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三十二 血潮之兆
    地面上的小旗残骸忽然纷纷自爆,吐出一大团一大团黑烟,迅速充满了这一段甬道。

    紧接着三、四道利刃闪着白光,向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几乎快被黑烟吞没的身影斩去。

    几声轰响过后,地面上碎石四溅,数道人影从两边落下,却是“咦”了一声,惊讶地四处张望。

    甬道中的这种黑烟麻痹性极烈,能瞬间放倒几百斤重的凶兽,但缺点就是不能在空气中持久,很快就会散发干净。又经刚才这几人长兵短刃砍下,数道真气鼓荡,此刻已散得差不多了。

    然而黑烟散去,却不见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身影。

    有眼尖的一低头,看见一排姿态各异,高度不超过一掌之长的小人,地面上裂痕处处,小人们的位置看似凌乱,但奇异地全是立着的,没有一个倾倒。

    “这是什么?”那人踏上一步,还未及弯腰去拿来看个究竟,小人们就在他眼前迅速消散,像是被风吹走的沙雕。

    一道黑影落下,是个衣着华贵、气魄凌人的老者,斥道:“莽撞!敌人的法器是可以随便伸手去碰的吗?”

    那弟子看外貌还很年轻,此时方才感到后怕,庆幸那几个小人已是残骸,被风一吹就散了。如果和老者的奇门法旗一样,本身还带二次布阵的功能,那他恐怕得挨上一记狠的了。

    那弟子也是乖觉之人,低头反省之际,不忘道:“那是有老祖在场,弟子不由就胆大起来。”

    老者“哼”了一声,受用了这记马屁,道:“这是‘偃师人偶术’,炼器一道中的机关术加上身法方面的秘法,本身威力不怎么样。你们几个是历练少了,才会被幻象替身所惑。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不用因为怕用范围攻击会把‘麻沸散’吹掉,就只用单体攻击。你们四人联手,本是必让那两个小贼露出原形的。”

    众人齐齐应声,“谨遵老祖教诲!”

    至于老者托大,不屑亲自动手,晚了一步,生生让两人逃走之事,不要说提了,就是想上一想也是不敢的。

    另一名弟子看看被破坏了一段的甬道,又转头四顾,这个地段僻静,至今没惊动“伴山园”的人。

    他于是自告奋勇道:“弟子去找园子管事过来,他们这地方的守卫还能不能好了。要不是老祖您今天在,就要让小贼得逞了!”

    老者心里却是面上无光,不欲久留,道:“这点小事,你们去办。将结果报我即可。”说罢,身形拔起,瞬息离去。

    几名子弟略商量了一下,分出两人办事,其余人等追着老者离开。

    留下的两人,先将这段地面再细细看一遍,在通知“伴山园”的人之前,若有什么凭据自然要掌在自己手中。不过两人看过之后,并无收获。

    身材略胖的那个问:“师兄,你说那两个家伙是什么人?看身形不像是年纪大的,玉京城里有这等高手?”

    另一个道:“只看身法和出手,和我们之前拿到的资料大多对不上号。”他将声音略压低了些,“老祖应该也没看出来。”

    身材略胖的那个不由缩了缩脑袋,道:“待会看看‘伴山园’的人怎么说,不过没那么巧是冲着我们来的吧?”

    另一个就笑道:“玉京是什么地方,我们正大光明的来不得吗?况且明天就是‘逢魔时刻’,我们报名御魔,涂城主得谢谢我们才是。”

    说罢,两人不再顽笑,一人留下看着现场,另一人找人去了。

    燕开庭和付明轩在人偶吸引了来者目光后,不约而同都用出“缩地成寸”类的位移术,燕开庭跑得近点,付明轩跑得远点。

    很幸运,他们位移的落脚点全都越过了紧邻甬道的一侧院墙。两人互相一看,一个不少,立刻撒腿就跑。

    燕开庭踩进付明轩遁光中的时候,还不忘向身后又扔出去几个小人,反正这小玩意一碰就沙化,根本不怕被抓住马脚。

    等两人跑到安全地带后,才停下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一起哄笑起来。

    今晚这探子做得是够可以的了。

    不过两人多年未见之后,倒是默契仍在,每人都没使出自己日常惯用的兵器和秘法。此时,想必“伴山园”里许多人都在头疼入侵者究竟是谁。

    燕开庭笑得有些肚子疼,一手揉腹,一手挂在付明轩身上。付明轩就比他正经多了,腰背挺得笔直,又是一派温文雍容气度。

    “刚才那个院子里的是‘北罗峰双雄’,这两人是雍州著名散修,其余的就眼生了。”燕开庭长居北地,虽然没出过远门,但是对北雍州有点名望的强者,即使没见过本人,也看过画像和资料。

    燕开庭继续细细说道:“追出来的那老头是‘七步瘴’姜回,修的是丹道中少见的毒道,据说已到上师境第四还是第五重位了。留在院子里的‘捉云手’罗动,是个纯粹的战修,前几年说是进入了超流之列。”

    对修士而言,提升境界固然是大道正途,但从日常实用性上,只有非战斗类小神通的上师可不敢惹那些体术造诣高的战修。事实上,战修中登峰造极的后天强者,遇到没有大神通的真人都能战上一战,还不知最终鹿死谁手。

    所以刚才那什么“北罗峰双雄”若一起追出来,可就麻烦了,至少燕开庭和付明轩两人藏不住面目。

    “这两人名声很糟糕,是比‘血矛’谈向应还糟糕的那种。巧取豪夺什么都干过,还灭过几个小门派。他们的势力范围是在黑水以西,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连跨两条大河,跑到玉京来了。”

    付明轩道:“女人。”

    “嗯?”

    “女人,‘花神殿’的女人。”

    燕开庭回想了一下方才看到的情形,发现记不清那几个女人是不是“伴山园”原有的伎子。

    不过他再一想,“伴山园”已是与“花神殿”脱不了干系,就看敢借地方给临溪她们招惹沈伯严,就算不是“花神殿”的外门,也至少是亲密盟友。

    只是临溪一开始是以卖艺不卖身的书寓大家面目来到玉京,然而在这一行里,光靠才艺怎么可能保得住清白。

    一直有传闻她是应涂家之邀才旅居玉京,所以人们大都默认涂家是她的后台,至于是涂家哪一位贵人就不能明着讨论了。

    这么说来,“花神殿”的身影还真是无处不在。有男人的地方通常都有女人,那么女人自然也能将男人们聚在一起。

    付明轩下了个断语,道:“我讨厌手伸太长的女人。”

    燕开庭抬眼看看天空,脸色微微一沉,顿时忘记自己本来要接什么话。

    在玉京城铺满平原的万家灯火里,天上的星月也黯然失色,人们不易觉察,以往高远湛蓝的夜空正在起变化。

    天色是十分灰暗的砖红,边缘露出一层通透的光边,仿佛九霄之上另有天光。

    “血潮”之兆,魔物将临。

    付明轩也抬起头,没有露出意外神色,平静地道:“看来等不到后天,明天晚上就要魔降了,你我就此分手,各自回去准备吧!城主府的牌令可能明天中午就会下来。”

    燕开庭也不再多说,两人就地分开,各自回转府邸。

    付明轩进了府门后,没有去自己的院子,问明值夜管事,得知付博文还在外书房,就直接找了过去。

    付博文和几名管事全都站在院子里,一边看着天色,一边不时讨论些什么。

    见付明轩出现,付博文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就吩咐管事们解散。

    付明轩道:“父亲您先忙。”

    付博文道:“全都安排好了,只是在查缺补漏而已。”

    付明轩看看在场的管事,全是付博文多年的心腹,就将“北罗峰双雄”也在玉京城的事情简单提了提,不过他没说自己在何处所见,也没提其它细节。

    管事们听到那两人凶名,果然都有些反响。

    不过“血潮”预兆已现,与城池存亡比起来,几个外来强者就不那么重要的,没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种时候闹事。“北罗峰双雄”说到底也是散修,不是邪门外道。

    付博文遣散管事们,招呼付明轩进屋。

    付明轩也不坐下,开门见山地问道:“父亲可知燕家大郎这些年,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历练?”

    对修士来说,历练不是普通的经历,而是特指磨砺性的修炼。

    付博文一愣,道:“好像没听说过,他没怎么出过远门,最多也就去邻城游玩。据说他连‘天工开物’在采津峰上的坊场都没怎么去过。这周边没什么地方能历练的吧?”

    凡俗城市之所以是凡俗城市,就是周边根本没什么修炼资源,更没有秘境、道场。

    付明轩又问:“那他……”要问的话像是不太好用言语表述,他想了想,直接问:“他有没有大举杀过人?”

    付博文吓了一跳。

    玉京城整体和平多年,又大力发展商贸通埠,古话说和气生财,玉京与附近水道几座邻城关系一直很好,动手的小摩擦是有的,可城战之类的从没发生过。

    “没有啊,若有其事,早就传开了吧?为什么这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