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十三 一味点心
    西窗外一树杏花是开到最盛的时候,含苞的绯红已经几乎看不见了,大团大团雪白抱于枝头,原本清淡的颜色,此刻看去却是满目茂盛、热烈、豪迈。

    阳光正好,透过花枝,穿过窗棂,在付明鸢的侧脸上投下小片阴影。少女坐姿端庄,神情专注,一双纤手在锦绣间穿梭,牵引丝线犹如弹拨琴弦。

    光影之间像是喧嚣尘世的片刻宁静,仿佛有无声的音符流泻期间。

    只是,千万不要看她手下那副绣品。

    “噗哈哈”!

    燕开庭笑出声来,指着那幅上好松林布面上东一团红配紫,西一团蓝配绿,道:“这是什么,印象山水画吗?”

    付明鸢双手不停,恶狠狠地瞪了燕开庭一眼,“起开!”

    付明轩轻轻咳嗽一声。

    于是那两人互送了个白眼,各自转开头去。

    付明轩走到东侧书案边,从书画缸中拿起一个纸卷,放在桌面上展开。那是一张上好的空白“澄心纸”,肤如卵膜,细薄光润,色微泛黄。

    他又指了指桌角上的一摞文具,对燕开庭道:“去放压纸,然后写百字离障论来。”自己则从墨盒里挑了一块“松烟”开始磨墨。

    燕开庭顿时瞠目结舌,没想到付明轩当真要考他功课。

    “离障论”这个题目并不是随便出的。

    修士得神通后迈入上师境,此境界第一重位名为“离”,意思就是离障。

    尘世间哪怕最乐观的人也不敢说自己每时每刻都畅快,哪怕最幸运的人也不可能万事顺心百般如意。

    众生皆有道种,给了人们念想,就连街边的乞丐都能在梦里心向大道。然而不要说得道,就是得神通者,也要十万挑一。既然生而平等,却为何越走前路越是狭窄,直到“浮图榜”上姓名寥寥。仅此一事就有求不得、心不足、意难平。

    如此种种烦闷苦恼能碍大道,说以为障。而红尘万象,从心化生,解缚识障,有念惟真。

    修士得神通,也就是掌握到了一段世界规则,可以此为基础走出体悟大道的第一步。所以上师境第一重,就是离障。

    付明轩满意地看看砚台上浓淡适宜的墨水,转头望向呆立不动的燕开庭,道:“你可以开笔了。不要总觉得论道清谈无聊,至少追求女人的时候还是有点用处的。”

    燕开庭顿时哭笑不得。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另一边的付明鸢已是响亮地“哼”了一声。

    燕开庭挠了挠头,神情渐渐沉肃,道:“明轩,我有话要和你说。”

    他到此时才最终决定,要将今天的事情与付明轩分说明白,尤其是背后的凶险,否则以付明轩的性格决不肯就此撒手不管。

    谁知付明轩淡淡看他一眼,道:“写完再说。”

    “明轩,我是真有重要的事要说。”

    “我已派人去燕府给夏真人送口信,你我兄弟久别重逢,今晚你就不回去了,顺便把你刚才说的那两瓶雪山佳酿拿来。”

    燕开庭脸色微变。今天这事再清楚不过,种种巧合无非内鬼。付明轩的意思是他已派人去燕家打探消息,还专门到大总管跟前露了面,这下就是想劝说他不要介入此事都已经来不及。

    付明轩又选了一支毛笔,轻轻捻开笔尖,道:“有什么话要说,等我的人回来再说。”抬头看见燕开庭脸色,奇道:“舍不得那两瓶酒?”

    燕开庭已经彻底没了脾气,从付明轩手中接过毛笔,提肘悬腕,老老实实地开始写字。才写下“他物”两个字,就听见屋外有动静。

    付家一个仆从来报,“郎君,有客人来拜访您和燕爷,老爷请您去前院会客。”

    就算有人知道燕开庭这个时候在付家,但上门来指名要见的,却是不太寻常。

    燕开庭随着付明轩走进客厅,看见一个有点眼熟的背影,负手站在一副长条青绿山水前,正在欣赏画作。

    付明轩笑道:“原来是伯严兄。城门口偶遇的时候,还以为你只是路过,就想也不好耽搁道兄行程。若早知伯严兄对玉京这小地方挺有兴趣的,就该尽些地主之谊。”

    沈伯严转身,同样笑容满面,道:“我来之前也不知道这里就是寒洲你的家乡,说起来,才知道寒洲赢了新秀榜首,可喜可贺啊!”

    付明轩目光一闪,道:“伯严兄是何时得知的?”

    沈伯严略想了想,道:“两日前,准确地说是前天傍晚时分。”

    付明轩点点头,道:“多谢。”

    沈伯严道:“哪里。”

    燕开庭在一边听得云山雾罩,他认得眼前这人就是在“漪兰舟”上遇到的强者,却不知对方也认识付明轩,两人看上去互相之间相当熟悉。只不过他怎么看都觉得两人笑得很假。

    沈伯严和付明轩气质中有相似的地方,都以温润宽和面貌示人。

    事实上,两人在四门的年轻一代天才中都是十分有名的人物,又都出身于世俗,因此一直被拿来比较。公认的是沈伯严踞首席之座日久,更沉稳厚重一些,付明轩才过弱冠之年,则是温雅谦和多些。

    这时,付明轩和沈伯严像打机锋一样的寒暄差不多了,问起他的来意。

    沈伯严转头将燕开庭的表情收入眼中,微微一笑道:“刚才在船上太匆忙,燕兄弟连口茶都没喝,我给他打包了一味点心。”

    燕开庭一愣,突然发现自己今天无言以对的次数有点多。他在沈伯严手上碰了个钉子,很清楚两人的差距,要说这人专程来给自己送什么点心,能信才见鬼吧。

    付明轩却是有点明白了,“原来伯严兄也在场。”

    沈伯严坦然道:“我顺路办点公务,却被引去那里。我和你终有一日会在‘浮图榜’前相见,可不是现在,更没兴趣为他人做挡箭牌。”

    燕开庭听到这里,不由一皱眉。

    沈伯严这话里有太多意思,最表层的就是,虽然我在场,但这事和我无关。然而深一层,却是明指有人要用沈伯严和付明轩之间的关系挑起两人争斗。这就不对了!付明轩今天刚回玉京,为什么一个针对燕开庭的局里,会带上他?

    燕开庭张口欲言,却肩膀上一沉,被早就注意到他的付明轩打断了。

    付明轩道:“伯严兄带了什么点心来,值得你亲自跑一次。”他这话题转得生硬至极,神情也明显是要让沈伯严放下东西走人。

    沈伯严哪里看不出来,笑了笑,抬手指向角落地板上放着的一个长条包裹。

    那包裹体积可是有些大了,足有一人长,外面包了层层锦缎,看那料子的光泽和暗纹,可是价值不菲。这样的面料用来做贵妇的礼服都足够,现在居然像普通布料一样被拿来包东西。

    “既然东西送到,我就先告辞了。”沈伯严说完,走得飞快,一道遁光就无影无踪了,都没等付明轩按常礼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