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卿本贤妻 > 308 两根葱(KAREY加更三)
    过后这几天三老爷那是意气风发,走路都带风的,那个得意美呀,就差后面有个尾巴可以摇了。他积极的安排俞管家把石子路给铺好,亲自盯着,怕有不圆的又棱角的的会把太太给摔了,又灵机一动的把石子路给铺宽了两倍,就想太太要是走不稳,他刚好可以扶着一起走,太太那白嫩的小手都不记得自己摸过没,这以后可要抓住机会好好摸摸了。

    看着苏氏画的蹴鞠的图,自己也来了兴趣画了几张,常说画画好的人,字大多不错,字不错的人,画画也不差,三老爷几笔就勾画了一个人物踢着球的形象,苏氏在旁赞叹道:“老爷当初就应该学画画或者写字去,那肯定会不差的,我说老二是随了谁,感情是随了老爷”

    三老爷点头称是,说道:“我小时是学过一阵,给我请了个先生,后来我父亲让我二哥也去学,我一气之下就不学了,把先生让给二哥,让给他又怎么样,就不是那块料,学了几年啥都不是,还不如我小时学的那两下子哪”

    苏氏暗道:犟糊头,死犟还不是耽误了自己,又想起有时自己也是个认死理的,以后可要借鉴老爷的歪事来提醒自己了。

    三老爷拿起画好的图说道:“一会太太和我一起去旻雕铺子,大夫不是说让你多活动多晒晒太阳吗?老呆在内宅就出去走走,刚好和我一道,把图给蔡先生看看,定好了就赶紧的大量雕些,马上旻庄就开业了,到时的头一场是表弟和周六,去的人不会少的”

    如今老爷就是想抓住机会和太太来个俩人行,好借此贴近太太。

    苏氏道:“也好,刚好让蔡先生儿子做的小儿睡床和推车做好了,去那办完事就拿了去我娘家一趟,那是送侄媳的”

    三老爷点头,还狗腿的帮着太太拿了出门要穿的襦裙,还挑了个竹叶青的桃花红领的,苏氏本想**草进来服伺的,见老爷这么殷勤的就拿了出来,还奇怪他怎么知道衣衫都放在哪里的,却不知三老爷趁太太不在屋时早就勘察好了,等苏氏收拾完,回头一看,三老爷也穿了个灰青色的长衫,头发仍旧绑在脑后,他还臭美的用了同色的绑带,看的苏氏想笑。

    可是看看他再看看自己,分开看没问题,问题是俩人一起走出去,就是两个葱呀,难道要唱两根大葱,两根大葱跑的快?

    转眼又想管它是大葱还是香葱,何必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就随着老爷一起往外走,还说道:“就不用带旻山了,出去办事又不是出去玩,老爷说哪?”

    三老爷掀开帘子让太太先出去,嘴里附和道:“都随太太,我也觉得也是别带了,要是出去游玩吃饭什么的,再带上,也好让儿子也看看风景,今儿这是办事,带着他不方便不说,儿子也不耐烦老呆在一个地方,去了也不好和蔡先生谈事”

    苏氏看了他一眼,心里道:哟,还知道呀,不像之前会说我带着他办事又不妨碍,还可以让儿子看看风景,咋变了风格了。

    秋枝在外殷勤的福身恭送老爷太太出去,三老爷还好奇的看看,问道:“那门神最近怎么都不守着门了?”

    苏氏想笑又忍住道:“那几天是她刚上任,哪能时时刻刻守在门口的,真当她是看门的?”

    春草掩住嘴乐,秋枝听到没走远的老爷的问话,气的翻白眼,又看到春草偷笑,白了她一眼扭着走了。

    两根葱上了马车,一路往旻雕铺子驶去。

    蔡先生正跟一个客户介绍一个雕品,那客是闻名而来,指定想要个佛像送家中老人,就是看了晋王爷的佛雕后过来的,蔡先生很是高兴,就拿了个别的佛像在解说,看客户定哪个类型的,要一模一样的很难,因为瘿木难寻。

    见有人进来,那人忙丢下蔡先生迎了上去,笑道:“三老爷,是您老来了,今儿我可是慕名而来,就瞅中贵店的雕品,那可是绝品呀”

    三老爷奇怪的望了望他,客气道:“承蒙关照,多谢多谢”

    心里却想:这是谁呀,看着比我还大,怎么就称呼我三老爷的?我很老吗?三老爷还回头看看太太,太太也很年轻呀,我和太太一般大,怎么会显得老了?

    苏氏哪知他心里官司,见有客就去了屏风那坐下,也听到那客紧着和三老爷说话的,三老爷客气两句,就也来到屏风里和太太坐一起,王万福见是老爷太太来了,也不用伙计水至,亲自端了茶壶茶盅过来,请了安后,先给太太倒茶然后才是老爷,三老爷也不以为意,苏氏心道都是有眼力价的,见过三老爷给自己先倒过茶,个个都记住了,就是表弟也是先给苏氏后给表哥的。

    那客遗憾的又回到蔡先生那,就订了想要的后付了定金后走了。蔡先生也走过来,三老爷招呼着坐下,就拿出了自己画的几个稿图,太太的他就没拿,哪有妇人的画给外人看的。

    这次就不用苏氏来开口说了,三老爷拿着图对着蔡先生一顿解说,蔡先生看着图纸频频点头,主要是三老爷说的太激动,不频频好像对不住他的热情和激动。苏氏在旁边微笑着喝着茶,三老爷说完了还扭头看看太太,苏氏就悄悄给他竖了下大拇指,蔡先生眼神瞄见,忙低头装看图纸,不去看三老爷眉毛都笑的脸,太伤眼睛了,面对这两根葱的眉眼交流。

    刚三老爷和苏氏一进门,蔡先生抬头一看,就觉得像俩葱进来了,还一个细葱一个短胖葱,真鲜嫩呀,切吧切吧就可以下锅了,这会再看这俩葱眉眼互抛,还做小动作,都让蔡先生快笑出声来,怎么就这俩父母就生出了自己那个不爱说话木讷的徒弟来?不是长得和父亲一个样,真是怀疑报错谁家孩子了。

    蔡先生伸手端茶,还看见三老爷脑后的那根发带,忙起身去外间,装着要换杯茶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要笑出声,赶紧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