般向着大河深处窜去。

    偃月宗门?听到这个名字,三个少年神色各异,都若有所思。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偃月宗门不在四门七派之列,但在九州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势力中,实力是能排进前二十的。

    而且偃月是元会门的附属,序列排名还是挺靠前的那种,这样的背景,对一个地方势力,乃至对整个玉京来说,都是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涂玉永不解道:“偃月宗门这样的大派也会栽赃构陷吗?”

    付明轩摇头道:“只怕丢货是确有其事,下面人找不回来,又怕承担责任,就抓人背锅。”

    三人脸色更是沉重,先不说谈向应临走之前放的那句话,明显是要将这个黑锅扣定了燕开庭。

    就算没有构陷这回事,如果偃月宗门当真在黑水丢失重要物资,在查个水落石出之前,这一带的城市和势力怕都会不得安宁。

    涂玉永首先告辞,“时候不早,我先回去。今日之事,我需尽快报给父亲和大哥。付明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找个时间,约了陆离一起给你接风。”

    “上午刚到。”付明轩道:“这次的‘逢魔时刻’是两天之后,我们本来就要聚的,就不另找时间了吧。”

    涂玉永点头,与两人打过招呼,自行离去。

    付明轩转向燕开庭,上下打量他一会儿,伸手在他头上捋了一把,笑骂道:“混小子,你能啊!三年不见,一见面就快捅破天了。”

    付明轩这一下用力可不小,燕开庭一个没留神,被带得上身陡然前倾,差点趴到地上去。

    燕开庭跳了起来,方才稳住身形。

    此刻他不管是纨绔子弟,还是风流公子的姿态全都扫地以尽,嚷嚷道:“喂喂喂,你才比我早生一个晚上,不要这么老气横秋地训话!”

    “大一个时辰也是大,你哥哥就是你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