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三十五 大战前夕
    城市防御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城外战线,二是城内阵眼。

    城外战线以主城城墙为界。城市外延的法阵,整体来说是一个迷宫阵。

    法阵启动的时候,各个附属小镇的全部对外通道都会封闭。也就是说,只要阵法不破,踏入阵中的魔物只能顺着留给它们的惟一道路,直扑主城,然后会被城市组建的战队拒于城墙之外。

    这是修士们与魔物作战千万年得来的最佳经验。

    大部分情况下,这种驱赶战术十分有效。不过魔物在前往主城的路上,总会有意外攻击到迷宫内部,因此小镇外延法阵的关键节点维护很重要。否则一个小小角落的破损,也可能变成溃堤之水。

    燕开庭在东屯镇“天工开物”分行有离心的时候,立刻收回工坊就是这个原因。分行是小镇的关键节点之一,必须确保没有人为威胁。

    人心沾了利益,有时就会成魔。在各州传闻中,不乏有“聪明人”想借魔物之手铲除异己,结果引发整个城市的悲剧。

    而城外战线的另外一大危险就是兽潮。

    “逢魔时刻”是世界壁垒最脆弱的一刻,界外魔物会千方百计地利用这个机会,找到缝隙入侵。如果建木众生身怀道种代表了生,那界外魔物就意味着死。

    道种和魔物天生不能并存,一旦相遇,非生既死。

    这样扭曲的空间里,大规模生死气息的纠缠和绞杀,会极大程度上刺激到附近荒原上的凶兽。于是那些平时就以渴望血食的凶兽,更是会聚集、暴动,循息而来。

    然而狂暴状态的凶兽,感知会下降。虽说它们大多会被法阵气息牵引,去攻击主城,可仍有一小部分会无视阵法,直接冲入小镇,那就只能由各镇组织修士自行解决了。

    因此城外战线通常是战况最激烈,压力最大的地方。玉京城的惯例,是由公举联盟所有成员按比例出强者和战队,分而据守四门。

    近些年来,涂、燕、付、陆四家的带队者基本固定,都会派出自家的第一强者。

    凡是大型法阵,都有阵眼,而大到一座城池连同周边小镇的,阵眼就是一个区域了。

    玉京城在一千七百年历史中,至少半数建筑和街道拆建过。

    不过无论如何变化,整座城市一直自觉地以阵眼所在的四象四时园为中心,向四周放射状扩建、改建。因此,直到今日,城市法阵的阵眼依然是玉京最中心的位置。

    “四象四时园”整体外圆内方,四座代表了太阳、太阴、少阳、少阴的华表分立四角,其下遍植春桑、夏麻、秋芒、冬青,以喻四时。

    这座园子的维护费用从城市税收中出,除了四座华表构成的正方形院落不能进去外,四时树林平时是对全城人开放的。因其景观雅致,吸引许多文人修士在此清谈论道,颇有些高雅聚会场所的意思。

    这种地方,燕开庭当然来得不多。

    今天整座“四象四时”园连同周边街区都极为安静,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普通城民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而各家的战队还没到集合时间。

    按照惯例,城外战线需要先到位,检验无差后,再整合城内阵眼部分,最后轮到各个街区的自卫战队。

    燕开庭绕着四座华表转了一圈,默默打量周边环境。他待要转第二圈的时候,听到不远处传来衣袂摩擦声,但是几乎听不到脚步声。

    燕开庭一抬头看见来人,就知道对方是故意弄出声音,提醒他有人到来。

    这个礼节周全的人居然是韩凤来。

    韩凤来怀抱箜篌,迎风而立,身上白色法衣微微泛着蓝光,脸上戴了一个似皮非皮的软质面具,和法衣上闪动的微光一个颜色,遮住嘴唇之上大半面孔。

    燕开庭看见是他,不由蹙眉,韩凤来的名字并不在城主府发出的那份协防名单上。然而他来玉京的消息并非完全保密,戴个面具只有欲盖弥彰的意思。

    韩凤来招呼道:“燕主。”

    他见燕开庭没有马上应声,解释道:“眼下战事将开,我如果正式向城主府递名帖,可能对大家来说更不方便。不过,魔物当前,既然遇上了,总要尽一分心力。”

    燕开庭被说得一愣,他方才心中所想倒是有点枉做小人的意思了。

    韩凤来可不是普通人。“冶天工坊”与修士门派同列,本就是四门七派的七派之一。若论身份地位,韩家少主可比燕家家主份量重多了。

    如果他摊开身份,正式拜访玉京城,城里一众家族怎么也得补上一连串正式礼节。而且城市风险大增,这么一位人物在城里出事的话,面对“冶天工坊”兴师问罪,谁担得起责任?若他是隐姓埋名来此的话,还能辩解一个不知者不罪。

    不得不说,韩凤来表现出来的性情极好,体谅、从容、大度。虽然貌似腼腆内向,但说过几句话后就会忽略这个问题。

    韩凤来有时候在谈话当中,回应慢一些,但并不是因为犹豫不决,而是他语言表达似乎有些滞慢。可这个小小缺点没有任何影响,当他完整说出自己观点后,就会发现他极有决断。

    燕开庭躬身一礼,道:“韩少主周到。”

    韩凤来道:“叫我箫韶吧,更方便一些。”

    燕开庭看了他一眼,除了应下似乎也没什么话好说。

    接下来,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都不说话了,像是一时找不到话题。

    沉默了一刻,韩凤来道:“这座‘四象四时园’立意实在不错,我观玉京大阵,用的是‘星宿四象法’,好处是阵眼恒定,其余部分却可以依建筑变化,局部调整,无需全部推倒重排。用在玉京这样人口规模的大城,很是合适。在阵眼这里又补充园林,以四时树木的生之气,来削弱魔物的死之气,虽然战时没有裨益,却对战后清理有很大好处。”

    燕开庭抬头看看最近的一根华表,道:“哦。”

    似乎他觉得自己反应太冷淡,补救道:“我很少来这里,不太清楚。”

    “噗嗤”一声笑传入两人耳中,不知什么时候付明轩从道路另一头转了出来。

    两边虽然还隔了十多丈,但两人说话并未刻意压低声线,以付明轩的耳力自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付明轩脚步一提,身影闪动,眨眼就站到燕开庭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话没说出口,就直接“哈哈哈”笑起来。

    而对面站着的韩凤来除了耳尖通红,面具下隐约可见,红晕落入脖颈。早些时候燕开庭或许会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如今最符合事实的猜测却大概率是他在努力憋笑。

    “大郎,你这每次都把天聊死的绝技,终于不只是对着我发动了。”付明轩道:“难怪你追不到女人。”

    燕开庭恼羞成怒,“哪有!整座仙迎桥上都有的爷的红颜知己!”

    这时付明轩来时的那条路上传来热闹人声,数名强者领头,一队队修士走来。有些穿着统一的武士服,有些则佩戴徽章加以分别。

    这是各大家族势力的战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