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卿本贤妻 > 865 乐从和,和从平
    苏氏一听这话激动了,当初修建旻庄时她就遗憾没个温泉,不然自己泡泡享受下多好。

    “那可是个好庄子,周六怎么舍得给老爷了?”

    “不知道,周六说忙过这几天来找我,我纳闷,那个庄子,可是没什么人知道,老晋王的产业,那得是先帝早先给他的,这皇家的东西可不好沾边。”

    苏氏一听这话丧气,是呀,好东西是想要,就怕烫手。

    “先不管,听了周六说啥再说,不行我给银子买了还不行?给我儿子养身子用的。”

    苏氏刚想说哪有银子,话到嘴边咽下了,成不成的,别提那话了,免得老爷又说找堂舅借去,三房混的成啥了,三天两头借银子。

    “大哥今天给我说,过了端午给保文几个记族谱,锦娘给他们交代好,我到时要把生辰都写给大哥。”

    说到这,苏氏想起从和的名字来,准备开始忽悠。

    “老爷,能不能把儿子名字就改成谢从和?老爷不是说要多叫叫才好吗,家锭,太沉了,儿子那个脾气,就该对应从和,平和、温和,才对吗,老爷不是说什么乐从和,和从平,那肯定就是和平、从容,我是盼望儿子就像老爷说的那个什么乐从和,一生平安、顺和,咱闭眼都能放心。就是儿子都说他叫谢从和,不叫谢家锭,不如趁着这次机会给儿子改了,”

    三老爷听了太太的胡扯,笑道:“我没啥,大哥肯定不同意,哪有名字改来改去的?”

    苏氏继续:“老爷就说法师给起的名还不好吗?再说,从和那个脾气,要是大了不愿意这个名,跑去找大哥,大哥能收拾住他不?别从和自己去祠堂乱改,那才叫人头疼哪。”

    三老爷听太太那么一说,头皮发麻,儿子真要那样,可就要跪祠堂了,那可就更麻烦了。

    “要不儿子回来问问,他选好了,将来不能反悔。”

    “行,问了儿子再说,儿子说要改我就找大哥,大哥要是不同意,让大哥给儿子说。”

    哈!那侯爷准的同意。

    等从和放学回来,还拿出今天写的字给父亲看。

    苏氏看到从和拿出的一个书册,上面就有谢从和三个字。

    苏氏拿起问道:“从和,这谁写的?”

    “黑脸师叔写的,给我和子旦哥哥子昼哥哥都写了。”

    黑脸师叔就是那个总是脸沉着的和尚,也怪,从和反而怕他。

    “儿子,那你咋没给师叔说你叫谢家锭的?”

    “我不叫谢家锭,我叫谢从和。子旦哥哥笑话我是光腚小儿,再说我就揍他!”

    说完还握紧拳头做个要打人的姿势。

    三老爷脸色马上不好了,“那就叫谢从和。”

    说完拿起那本书册往外走,撂了句:我去找大哥,就出去了。

    侯爷正和夫人笑眯眯说话哪,外面下人报说三老爷在书房。

    侯爷就和夫人说了声,去了书房。

    一进去,就见三弟递了个书册,侯爷还想,就几个儿郎的生辰还弄个书册,小题大做。

    接过来一看,是小儿启蒙书籍,侯爷纳闷,看向三弟。

    三老爷指着封面说道:“大哥看这,谢从和,法师给起的名。”

    侯爷笑道:“今天听你大嫂说了,要多叫叫好,让我说从和那个什么旻山好,还弄了什么旻福旻雕的,好像都是十一侄子的铺子。”

    “我让大哥看谢从和,怎么跑到旻雕那去了。”

    侯爷一噎,好久没听三弟这么说话了。

    “谢从和咋了?”

    “不是过了端午开祠堂给孙辈上族谱吗?顺便把谢家锭改成谢从和。”

    “胡闹!哪有上了族谱再乱改的?”侯爷瞪眼,“从和就当是字,将来不用再取字了。”

    三老爷也瞪眼:“我儿子说了,谁要叫他谢家锭他就揍谁,这是他小不懂事说的话,万一大了,他自己去祠堂改,大哥可别罚他。”

    “你……”

    “就这事,明天我再给大哥几个孙辈的名字和生辰,我先回去了。”

    临走还给侯爷拱拱手,侯爷是气的捂脑门,才给夫人说三弟如今跟变了个人似的,也不梗脖子了,今儿突然的就现原形了,也不提前说下,一下子的接受不来。

    回去后的三老爷就笑眯眯了,准备开始和儿子的每日伴读,一起练字。

    没等到端午,周六就跑来了,三老爷去了书房,那周六递了个房契,三老爷接过来一看,是那个庄子的。

    “这是干嘛?着啥急,我还想,你说个价,算我买的,给我儿子养身子的,谁也管不着。”

    周六坐下后说道:“三哥跟我想一块去了,我就给三皇子说,早就答应了送谢三哥,他给小侄子养身子用的。”

    三老爷听个稀里糊涂,咋又扯到三皇子那去了?

    “前不久三皇子找我,想买我那个庄子,我爹早就给我说过,哪个皇子都别打交道,我傻,分不清好赖人,可我知道我爹给我说的都是为我好,谁都会害我,可我爹不会,所以我听我爹的。”

    三老爷真想让他说正事,他再扯就得扯他老丈人那去了吧。

    “就是我岳父也交代我皇子们的是少掺和,好事都别往前凑,那三皇子说给他那爱妾生的儿子养身子用,我听他那么说,就想到三哥,刚好我正想怎么感谢三哥哪,就给三皇子说那庄子送你了,也是给你儿子养身子用的,我当天就去盘云山见了我爹,我爹夸我做的好,那就是我把庄子给你给对了呗,所以三哥别客气,我这两个铺子是三哥宁愿自己不做,都把主意让给了我,我就送小侄子一个庄子,多去泡泡,没准小侄子身子就好了。”

    哎呦!才去了几天酒楼呀,这就这么啰嗦了,还以为老大附体了哪。

    三老爷当然理解周六不想给三皇子的原因,这样他接手就没啥觉得抱歉的了。

    “那你也得核算下,当我买了。”

    “三哥还和我客气,说送你就是送,不然我也没法拒绝三皇子呀,鬼知道他哪里得知那庄子在我手里。今儿咱去把手续办了,免得夜长梦多,再出来个啥屁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