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缘浮图 > 章五十一 识障开悟
    ,。

    燕开庭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鼎炉中,又像是站在工坊火龙里。

    火焰从脚下熊熊燃烧,低头看时,下方竟是无底深渊,堆满仿佛永远不会减少的燃料,愈烧愈旺。就连身边的空气都燃烧起来,化作流火窜入全身经脉。

    那股流火经行脉络之处,就是在一路灼烧向前,道路尽头是一团无比躁动明亮的气息,炽烈如骄阳。

    这霸道无比的阳劲,看上去极似火属道种的本源气息。

    然而燕开庭恍惚模糊的灵智中,始终保持着一点清明,他记得十分清楚,那不是自己的五行属性,并且本能告诉他,绝不能就此被这点火属气息同化!

    燕开庭如果此刻还能看见自己的模样,会发现他的衣物和大部分饰品已经变成飞灰,只剩那件外袍式样的法衣还完好,但也色泽黯淡,象是被灼烧过后表面黯淡的金属。

    他嘴唇枯裂,肌肤上渗出一团团带血点的青紫痕迹,呼气之时,犹如身处严冬,口鼻冒出的全是白雾,到后来甚至像是长时间煮沸开水喷出的炽烈水蒸气。

    燕开庭的识海中正处于一半模糊,一半清醒的奇异状态。

    模糊的那一半,已经濒临崩溃。好似下一刻就将被这灼热可怕的火流摧毁,彻底融入那团炽如骄阳的气息中,就像五行之中所有的火终将全部回归世界本源。

    清醒的那一半,却仿佛在旁观。那道火流的灼热明亮如真犹假,不够纯粹,总会在行进之中,带出真幻难辨的阴影,看上去就如镜中之像。

    迷糊中,有人在他身边走动、停下,有什么东西带着凉意敷上额头,然后是脸颊、躯干。

    其实对于现在的燕开庭来说,一块沾湿的巾根本无济于事,水分几乎瞬间就被高热蒸发,但是那点凉意的感觉却留了下来。

    而那人一直在锲而不舍地用水滋润他的唇,用重新过水后的巾擦拭他的身体。

    于是虽然燕开庭仍在高热煎迫中,可清醒的那一半渐渐有了更丰富的感觉。

    他记起了那道火流,也记起了那道火流曾带来的,噩梦般难忘的滋味。

    那就是他始终无法突破的“障”,在识海中的具象。

    因为他是火属道种,所以横在道途上的瓶颈也以火流的模样出现。如果神识不稳,道心被惑,就会被那道“假火”吞噬,轻则永无寸进,重则修为倒退。

    自从燕开庭在祠堂之夜结契“泰初”后,这道“障”就出现了,并且常常成为他噩梦的一部分。

    但是,在过去的六年中,就算燕开庭一直没能突破,可那噩梦也好、心障也好,也不能将他击溃。

    既然有了这个意识,燕开庭渐渐平静下来,谨守识海空明,等待已经无数次出现的凌乱幻象再现。

    果然,流火的熊熊焰尾缓缓发生变化,各种明灭的光点和线条,渐渐组合出了仿佛可以分辨意义的图像。

    仍旧是无尽的战斗,许许多多生物在相互攻击,仿佛略一凝神,就能听见杀伐的声音。

    看着这虽然每一次景象都不同,但主题都相同的场面,燕开庭的心中已经没有丝毫波澜。

    然而,“噗通”一声巨响如雷音,在整个识海中炸开,那是燕开庭的心脏重重搏动了一记。他在飞快变幻的碎片图像中,看见了一张熟悉无比的面孔。

    就在这时,一股清凉的气息,从识海上空的虚无中撒下。

    燕开庭的注意力被分散了刹那,原来是外界那人将一方新的巾轻轻放在他额头上。于是他剧跳一记,像要炸裂开来的心脏,又恢复了原本脉动的节奏。

    燕开庭静静注视着那张和父亲一样的面孔,拿着熟悉的武器,使出熟悉的招式。而当能够看清与他对战之人,长着一张和自己相同的脸的时候,燕开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震撼感觉。

    这是一个和以前都不同的噩梦。或许在潜意识中,也确实会有这样一场战斗存在。只不过向骏生在一次远足中身亡之后,已经使得这个噩梦永远不会再实现。

    火焰犹如永燃般猎猎奔腾,交之人的身形也在不断跳动、变幻着。忽然燕开庭发现那两个人的面貌变了,而当他有了这个意识的时候,随即看到两人上的武器也跟着发生变化。

    他们是,涂城主和涂玉成!

    燕开庭吃惊地看着眼前这另一场父子相残,突然一柄刀从两人中间砍下,刀身略窄且长,霜花飘飘,在火流之中也透出莫名寒意。

    是“冰玄”!

    燕开庭蓦然打了个哆嗦,终于,他完全清醒了。

    眼前的景物还有点模糊,不过不是因为高烧影响了神智,而是静室弥漫着炽热水蒸气,尚未完全散去。

    燕开庭看到一双清冷的眼睛,眼神却是关切而柔软的。

    是夏平生,他的袍袖折了两折,翻卷起来,中还拿着一块已经半干的巾。

    “唔……夏师……”燕开庭的声音嘶哑得让自己也有点吃惊。

    “呵,幸好没被烧傻,通常人发了这种热症后,十个里九个半都傻了。”夏平生冷淡的话语里夹枪带棒,与尚未完全收起的柔软眼神简直是两个极端。“谁教你重伤脱力之后还入定的?”

    燕开庭这才明白过来,为何自己这次碰到“障”的反应特别严重。

    他从未受过这么严重的内外伤,也从未战斗到近乎脱力的地步,所以一时间没想到,在身体已经透支的情况下,就应该老老实实运转法门,循序渐进地恢复元气,而不是直接入定。

    燕开庭抓了抓头,冲着夏平生傻笑一下,希望能够蒙混过关。

    夏平生直接把巾扔到了他脸上。

    燕开庭抓下巾,强忍着浑身经脉剧痛过后的失力感,挣扎着坐起来。“多谢夏师帮我渡过难关。”

    夏平生冷笑道:“我可帮不上你的忙。你真火暴走,而我是木属,外加木中火成就的火属,若给你疏导经脉,你只有死得更快!”

    燕开庭尴尬地咧嘴道:“不用不用,不用麻烦您疏导。其实也不算真火暴走,还是撞上了离位的瓶颈而已。”

    真火暴走,是对火属而言,实际上就是修士的真气失控。轻则经脉受损,重则气血逆流,最可怕的是如果失控原因是修道法门出偏,修士还处于入定状态,就会直接搅翻识海,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而道种五行之属各有生克,尤其在和识海相关联的情况下,即使境界再高都无法轻易下疏导,属性不合的话,一个不好反而会催发失控的程度。

    燕开庭是火属变异雷种,若不能确切知道暴走原因,就连普通水属强者都不敢出。雷息入水,可是会循气扩散的。

    听他这么说了,夏平生的冷脸稍缓。修炼遇到瓶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夏平生自己都在离位上卡过十年,也知道识障开悟的这个过程是急不来的。

    这时静室里的蒸汽完全消散,但是燕开庭的模样就十分狼狈了,头发湿乱、衣冠不整。

    夏平生看了他一眼,嫌弃地道:“去收拾一下,最近两天都不许再入定,等伤势好彻底了。”说着挥把人扔去洞府的另一头。

    燕开庭眼前一花,已经趴在了池子的台阶边。他伸下去摸摸清澈池水的温度,然后苦笑,这凉的可以冬泳了。

    当然对于修士来说,洗澡水的温度只关乎舒适和享受,只要不是万年玄冰那种冷法,都没太大差别。

    燕开庭将自己挪进水里,然后摸了摸下巴。夏平生向来性情端肃得近乎古板,可是越熟悉就觉得反差越大啊。

    等燕开庭收拾好出来,发现外面已经是晚间了,他这次高烧竟是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才醒来。

    若不是夏平生一直在照顾他,为他减轻高热的煎迫,烧傻了可能还不至于,但或许清醒得不会这么快。

    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噩梦破碎的残片中,看到清晰并且醒来之后还有完整记忆的影像。只是这影像的内容未免太过嘲讽。燕开庭也不知道,这种并无事实依据的幻象具现,能不能算作修炼瓶颈的松动。

    他本能地不愿意将这个问题拿出来和夏平生讨论,在洞府里蹭了一顿晚饭后,就告辞出来回自己院落。

    夏平生也没多管他,眼前的燕府里虽然各怀异心者众,但燕开庭的安全当是不成问题。

    种种迹象表明,这场城乱的幕后策划者,对于利益和投入算得很清楚,也明显没有在玉京城多加投入的打算。那么至少在联盟大会召开前,他们不会来招惹夏平生。

    燕开庭刚走出雪域的院门,就接了一道传讯符。他略一沉吟,回了讯息,然后跑到客院与外街的接壤处,趴在墙头上等着。

    附近的岗哨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出来露个面,就回去各自蹲好。

    片刻后,一道身影在街外出现。

    燕开庭接到涂玉永后,两人也不说话,一路跑进园子里。这个时候的客院并无客人,除了夏平生长住的“雪域”外,所有院落都关闭着。

    燕开庭领了涂玉永来到一棵老榕树前,那树身紧靠着墙外,树冠如盖,向一侧倾斜,伸进了旁边的院子里,还几乎覆盖了小半个院落的天空。

    两人利落地跳上树梢,沿着分枝往前走,跃到院落主屋屋顶上。

    这里差不多可以算客院比较靠近中心地带的位置,极目四望,视野十分开阔。由于布局关系,视线越过各色花木梢尖,看得最清楚的不是燕府里的虚实,反倒是玉京街区的动静。

    燕开庭和涂玉永没有说话,却不约而同地背靠背坐下,两人接着又都一起沉默了一会儿。

    “我杀过人了。”涂玉永道。

    “我也杀过人了。”燕开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