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卿本贤妻 > 688 冷暖自知
    苏氏回屋心咚咚跳,头一回做坏事,还把个皇子给摔趴下了,他也太不禁摔了,还流鼻血,真是娇弱。

    三老爷就不提那奇怪的八皇子,给太太说了下,带儿子去玩了。

    宋早晚兄弟还没送过来,年后苏氏说府里要忙,等七娘子接回来后再说。三老爷就给宋鹏飞说了,等要接的时候再去捎话。

    旻山少了玩伴,就每天的粘着父亲陪他玩,不到三岁,正是活蹦乱跳的调皮,没个停下的时候。

    回屋后的苏氏就来回琢磨八皇子,难道之前以为他是断袖看错了?是奔着七娘子来了?可是小七去了庵里三年,是见不到外男的,三年前也没听说和那八皇子有什么交集呀?又没带她进去过宫里。想不通,就不知他怎么提起了七娘子,难道真的是纳了七娘子当掩护,好来谢府三房唱背靠背?

    宣平候府苏氏琢磨八皇子的为何总来谢府献殷勤,晋王却让世子去谢府提亲,求娶三房庶女为次妃。

    世子听了后,摇头说道:“父王,儿子觉得不妥,谢府三房的事儿子也打听清楚了,没个嫡女,这个庶出的是长在嫡母跟前的,和嫡女也差不多,要是以前纳了也就纳了,可如今却不一样,谢三自己不成器,可是有个儿子好呀,那庶女是他家小儿子亲姐,这就不好纳了,说是次妃,还不就是个妾?这反而是打谢府脸了,如果只是想和谢府交好,那就没必要纳人家庶女为妾,就让二哥和宋八胡混去吧,我看二哥和那宋八交好后,反而不那么惹事了,虽说多花了点银子,可也花在正点上,没像以前那样,不是被人哄着乱花了,就是乱送人了,前阵子儿子媳妇去宫里,还听到皇后娘娘称赞那谢三的庶女哪,父王,咱就不要凑上去给人说咱王府不地道,拿个孝女来当妾,这话说出来也不好听。”

    晋王爷很少外出,也不知道外面说啥,听了儿子的话,也频频点头,阴郁的脸柔和了,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你能这么想也好,也罢,就让你二哥和谢家交好,他的事,你也别多管,你大哥我让他出去过了,下个月,我要去盘云寺念经去,你好好守着王府,记得千万听皇上的,别犯了逆鳞,把儿孙教导好,照顾你两个哥哥,我就没啥放心不下的。”

    世子一听父亲要去盘云寺,以为父王要出家,吓得扑通跪下,流泪道:“父王,是儿子哪里做的不好?父王为何要舍了儿子去寺里?”

    晋王爷淡淡说道:“你放心,父王不是去出家,就是想找个地念念经,听说八痴法师出关后一直在寺里,父王就想和法师谈谈经,听听法师教诲,赎赎这一身罪孽,给儿孙积福。”

    世子听不是出家放了心,不然外人该咋说他这个当世子的,连父亲都容不下?

    但世子仍旧跪着苦劝,晋王爷一挥手,世子看着父王的冷脸,不敢再多说,起身告退。

    出去看见哥哥周六,晃荡着进来,看见世子脸上的泪水,还惊讶,问道:“被爹骂了?”

    气的世子心里骂:你才被爹骂了,张口就咒我?真是个傻子。

    世子道:“父王在里面,你进去吧。”匆匆走了。

    周六还回头看看,撇撇嘴,进了屋,看见晋王爷低头沉思,他小心翼翼的上前,左右瞅瞅,看见父王没睡,才张口道:“爹!”

    晋王爷自他进来就听到,只是不想抬眼,以为他看了自己如此会退出,等他出了声,才抬眼问道:“啥事?”

    周六笑呵呵道:“爹,我就是想问问,我儿子今年都要十五了,这亲事爹给定个。”

    晋王爷看着这个傻里傻气的儿子,心里不由一酸,小时候多聪明的一个儿子呀,长得又好,只可惜烧坏了脑子,虽说不是啥事不知的傻子,但和正常人一比,就是个傻子。

    所以晋王爷给他娶了个书香门第家出来的嫡女,就是想将来生了儿子好让亲娘自小教导,又怕儿子脑子不清楚,万一有那心怀不轨的小妾给糊弄了,就让他发誓不纳妾,还好,儿子脑子不开窍,但听话,晋王爷不让他纳妾,他就听了,从来没想过纳什么妾,也有在外遇到别人设计他的,还有什么仙人跳,他一概不认,宁坑嚷嚷满京城人都知他被人糊弄了,也不会纳个女子进府,所以,他内宅反而清静,就是人在外面胡闹了些,但也无伤大雅,不是大事朝廷事,晋王爷和世子也不过多管他。

    晋王爷是愧疚,世子是巴不得他胡闹,才显得世子对庶兄照顾有加。

    晋王爷也想过这个傻儿子的嫡子的婚配,但自己年龄大了,外面世道也不了解,干脆交给他岳家去,交给世子,也怕这个随了自己的世子儿子,用侄子的婚姻图谋什么,只有周六的岳家,才能能真心为外孙思量。

    周六听了父王的交代,点头应了,高兴的回内宅找媳妇汇报去了。

    周洪氏嫁给周六是不情不愿,但家里无法抗旨,周六的媳妇是晋王爷求了皇后娘娘给指定的洪家,洪家是不愿也不得不把嫡女嫁进来。

    谁知这周六在外名声烂臭,可在府里从不耍横,对媳妇也心疼,内宅也没乱七八糟的什么爬床献媚的下人,周洪氏可以说是过的很舒心,慢慢的也接受了,夫妻俩在内宅倒也恩爱。周洪氏是头一胎生了个县主,也没见周六不喜,也没说纳妾,她更放了心,生了嫡子后再无生育,周六也不在乎,对一子一女跟宝贝似得,哪个都心疼,华禹县主最和父亲亲近,儿女也没嫌弃过父亲。周洪氏还有啥不满意的?

    娘家那些姐妹,虽说相公都是举人进士,都在朝廷任职,可内宅伺候婆婆,还要抚养庶子女,哪个没有牢骚满腹?周洪氏以后就不再在意那几个堂姐妹的嘲笑,自家亲姐妹心疼自己嫁了个那么样的,处处维护她,周洪氏后来也安心在王府过自己到日子,冷暖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