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冷教授的舞美人 > 第380章 自讨苦吃
    骆甜甜只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吓得连连后退,退到了墙边。

    众人这时候身躯一怔,同时伸长了脖子,坐看好戏的持续。

    “你干什么?我不会喝的!”骆甜甜背靠着墙,已无路可退。

    凌西澈站她面前,举杯一口将茶饮尽,然后杯子扔了,茶含在嘴里,继而迈得离骆甜甜更近,高大的身躯把她单薄的身子覆压禁锢在墙上,捏住她的脸。

    “嗯……不……”骆甜甜赶紧抿紧了唇,呜咽着甩头想挣扎开。

    凌西澈哪会让,手上的力道再加几分,直到她的嘴被捏开。

    “不要牛氓!”骆甜甜被捏得疼死了,好不容易才骂出一句话,凌西澈气势汹汹,嘴唇向她的嘴唇凑近。

    骆甜甜还想躲却,这时他又出右手,一把揪紧了她的头发,这疼得骆甜甜的脸色又浮出一片铁青。

    其他的众位,包括胡浩在内,顿而精神更振,身子越坐越直,发悚的瞪大眼睛看着罕见的这一幕。

    跟凌西澈作对,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个女人真是自找罪受,太不自量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太胆大了。

    他们的心脏也因为骆甜甜而砰然跳动、幅度剧烈,为她寻求多福。

    骆甜甜比凌西澈矮太多。凌西澈微低下头,嘴里积聚的暴雨全部倾吐而出,灌入她的口腔。

    “咳咳咳……”因为头是昂着的,被灌进去的茶水直接便流进了喉咙里,呛得骆甜甜不停的咳。

    凌西澈这才松开她的脸和头发,脸上滑过一抹得意的表情,转身回到会议桌边坐下。

    众位都惊呆了凌西澈今日的反常举动。

    他不是有洁癖吗?怎么今日如此喂食一个不太相识的女人喝水?行为真是太放纵、太无拘束了,太令人不可捉摸了!

    也难怪董事长一直都不待见他、不信任他……

    骆甜甜一手摸着自己的脖子,摸着喉咙处,一边咳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身子也弯下来,弯着腰,对着地上放肆的咳。

    也试图把已经流进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些液体咳出来。它不仅有毒,而且恶心、很恶心,粘着这烂男人的口水和唾液。

    骆甜甜苦于自己想吐却怎么都吐不出来,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简直弱爆了,怎么会这样?才正式认识这个烂男人两天,便连续两次都丢尽了自己的脸?被欺负成这样?

    而且现在这么多领导看着,以后她还拿什么脸面在这公司立足?

    骆甜甜头发也被抓乱了,发箍歪着,里面的马尾巴掉出来。确信流进自己喉咙里的那些液体没法再咳出来后,她又踉着站直了身子,喘息怒指凌西澈,说话困难,“你……凌西澈……你……”

    “你可以下班了。”凌西澈目视别处,恍若没事,整了整自己衣衫道。

    骆甜甜还指着他,上气不接下气,“你……凌西澈,你这……”

    “会议继续。”凌西澈根本都懒得再看她,停下纪录片,翻着桌上的资料对众下属道。

    骆甜甜有种想死的冲动,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欺负过,虚声说道:“姓叶的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就让你成为万人的笑柄,成为一个大大的笑话!”

    凌西澈薄唇浅勾,很是无谓,“我等着。”

    他不可能怕她,更不可能把她当做一回事。

    骆甜甜眼中的恨意厉如针芒,忿而甩头……

    冬天冰寒彻骨,骆甜甜下班坐公交车回家,双手兜在羽绒服的口袋中,双目则无神的望着窗外。

    一排树木疏枝交横,不远处的墙角蹲有许多乞丐的身影。其他远远近近的地方都立着灯窗明灿的别墅,它们向暗蓝色的天空静静的微笑。偶然刮来一阵猛厉的风,残留在枝头的一两片枯叶,也跟着发出破碎的哭声。

    不过,因为骆甜甜的胸腔内充斥着愤怒,所以她并不觉得冷。她就不断劝慰自己深呼吸、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淡定。

    然而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忽略这一切?她的手在口袋里攥紧了拳头,立誓某天一定要把这一切双倍奉还给凌西澈,让他尝尝被威胁的滋味、让他尝尝当众被欺负却没法反抗的滋味!

    骆甜甜义愤填膺,想着想着,忽然觉得肚子里嚓得发疼。倏而她的脸色也变为铁青,发乌,很是难受和难忍。

    卧槽,要拉屎了……

    怎么可以这么现实?怎么可以这么神效?泻药药效发作了,怎么会这么快,太快了!

    糟心啊糟心,难受啊难受……

    骆甜甜坐在车上,咬牙弯下身子,双手抱腰使劲掐着自己的肚子,离家还有五六站路,好痛苦啊!

    可恶的凌西澈,真是命中的克星,连续两天碰见他,连续两天倒霉被欺负。

    骆甜甜挣扎着忍受着,都没有什么精力去恨了。好不容易熬到家,她进门了都来不及放下包包,跌跌撞撞的直接便往厕所的方向冲。

    拉完一回舒畅一会。骆甜甜生怕拉肚子这个大噩梦会伴随她很久,梳梳洗洗,早早的睡下,以防多动一下,毕竟她喝了那么大剂量的巴豆粉泡水啊。

    可惜的是事与愿违,喝下了就是喝下了。这个晚上她被折腾的够呛,根本都没有睡,一连起了十几回。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时间很快过去,在她睡熟后不久,天色便亮起了。

    翌日是星期四,骆甜甜面色有些苍白憔悴,少了从前的粉嫩和桃艳。

    因为她还是拉肚子厉害,上班的时候,总是忙着上厕所,许多时间几乎都在厕所里度过。更可怜的是,她吃了这个哑巴亏还说不得,好好的为什么会拉肚子?不就是因为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凌少,可恶的凌少,骆甜甜想起便恨得牙痒痒。好在今天上班挺顺利的,都没有再看到凌西澈,也幸亏昨晚没有任何多嘴之人看到他们的事。

    不过,受这两天事情的影响,骆甜甜的心头反而更加励志,不时还攥紧了拳头。凌西澈欺负她,动不动就威胁她,说要开除她,她偏要好好留在这里工作,这样才有机会报仇!

    凌氏集团总部的大厦,矗立于c市市政府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