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三十三 谁比谁天真
    付明轩并没解释,沉吟了一会儿道:“请父亲派个靠得住的人,将大郎近些年的事情收集一下给我,从他十五岁结契‘泰初’开始吧。另外,我总觉得城里风向不对,父亲提点各位管事提高警觉,哪怕是魔降结束后,也不能放松。”

    那最后一句话,几乎就是说,“逢魔时刻”结束后,玉京城里要出幺蛾子了。

    付博文应了,然后问:“是燕家大郎那事还没完?”

    付明轩摇摇头,道:“就怕不是那事。”

    付博文知道他向来有主意,见他一直在思考,没有细说的意思,也就不再问。

    屋子里刚沉默了一下,就听见外面院子里有动静,两人目光一起转向门口。

    这个时候,敢在没通报的情况下,就跑到付博文的书房边上来,除了付明鸢还有谁?

    果然,一个轻灵悦耳的声音欢快地道:“爹爹,爹爹,我进来了啦!”

    说着,不等里面回答,房门被推开条缝,探进来一张娇软美丽的面孔,一双秋水般的明眸与付明轩对了个正着。

    付明鸢急促地“呀”了一声,往后一缩,差点甩上房门。

    她总算及时意识到,这一举动太过欲盖弥彰,硬生生停住手上动作,随后老老实实拉开门,端端正正走进来。

    “父亲,大哥。”

    打完招呼,付明鸢特意对着付明轩道:“我的功课完成了。”

    “呵。”

    付明鸢对付明轩的这个回应,颇有些敢怒不敢言,明媚的眼睛转了转,不着痕迹地左右打量。

    付明轩淡淡道:“别看了,大郎回家去了。”

    付明鸢绞绞手指道:“谁要知道他是回家,还是又出去浪荡了。”

    付明轩总觉得她神色间透着点莫名心虚,道:“你把人弄走了,他可不就也出去了。”

    付明鸢顿时气上眉梢,一抬头看见付明轩脸色才知道自己被诈了出来,立刻低下头。

    付明轩冷冷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的私人院落,你不能去,更不能插手。多大的人了,连点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况且你知道那女人是什么身份,就敢冒冒失失和她接触。”

    付明鸢被训得连头也不敢抬,喏嚅着辩解,“我没和她碰面,只是差人进去换了一个插瓶的鲜花,顺便还送了一套衣服。”

    付明轩脸上冷沉,心里却是在好笑。他到现在才明白,为何当时来报临溪失踪的女管事脸色那么奇怪,还要强调一下,除了人跑了之外,屋子里什么都没少,包括床帐之类的织品。

    那女管事当时应该还不知道有其他地方的侍女进去过,所以想象不出来,光天化日之下,在守卫不算太森严但也不是能任人来去的付家,一个一看就行迹奇特的女人是怎么跑出去的。

    此时真相大白,当时临溪强行冲开沈伯严的禁制,就算受伤,至少活动能力应是恢复了,又拿到敝体衣服。想来付明鸢也不会拿自己的给她,应是侍女装束。

    那临溪只要行动间小心点,客院离外街近,附近暗哨也不多,她自然就脱身去了。

    付明轩缓缓道:“你应该也看到,血潮天象已经出现。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离府,我会让人看着的。”

    付明鸢有些不服,道:“家里有法阵,有守卫,不用留人。我的道法并不弱,父亲去城外前线我不能跟着,但为何不能和你一起去城中阵眼镇守。”

    付明轩道:“我说的不能离府,不仅是魔降期间,哪怕战事结束,禁令没解除,你都不能出去。”

    付明鸢脸色微变,“为什么!”

    付明轩道:“如果你有意见,我现在就叫人送你去母亲那里。”

    付明鸢一怔,小嘴微张,又看看一直一言不发的付博文。似是知道眼前父兄不会再纵容她,不由一跺脚,夺门而出。

    书房门被重重碰上,付博文方道:“她心悦燕家大郎。”

    付明轩淡淡道:“她不记得自己身份,父亲应该还记得。况且喜欢人,也不是添乱的理由。”

    付博文轻轻叹息一声,点头认了。

    燕开庭这次回府没走正门,直接找了个最近的地方翻进内院。

    他进去的时候,没有刻意隐蔽行踪,走到“花不谢园”外隔火带的时候,附近暗哨陆续有人站起来,侍卫们看清是燕开庭,行了个礼又隐去身形。

    燕开庭点头回礼,在花园的金丝竹编月亮门前略停了停,还是折身走了进去。

    现在是春末夏初,进门后右手边就是一大片旱地水仙。土壤里有恒温法阵,因此花期格外长,不过也到了快开尽的时候了。鹅黄色的花朵一大丛一大丛,拼命绽放,绚烂的仿佛明天就会凋谢。

    燕开庭沿着一条水云石铺就的弯曲小路向前走去。

    这是采自荒河一段已经改道枯竭的古老河床,石身有流动的水波和云彩纹路。据说燕开庭的生母十分喜欢这种小石头,十多丈路面里所有的水云石,都是她亲自去一块一块捡回来的。

    小路尽头是一个独间书屋。

    全屋木制,走得近些就可以闻到桃花心木特有的淡淡芳香。这种树木本身还可以作为药植,是多种宁神清明丹药的基材。用它来做木屋,自然也有提神醒脑的功能。

    木屋没有使用太多建造技巧,朴素天然。无论墙面还是大梁的木头,只将表面打滑,保留了所有自然痕迹,展示着桃花心木红润的色泽,和无节少疤的清晰纹理。

    屋子里亮着灯,那是嵌在顶梁上的一颗巨大垂棘之璧。白天用鲛绡遮起,仅剩微茫,夜晚拉开,就光明如烛。

    燕开庭像是一点都不意外屋里有人,也没有半点迟疑犹豫。他放重了脚步,但是没有减慢走路速度,直接推开了屋门。

    屋里人听到动静,已经站了起来,朝门开处看去。

    两人都神色如常,丝毫不惊讶在这里看见对方。

    这是老府主的书房,如今能够打开法阵进来的有两个人,燕开庭和胡东来。胡东来一直帮老府主处理文书,在他生前就有授权。

    燕开庭继位后,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并未收回胡东来的授权。

    而胡东来并不把自己当外人,仍然保留了以前的习惯,经常来阅读藏书。这里的书籍大多是道修笔记、炼器要点,还有少量杂记游记。事实上,他来得比燕开庭勤快多了。

    胡东来首先动了动,他将手中一本玉片册合上,放回书架,然后才躬身行礼,道:“府主。”

    燕开庭点点头,走到书桌前坐下,道:“这里的藏书,有一半是燕家祖传,另一半是父亲生前的收藏,你可以从这一半中挑一些带走,当作纪念品。”

    胡东来脸色顿时一变。

    燕开庭不等他说话,就道:“以后你不用再到这里来了。”

    胡东来悄悄握紧五指,强作镇定地道:“府主,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

    “因为我是府主。”

    胡东来一窒,沉声道:“我的权限是老府主给的!”

    燕开庭拿过桌子上一个镇纸把玩,漫不经心地道:“我只是提醒你一下,燕家血脉可以重置法阵,旧的权限自然失效。到时候你若是不小心,我也不知道这里的法阵发动起来是个什么样子。”

    胡东来势不如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再待下去自取其辱。他也不取任何东西,告辞之后,转头就走。

    燕开庭忽然叫住他,双肘支在桌面上,十指交叉抵住下巴,好奇地道:“我就看上去那么好欺负吗?都已兵戎相见,你还觉得我能与你和平共处?”

    胡东来停住脚步,缓缓回头,道:“府主说话做事可要讲道理、讲证据。您在外面无故责备于我,属下为了匠府的面子也不敢多说。可在府里,还有夏师,还有合议会!现在是城防战事已近,不好节外生枝,等一切罢了,连同方匠师解约之事,可都得在会上有个交代才能服众。”

    燕开庭静静听完,手指抵着前额,沉沉笑起来,“我本以为我已经很天真可笑,原来还有比我更纯的人。你凭什么认为我需要和你讲道理?”

    胡东来忽然一阵怒气冲头,涨红脸道:“你又凭什么坐在那里教训我?我有哪里不如你?!向师一生心血不是给你糟蹋的!”

    燕开庭慢吞吞道:“你是他徒弟,所以自认半子吗?”

    胡东来眼睛都渐渐泛起红色,沉声道:“我是他半子还是其他,你心里明白的!”

    燕开庭脸上还是那懒散而似笑非笑的表情,眼底已满是冰雪之色,“我不明白。你可以大声直说的。”

    胡东来陡然甩头,转身就走。

    过了一会儿,像是感应到屋中无人走动,半敞的房门轻轻地自己带上。

    “向师,夏师,”燕开庭低低念着,然后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

    他的生父姓向,不过长久以来,几乎都没有人提起了。玉京城燕府的老府主,亲热点的称呼他骏生,疏离些的称呼他空落上师,余者皆称府主。

    燕开庭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半坐半躺,目光则从屋子里一遍一遍扫过。最后落在头顶大梁上那枚足有脸盆大小的垂棘之璧上。

    遮光的鲛绡被牵引索拉在一边,图案陆离的织物犹如一朵彩云浮在空中,边缘处缀着一个精巧绑结,核心是一枚中空玉扣。

    不过燕开庭此时已看清,那其实是一枚光素无纹的玉玦。若在深色背景如孔雀蓝上,会被衬得宝光皎皎,但在主色调素雅的鲛绡上,就显得不起眼了。

    那是一枚款式、质地,与“花神殿”向瑶屋中那件雀羽衣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玉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