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三十九 魔杀
    燕开庭并没被一连串攻击打懵,从矛尖下逃生时,他忽然发现扎到肩膀上的黑矛,整个矛头都消失了。燕开庭催动神通,接连闪出十多个身位后,仔细看向那魔物。

    这时黑矛的尖端已经恢复,仿佛从未损毁过,然而目测全长后,黑矛赫然短了一截。

    燕开庭回想一下双方力量的绞杀,差不多可以肯定,雷火对黑雾有克制作用,才能以弱吞强。那黑矛本就是另一只魔物所化,理所当然会被灭杀。

    正思考间,面前空气忽然扭曲了一下,黑色矛尖直取他双眼。

    燕开庭吃过教训,知道正面硬撼没有胜算,一改之前大开大合之势,以神通为主,雷火护身,开始在华表上空周旋游走。

    他的身法本就诡异,全力施展时,若光阴逝去,羚羊挂角,全然无迹可寻。就连那魔物也连扑了几次空,反被他放出的雷火之息又将黑矛吃去一段。

    忽然,凌厉剑气侵体,燕开庭转头一看,只见魔物背后扑来一大排寒光凛冽的剑芒,那道堂皇剑意,巍巍然,磅礴浩大,正是出自付明轩之手。

    然而那魔物竟是不管不顾,来势不减地追着燕开庭挥矛。

    燕开庭只犹豫了刹那,就决定冒险。

    他身上紫光陡然暴涨,缕缕闪电,犹如金蛇狂舞般在周身上下窜动,然后于空中一个骤停,反身折向,人锤合一撞向那魔物。

    魔物像是被激怒了,这次没有放出盾牌,而是双手持矛,在空中站定,显然要正面迎击,只见它身上那层淡淡魔翳变得越来越浓,转眼间就黑气滚滚。

    燕开庭整个人都淹没在紫色雷光中,远远看去就像一颗流星投身黑洞。

    无声爆炸!黑气和紫电剧烈绞杀!

    紫电气势暴烈,几乎将人形黑气拦腰撞断,但是比起整体来,它还是太弱小了,转眼间,就要被上下翻滚着补充过来的魔翳吞没。

    然而魔物忘记了,它身后还有那片来自付明轩的剑芒,正在此时到达,角度是向上斜削,锐不可挡地把人形魔气的头颅部分斩开。

    只见头颅的嘴巴大张,仿佛一声无声咆哮,人形魔气暴涨,像要无限制地向四面八方扩张。

    但是剑芒和仅存的紫电却没有给它这个机会,一上一下,把魔气绞得七零八落,片刻就没有了形状。

    附近空中数个淡淡虚影合一,现出燕开庭的身形。他一身红衣猎猎,衬得脸色更加苍白,气息疲羸。这一击消耗了他大半真气。

    突然之间,前方本已变成缕缕黑烟,飘荡在半空中,眼看着就要消散的魔气,竟然瞬间聚拢,化成一个尺把长的小人,疾射向燕开庭!

    燕开庭此刻接近强弩之末,虽然已经开始移位,却没能脱身,被小人扑上左肩。只见它张开足有水缸大小的雾状大嘴,一口咬下。

    燕开庭的识海中顿时如煮沸水,真气再不受控制,犹如豕突狼奔,最可怖的是识海上方本该是空明的虚无,这时边缘出现若有若无阴影。

    这是“魔蚀”,会侵蚀修士心志!刚才那魔物竟是一头极为罕见的大魔。

    燕开庭心神俱凛,谨守识海中央那方如镜般灵台的一点清明,全力聚起剩余雷火之息,朝着肩上小人灼烧而去。

    就在这危急关头,一道清冽如冰川般的乐声,直接在燕开庭识海中响起,沸腾的真气如淋冷泉,迅速平静下来。

    燕开庭毫不松懈,抓住这一间隙,将雷火之息催出一张雷光电网,兜头罩住那尺长小人,将它从肩上生生拉下。

    网中卷起一个巴掌的小小雷殛风暴,等一切烟消云散后,一枚桃核大小的黑晶落在燕开庭掌中。

    至此,燕开庭方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望向面前的韩凤来,道:“谢谢。”

    韩凤来怀抱箜篌临空虚立,一个个“工尺谱”的字符从弦上冒出,“上”“勾”“凡”“合”“乙”,在空中跳跃着,像是一张绵绵曲谱,最后全部在他脚下聚成一个深奥的有形法阵。

    “刚才那是一头大魔,燕主你太莽撞了,应该叫我们合力围杀。”

    燕开庭耸耸肩道:“哦,我是第一次见。”

    他看到韩凤来目露责备之色,挠了挠头,终于正经了些,道:“大家都不轻松,我一开始也只是想试试而已。”

    战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十次截杀。

    院外四时林中的战队早就支持不住,不得不开始轮班。

    站在华表上的制高点,整个城市都收入眼中,也就更清楚地看见,各个街区中不时传出警讯,有人惨叫,接着亮起血光。有时候那头魔物会接连惊起数处,方才被灭杀,一路之上都是血腥。

    院内众人有一半带了或轻或重的伤,人人面露倦容,如果没有韩凤来的乐声辅助,恐怕大家会更加疲惫。

    燕开庭的想法十分简单,他可以,那就多做一点。

    大魔伏诛,意味着这一波攻势接近尾声。

    片刻后,“四象四时园”内外的各处战斗也开始陆陆续续结束。

    很多修士们直接往地上一躺,也不管下面是血还是爆炸碎片,带队的强者们则打起精神清点伤亡,准备应对不知何时到来的下一波攻势。

    大家都自顾不暇,没有几个人注意到燕开庭这里的险情,即使有人偶尔看见,大概也看不明白。刚才那番恶战,在场强者中有能力插手的屈指可数。

    倒是浮空的韩凤来,和他脚下具象化的“工尺谱”法阵,引来许多探究目光。

    音修本就少见,一个上师级音修?!他是谁?

    燕开庭缓过气来,准备下去地面,却被韩凤来叫住。

    “你不觉得冲着你去的魔物有点多?”

    燕开庭怔了怔,摇头,还真没注意。他是第一次参战,虽然面上不显,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战况吃紧的时候,只想着怎么尽快杀灭魔物,哪会去计算数量。

    这时一个声音从旁响起,“你查一下身上,有什么不该有的物品。”

    原来是付明轩到了。

    他仍是一派温文尔雅、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并未让他有丝毫疲惫,可是他说话的口气一点也不淡定。

    燕开庭下意识地内视。

    韩凤来提醒道:“不会在芥子袋里。”

    燕开庭于是在身上摸了摸,抓出一把银钱、交子、单个耳环、金或玉指环,林林总总一堆零碎。

    付明轩脸色黑了黑,凌空走过去,直接上手扯开燕开庭的外袍。后者一脸无奈地举起双手,让他搜检。

    不过付明轩没有继续动手,他和韩凤来两人目光齐刷刷地落在燕开庭的玉带上,那里挂着一个扁形如意佩,材质、样式都普通,唯独玉白带绯的颜色有点特色。

    付明轩伸手将如意佩扯下来,翻来覆去看了看,扔给韩凤来,道:“能把‘捕灵阵’做这么小,贵坊的手艺越来越精进了。”

    韩凤来接到手看了看,抬起头,眼神诚恳地道:“不是我。”

    他说“不是我”,却并没有否认这块如意佩是个阵法,还是一个可能出自“冶天工坊”的法器。

    仍然高举着双手的燕开庭忍不住道:“等等,等等,你们的意思是,攻击我的魔物数量一直比较多,是被这个什么‘捕灵阵’吸引过来的?”

    韩凤来道:“真正的‘捕灵阵’是用来寻找灵魄的,这个被变造过,而且要用特殊手法引动才行。”

    燕开庭脑中灵光一闪,道:“是闵洪吧,我说他怎么闲得来找我麻烦,被扫了面子都不恼。”

    韩凤来有点愧疚地道:“我和寒洲道兄看出来他应是在你身上做了手脚,但怎都找不出方向,本想着战事将起,先放一放,看一看再说。却想不到,原来是单独的不起作用,要与你身上事物配合才会发挥功效。”

    付明轩皱眉道:“你身上为何会戴这个东西?”

    燕开庭却是无法回答,他在家时间不多,又向来行踪不定,所以并没有固定的贴身仆从。他的衣着配饰向来是统一定制,然后由仆从一套套搭配好放在衣柜中,随用随取。

    谁知道会这么巧,就在今天,拿到了这件有问题的配饰。

    燕开庭道:“别管那么多的曲里拐弯,我知道是谁,涂家能使动闵洪,又想致我于死地,还手法这么娘们兮兮的,除了涂玉容那疯女人外,还能有谁?”

    付明轩难得现出明显怒意,“你怎么得罪她的?呵,杀人哪有这么容易。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等战事结束,我们两家去找涂城主要个说法。”

    燕开庭脸上倒没什么生气的样子,他摸了摸下巴,不确定地猜测,“难道是因为,我抢了她姘头的东西?”

    付明轩一愣,“你府上那个姓胡的?一个管事,什么东西值得你要用抢的?”

    燕开庭不由叫起来,“哥,不要先假设我抢了好吧!”

    韩凤来突然插嘴道:“要不,杀了她姘头?”

    “四象四时园”,太阳华表上方空中,顿时变得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