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冷教授的舞美人 > 第378章 又来报复
    待四位股东都讲完了,凌西澈又讲述了一会。近九点钟时众人都有些口干舌燥,凌西澈拍板说中场休息。

    众人顿觉心情得到大大的放松,舒缓一口气,坐态也变得比较随意,耸了耸肩、歪了歪脖,不再拘谨。

    唯有凌西澈文件一扔,停下来后忿然靠向椅背,怒问身旁的助理胡浩道:“今晚这里没有值班的服务员?怎么连一个泡茶的人都没有?搞什么飞机!”

    凌西澈脾气一上来,胡浩身子猛然一颤,本还在敲击着笔记本电脑键盘的手指也倏然顿住。

    “不好意思,凌少、众位总经理,我这就马上下去安排!”胡浩慌着说了一声,立马起身离开会议室。

    开始时胡浩心里还惦记着这件事,结果会议开着开着,他忙着做会议纪要去了,整个人一直很在状态,以致骆甜甜没有泡茶过来,他压根儿都忘记了这回事。

    胡浩出去后,凌西澈脸上仍旧浮现着一丝戾气,身子木然坐着,无聊便拿起桌上的一支钢笔,不停的在手中转着。

    一般凌西澈不主动开口跟人说话时,他的下属之类的都不会率先跟他说话。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太过冷酷,太死气沉沉,而且气势气场强大凛然,所以他们不敢擅自跟他亲近。

    骆甜甜仍旧待在物业工作间看电视。因为剧情的精彩生动,看着看着,她完全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那件事情。

    胡浩下来时心中也压抑着一些怒火,骆甜甜无意间偏头一瞟。

    砰的一声响。

    “啊……”骆甜甜手中的手机倏然一落,一时间吓得瞠目结舌。

    “是是是……你你你……”她半天说不完全一句话。

    倒不是因为胡浩可怕,而是因为一见到他,她便记起来了,自己有一件事情没做,而且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骆小姐,我那会儿跟你说,要你泡茶到楼上小会议室,茶了?现在茶了?”胡浩站在她的面前,激动喘息说。

    “茶茶茶,我这就泡好立马送上去!您勿急勿躁,刚才我可一直忙着啦!对不起,对不起……”骆甜甜心里吓坏了、慌死了,表面却临危不乱,冲胡浩笑嬉嬉的说。同时她开始烧水,低下头去手忙脚乱的找杯子、找盘子,着手准备中。

    尽管这不是她分内的工作,可是在她看来,之前她答应了,现在却没有做到,这就是她的不对。

    胡浩见她态度良好,堵在胸口的蓬勃火气又按捺下去,转身临走时道:“那你快点,凌少已经等不及了,等他再发一次飚,今晚在这的全体员工都得遭殃!”

    “好的好的,马上!”骆甜甜忙乎间稍稍停下对胡浩做了一个“o”形的手势。

    胡浩这才终于再次放心的离开。

    骆甜甜弄着弄着,忽然间又想起了凌西澈。之前他夺走了她的清白,昨晚又被他吃尽豆腐、占尽便宜、受尽奚落。而且她还差点因为他丢掉了这一份工作,以致今天还被众人在背后议论。

    总之,骆甜甜想起就有气,真心恨透了凌西澈,恨不得剥了他一层皮。虽然凌西澈是她的顶头上司,她依然发誓过,不报昨日受辱之仇,誓不为人。

    豁然,她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炫目的灵光,动作再次停了下来。

    真谓老天有眼,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嗯哼,该死的凌少,无耻的烂男人,姑奶奶我今天为什么又要碰到你?看来是老天特意安排让我报仇的,你要喝茶是吧?好好好,我给你泡,我喝死你……”

    骆甜甜想完返身回到工作间,这几天她的包包里正好兜有十几克巴豆粉。这是她给自己准备的,每天用白开水泡上半克喝下,治疗她近期的便秘。

    在拿出那小袋巴豆粉后,骆甜甜倒了一大半在其中一个玻璃杯中,再斟满清茶。热茶一冲,巴豆粉即融,与那绿茶的颜色相互呼应,毫无端倪破绽。

    骆甜甜看着被自己准备好的六杯清茶,嬉嬉一笑,心里美美的,心情特佳。她端它们依次摆到圆形的盘子上去,形状是五杯围绕着中间的那一杯。

    而中间那一杯自然是属于凌西澈的。

    “哼,烂男人,我来侍候你了。”关上工作间的门,他往二楼小会议室去。

    凌西澈等人休息了一轮,此时继续开会中。

    骆甜甜托盘端着六杯清茶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按照商务礼仪的标准,这时是不需要等他们回应便可进屋的,敲门给个提醒即可。骆甜甜一时间忘记了,屋内没人应,又加重力度放肆多敲了几下。

    “滚进。”这时候一句懒得不能再懒、冷得不能再冷的声音传来。

    “哦。”骆甜甜小应,自己点一下头,又开始双手端盘,用身子轻轻的去撞开了门。

    进屋时凌西澈和众位都坐着,目视前方的led大显示屏,上面正播放着凌氏集团发展历程的纪录电影。

    胡浩见到骆甜甜时似乎大松一口气。

    凌西澈眼睛的余光也在骆甜甜身上落了一秒,然后很不耐很轻蔑的转移。

    原来今晚是这个渣女值班,难怪连泡茶都得催促无数遍!

    骆甜甜先给座位靠近门口的几个股东上座,在他们的左手边扔下一个杯垫,再把清茶一一端放到那个杯垫上。

    做事的时候她内心狂喜,但是又抿紧双唇,强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她暗忖今晚,凌西澈一定会拉得大快人心、畅快淋漓!

    嘎嘎嘎,叫你变太叫你烂,贱男人、臭男人!

    骆甜甜绕着绕着,终于给其他的人都上好了茶,剩下最后一杯,要给凌西澈的。

    她一直微低着头,很专心的样子,没有刻意去瞟凌西澈一眼,一来怕他认出自己、二来不想看到他恶心的嘴脸。

    然而她脸上的笑容,实在是太……太诡异了,没有一个正常人会无缘无故发出那样的笑。

    凌西澈倏然望向她问:“笑什么?”

    骆甜甜扔杯垫的手立马一顿,她有笑吗?她自己都没发觉,有吗,有吗?

    “凌少,刚才我没笑啊,什么时候笑了?您眼花看错了吧,呵呵,您……喝茶……”骆甜甜的表情这下子变为皮笑肉不笑,纯然一副欠扁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