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卿本贤妻 > 749 复栖园
    苏氏听了这话,一本正经的对三老爷说道:“老爷,外人这么说我,老爷不怕吗?”

    三老爷来回打量太太几眼,眼里看不出什么,苏氏紧张,要是这犟糊头琢磨这事,那得编个啥借口混过去呀。

    苏氏盯着看,三老爷打量完了扑哧一声笑出声,“管外人说什么,反正我看锦娘也是有福,没福能把旻山生下来?那时是阎王弄错了,不然咋又让你回来了?”

    苏氏松口气,她可不想在这方面费脑子编什么借口,幸亏外人怎么说也没把她往野鬼附身上去想,不然这时候烧了她,可就太亏了,还没活够哪。

    “锦娘,你说那宅子咱们买不买?我反正当初是一眼看中,可惜没买着,如今不是有了那传闻,可要比那会的价格还要高,周六说世子说了,要是没那么多银子就先付五成,剩下的何时有何时给,周六说晋王爷花了大笔银子把那又重新修了下,要是咱们买了可是得个大便宜。”

    “老爷不怕那传闻?”苏氏多少还是有点忌讳,她知道自己除了是个穿,没啥特异功能呀。

    “想想是有点膈应,不过表弟说,到时找道士好好做做法事,还说让表嫂给小鬼说说,去别处闲逛去吧。”

    看三老爷轻松的就说了这话,苏氏语塞,当她是聂小倩呀,她脱口而说:“我有那本事我就去当神婆好了。”

    三老爷疑惑的问道:“锦娘不是说经常神游的?我还以为你看得见。”

    苏氏咬牙切齿,长呼几口气,严肃说道:“我那是思考,想问题,这话你可别在外说去,不然我成啥了?哪天人家上门来让看个啥,给下面的谁捎个话,你让我咋办?”

    三老爷瞪大牛眼,半天说道:“我答应公主二表嫂了,说你给那小儿说说好好投胎去吧。”

    苏氏暴跳,回里屋拿个枕头捂住三老爷头,一顿捶,边捶边吼:“你咋不回来问问我就答应?你让我说,我说啥?我给谁去说?你答应的你去说!”

    三老爷伸手抢过枕头,反身把太太搂住,不让她跳脚,还哈哈乐,“好好,到时我去,我去说。”

    “你说个鬼!”

    发完火,苏氏发愁,又气的踢了三老爷两脚,严肃给他说,自己啥也看不见,没有那神功,以后千万别应承外人什么事,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有人瞎议论,让三老爷听到了必须帮她澄清。

    交代完,苏氏还来了句:“我的名声呀,全叫你给毁了,要是再有个啥急眼了我就开个名号:捉鬼苏老大。”

    这回三老爷没笑,还点头说道:“我可没乱说,有回咱娘还偷着问我,想让你给外祖母捎个话,我把娘说了,当我媳妇是什么?”

    苏氏惊讶,多咱的事?没听老爷回来说,三老爷解释道:“我那是不想让娘又在这方面瞎琢磨事,没告诉是怕你多想,反正我嘱咐娘了,不能在你跟前乱说,不然我可要急眼。”

    难怪太夫人从没在她跟前提那话,是怕了这儿子发浑。

    管它哪,反正不把我烧成灰就行,苏氏忙把话题拐到复栖园上,问老爷打算真要买吗。

    三老爷点点头道:“这个价格太划算了,不买以后可碰不上了,锦娘要不在乎传闻,就买了,反正到咱这绝对啥事没有。我是给周六说回来好好想下,我觉得要买就一下付清,总不能买个宅子还差人家银子的。”

    苏氏也挺中意那园子,那天去了也惋惜半天的,既然老爷不在乎买就买了,就算目前搬不了,当个别院也可以,到时带着太夫人去那住一两个月,也挺好。

    看太太也点头了,三老爷就说:“银子够不够?不够我就去堂舅那借。”

    银子是不够,有点现银还要留着周转,还的把大嫂给了那笔银子给了,不然总会有事,啥时都给不了,反正都知三房没钱,借就借,又不是不还。

    三老爷就去找堂舅老公爷去了,等老爷走了,苏氏才觉得没给侯爷和大嫂说,算了,说了估计也会阻止,等买了后谁也没招了。

    老公爷自江南回来后一直没缓过来,也不让人打搅,自己和美姨娘在园子里歇着,这一路,看着美姨娘兴奋、不安、失望、惆怅,老公爷也没多问,以为她没找到自己家,心里还暗喜,更加不会多嘴问了。

    回来的路上美姨娘就平静了,离京城越近,美姨娘眼睛越亮,老公爷内心欣慰,没白心疼她,能把京里当成自己家。

    等回府歇过来,老公爷就说将来把江南那园子留给美姨娘,她将来就到江南生活去吧,美姨娘笑下,并没应承,也没反对,国公爷拉着她的手让她放心,她的后半辈子会安排好了,才能闭眼。

    美姨娘双眼湿润,一滴泪落在老公爷手背,啥话也没说。

    宫里来人说皇上召见老公爷,美姨娘起身伺候老公爷换了衣服,送到园子门口,看一太监伸手扶着老公爷走后,美姨娘慢慢走回。

    进了大殿,老公爷要跪下,被皇上阻拦,只好行了礼。

    老门头给老公爷端了椅子过来,扶着坐下后,退出把门关好守在门口。

    皇上拿起一纸张,说道:“这是晋王写的,老公爷看下吧。”

    老公爷起身上前,双手接过,见上面写着:削发辞家净六尘,自家赎了自家身。

    老公爷愕然,他最近一直呆在园子里,让儿子们别来打搅他,所以外面的事他还不知。但晋王出家倒是他一条最好的路子。

    皇上看老公爷脸上神色,手指点点桌子,说道:“我那大哥还给了我一密折,说这晋王王位三代而止,呵呵,他倒是解脱了,却让我儿孙为难?到时怎么给外面交代夺了亲王爵位?不是怕朝里乱了,怎么会容他去哪念经就去哪?”

    老公爷也不敢坐下,微低头听着。

    “国公爷,先太皇太妃临走之前也给我说了几句话,只不过当时就剩一个兄长,那个时期,没法再乱了,不然牵扯的人太多,亏得晋王改念佛去了,给他儿孙留了条活路,算了,既然都这样了,什么三代不三代的,只要他这一支不惹事,也就费点银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