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四十五 卿本佳人
    “闪!”沉叱声像平地一声闷雷,在燕开庭耳边炸开,震得他一个激灵。

    这是封意之情急之下,出声示警。

    他叫出声时,心头却是一凉。“捉云手”罗劲可不比闵洪那水货,这一掌下去就算没有抓中燕开庭的头颅,也能将他肩膀撕下来。

    封意之烦躁地爆了句粗口,刀光滚滚,挥成一片刺眼白光,竟是只攻不守,就要从闵洪和罗劲两人的夹击中强行脱离。

    百忙中,封意之目光一扫,却看到前方险情比他预想的稍好。

    燕开庭大概是被那突如其来一声吼震到了,下意识地甩了甩脑袋,身形晃动。

    正好他的身法本就是飘忽不定的,不知道应和了哪个节奏,竟在罗劲一掌落下时,正好偏离开去,被一把扣中左肩!

    “嘭”的一声,响起的竟是两块金属撞击的声音,燕开庭身上宝光流转,符文跳跃。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他身上是一件法衣!

    不过罗劲的指掌比普通法器还要厉害,虽然没能扣实燕开庭的肩颈要害,但法衣上的符阵光芒被他硬生生捏熄。而燕开庭的红袍上迅速出现深色印渍,显然法衣没能完全将透入的真气抵消。

    又是一记闷响,这次是“泰初”的锤头结结实实砸在罗劲胸前。

    此刻,这把仙兵又变成短柄,锤头还缩了一大圈,被燕开庭当做拳套般捶向罗劲。

    罗劲正在同时对付封意之的刀气,没想到在他“捉云手”下还有人能反抗,猝不及防被砸个正着。

    不过燕开庭已是强弩之末,“泰初”锤上不见一丝雷火,黑黝黝的就是个铁疙瘩。罗劲被砸得一阵气血翻腾,伤倒不算重。

    封意之一看,还有希望捞个完整的人回来,手上刀势愈加凌厉,空气嗡嗡震啸,整段巷道都好像在晃动。

    闵洪首先顶不住了,哪怕他知道得再清楚,只要拖住封意之两、三招,罗劲就能将燕开庭彻底解决。

    但是顶不住就是顶不住,虽然他送了封意之右肋一掌,可还没打实,就不得不后退,否则封意之那刀身还不知道在哪里,仅刀芒就能把他手掌切下来。

    然而这一退,就停不住了,直接让出两臂宽的距离。

    封意之继续大步向前,忽然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当面冲来。

    他反应也不可谓不快,刀势不敛,反而尽全力向远处放去,刀芒瞬间狂飙出十多丈,拦住了对面的罗劲,还把离战场太近的黑衣人刺翻一个。

    “啪”地一记,那道迎面冲来的人影,紧贴着刀下那点小小盲区,险而险之地撞在封意之身上。

    如果刚才封意之有半点犹豫,那人动作有半点误导,只怕已被全力施展的陌刀切成两半。

    封意之大手一抓,将燕开庭拎起,也不管前方闵洪和罗劲已经站稳脚跟,再次攻来。

    这位玉京第一高手口中,市井之语滔滔不绝涌出,又快又急还带音爆,就和对面那些黑衣人正举起来的连珠弩效果差不多。

    燕开庭忙不迭将“泰初”胡乱一塞,抬右手捂住耳朵,可惜只蒙半边的效果实在不怎样。但是他现在左边肩膀完全不能动,也只能聊胜于无。

    封意之突然拎起燕开庭往肩上一扔,整个人从极动转为极静。

    他左手持陌刀斜斜举起,双腿微分前后,与往日给人猛烈无匹的印象不同,现在封意之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一股韧力万钧的刀意。

    “岁月如许,江湖夜雨。玉冷耕云圃,夜杯共朋侣。”

    当年的陌刀斩山断流、人墙共碎,而在玉京隐居多年后,还能见血否?

    封意之没有选择任何一个看似空白或薄弱的方位突围,就踏着这条为他精心铺设的巷道,迎着闵洪和罗劲两大高手,还有他们身后一群黑衣人,直截了当地冲了过去。

    刀意流转,丈许之地劲气彻骨裂肤。任凭迎面而来的攻势是绵延不绝的掌击,还是狂风暴雨般的法器,封意之每一步都是前进,以伤换伤,以血换血,再不后退。

    封意之忽然道:“小子,看着点!你这小家伙,生死关头每每爆发,就像刀尖舔血了许多年。可是睁着眼睛的时候,就萎靡得出奇,明明能打实的,好几次失手,是没见过人血还是没见过人命?”

    男人被说萎靡真是不能忍!但燕开庭此刻左半身已完全没有知觉,于是想要证明自己见过血的底气就不足。

    况且,玉京承平已久,又以商贸为本,讲究民风正气。不要说他,就是涂玉永、陆离那些家教严格的名门子弟,见过人血并不稀奇,但自己手上还真没沾过人命。

    无论如何,杀凶兽、杀魔物,和杀活生生的人还是不同。

    巷道并不长,封意之第三次突击就到了尽头,身后,一地鲜血断肢,还有一个滚落的头颅。满目红色刺得燕开庭眼睛生疼。

    所有埋伏者中,唯有罗劲还保持着昂扬战意,这个从现身起就一言未发的寡言强者,身上也有两处刀伤,但是毫无疲态,眼神亮得惊人。

    封意之扫了他一眼,啧啧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罗劲脸色陡然黑了黑,抬手一个掌印飞来。

    封意之才不和他缠斗,哈哈大笑着,一刀劈开拐角边半栋小楼,将最后几个埋伏的黑衣人逼了出来。

    雨点似的光矢向封意之飞来,地上却爬起一排小人,自杀般冲上去,“蓬”地扬起漫天尘埃。等灰尘散去,封意之已经只剩下一个背影。

    闵洪半身披血,脸色阴沉地像要滴下水来,愤然踢了一下脚边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体。

    罗劲像是正站在原地调息,没有马上去追的意思,那他也绝不敢自己一个人追击封意之。

    刚才这场恶斗,让闵洪真正认识到了自己和封意之的差距。

    此次伏击可谓完全失败,而且这边现场指挥的黑衣人,在封意之最后一刀的时候,意外被杀,一时间都没有人出来收场。

    罗劲转头看了闵洪一眼,一张死板般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他慢吞吞地道:“好汉。”说罢,猛地飞跃而起,向前方街区奔去。

    闵洪要呆上一呆,才意识到罗劲是在说封意之,接着人就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地跑了。他气得胸口一阵发疼,不由暗骂,“土匪头子就是土匪头子!”

    可是骂归骂,闵洪别无他法,只能紧跟着追上去。

    封意之沿着大路狂奔,一直维持刀气裹身,整个人犹如一把上古神兵,那锋利的气息,三丈之外都让人毛发俱竖,好像再走近一步,就会变成两段。

    于是就这样,封意之扛着燕开庭奔过一整个街区,竟然都没人冒头来阻拦。

    “小家伙,你哪儿来的一大把一大把人偶,夏老头就只教了你这一个炼器法门?”

    夏老头?燕开庭被迎面而来的疾风噎了一下,他一想,还真不知道夏平生的真实年纪。不过就此也可听出,夏平生和封意之的私交恐怕比人们所知道的要好的多。

    “你不行啊,每到杀人就手软。其实有些人呢,和魔物、凶兽没什么区别,你不要光看外表,得看本质!”

    封意之虽然依旧口气轻松,但是燕开庭听得出来,他说话时候有些气喘了,显然消耗很大。

    即使真人境的强者,也还是肉体凡胎。封意之是玉京城的一门镇守,刚刚经过一天两夜的连续战斗,还没回府就被同僚在途中伏击,闵洪也就罢了,罗劲可是真正的超流高手。

    燕开庭想了想,拍拍封意之肩膀道:“封真人,先放我下来。”

    封意之却是一巴掌将他按得动弹不得,像是有些苦恼地道:“照理说,得把你送回去。”

    燕开庭勉强抬起还能动的右手,指了一个方向道:“城主府起火了。”

    封意之脚下骤停,转头望去,脸色变得无比肃然。

    燕府中,生机勃勃的林草之上,那场天女之舞已近尾声。

    幽幽叹息,袅袅余音,向瑶玉足一点,凭空而立。那双缥缈迷蒙的眼中,仿佛有无尽红尘流转,诉尽每个人梦中最深的向往。

    然而夏平生的眼睛沉静犹如深潭,丝毫不为所动。

    他缓缓道:“舞,我已经看了,如果你们的伎俩仅止于此,就滚吧!”

    向瑶再是镇定沉着,也不免脸色扭曲了瞬息。可事实上,她开始跳那支天女之舞,就已经是败了。

    最初,在被韩凤来破坏了伏击机会的时候,向瑶还觉得能够一战,毕竟她们在燕府里经营多年,根脚深埋,战事一起,混乱中能给人不少“惊喜”。

    况且真人虽说是高了她一个大境界,但向瑶几十年深厚积累,所具秘法是真正的大道神通,比起一个刚刚结束鏖战的真人,她可不觉得差距就那么遥远。况且,以往栽在她手下的那些真人,也给了她足够自信。

    然而,向瑶看到夏平生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错了。

    她的风月大道,在此人眼中,怕是连红颜枯骨都称不上。男欢女爱,人间喜乐,对他来说,可能并不比一点尘埃更特别。

    资料中,夏平生修的是木属神通,晴若草海,万物生发,如此生机盎然的秘法,所有者却有一双死寂的眼睛。

    天女之舞,是向瑶的一次努力,这是一支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舞蹈,不会引来强者反击,却能润化人心。

    只要夏平生稍稍意动,那甚至无需关乎风月,只要是人们对美好事物的一点点赞赏、一点点向往就可以了。

    向瑶即有把握抓住那丝心灵缝隙,再为“花神殿”招揽一名“关系良好”的强者。

    但向瑶并没有成功,反而是夏平生展现出了无可匹敌的强大。

    向瑶指尖微微一动,接到一段传讯,会在这个要紧关头给她发消息的只有一个人。

    这个小动作瞒不过正将神通覆盖了大半个燕府的夏平生,不过他也没有阻止,只淡淡催促一句,道:“想好了?!”

    向瑶纤手轻握,捏碎符文,心中微微沉吟。这道符文带来的消息与她的判断一致。

    夏平生就在这时问道:“你有几个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