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天幕战神 > 第二章 虎牙特战旅
    实际上,医院的效率比吴睿想象中要快了不少。

    在第二天的下午,吴睿就被告知可以出院。

    而吴睿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他原来已经住院近二十天了。

    吴睿的出院的事情,虎牙一号自然也接到了通知,可由于虎牙一号正在海外执行任务,所以来接吴睿的,并不是吴睿所在的虎牙一号战队。

    就在吴睿整理东西准备出院的时候,一个身穿华国军队常服的中年出现在了吴睿所在的普通病房门口,“同志你好,我是常宇,是负责来接你出院的。”

    吴睿楞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将整理好的东西提起,来到这个名叫常宇的中年人身前,“走吧,我们现在去哪?”

    常宇朝着吴睿微微一笑,随即递上一份文件说道:“这是上级指令,现在先接你回星城军区。”

    “嗯。”吴睿点头,然后跟在常宇身后一起出了医院。

    由于是战斗受伤,所以吴睿在医院的一切费用都由军队出资,吴睿这边走的时候就签了个字,其他的都不关吴睿的事情。

    上了医院门口的勇士越野,吴睿坐在座位上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其实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吴睿就已经站在窗户旁边看了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这里与十年之后的星城差异巨大,无论是科技还是人流都是如此。

    十年之后的地联,人口基数虽然没有下降,但绝大多数人都被征用前往参加星际战争,所以各大城市里的常住人口远远没有现在吴睿所看到的多。

    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吴睿眼中露出了些许茫然,不过这种茫然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吴睿的脸上就浮现出精神奕奕的样子。

    常宇在一旁看出了吴睿的异常,不过常宇这人并不多话,所以在上车之后就没再和吴睿过多言语。

    常宇是上尉身份,而吴睿现在不过是士官身份,两人级别相差颇大,而且在此之前两人并不认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聊下去的话题。

    一路无话,车子开了足足一个小时,当看到军区岗哨敬礼放行通过的时候,吴睿心中也有了一丝期待。

    “在这个时代,我一定要做点什么!”

    吴睿心中无比的坚定。

    被常宇带到了军区某会议室,在会议室里有一名少校和一名上尉,吴睿在进门见到两人的第一时间,就朝着两人敬了一个军礼。

    “报告!虎牙一号突击手吴睿前来报道!”

    这声报告几乎是刻在吴睿脑海中的下意识,以至于他做出这一切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在吴睿敬礼之后,两名军官也在第一时间回礼,礼毕之后,少校示意吴睿坐下,微笑着说道:“你康复的消息我们已经通知给了虎牙特战旅,他们会在今天下午安排人过来接你回去,在此之前,你就先在休息室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常连长说。”

    “谢谢首长!”吴睿再次敬礼,表达了谢意。

    而这个时候少校却是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是为了国家负伤,且这次行动中成功解救了我国的外出公民,所以这次上级特别给你们虎牙一号颁发了团体二等功章和个人三等功,你在我们这里不需要太过拘谨,因为我们星城军区向来都敬重你们这些为国效力的英雄。”

    “英雄不敢当……”吴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为少校口中所说的那个英雄并不是他,而且已经死了……

    “好了,我在这里你也拘谨,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和常连长说吧。”

    说完,少校和另外一个上尉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待到两人离开之后,常宇这才微笑着说道:“走吧,我带你去休息室休息,那边有电话,你可以跟家里联系。”

    “家??”

    吴睿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不过瞬间就被他掩盖下去。

    跟着常宇来到了休息室,简单交代之后常宇就离开了。

    常宇毕竟是一连之长,他的事情也不少,不可能整天陪着吴睿,而且他在这里吴睿也放不开,所以在常宇说要离开的时候吴睿笑的非常真诚。

    待到吴睿关上房门之后,他才长出口气,这个时候的他才算是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看着房间里仅剩自己一人,吴睿坐到了休息室里的床上,怔怔出神。

    “家人……”

    “我还有家人……”

    前世,吴睿是个孤儿,别说家人了,就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上一世吴睿在灾难降临之后他就从军抗战,野路子出身的他也在军队里混了小十年,虽然在那里与在这里并不相同,但吴睿怎么说也是在军队里混过的不是。

    而在军队期间,吴睿一直都在抵御外星虫族的入侵,压根没机会去谈个恋爱,以至于对于上一世的吴睿而言,他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家。

    而这一世,吴睿有家,父母都健在,虽然还是一名优秀的单身狗,但他至少还有自己的亲人不是。

    “他们能算是我的亲人吗?”

    吴睿问着自己。

    可这个念头并没有持续多久,由于全盘接收了之前那个吴睿的记忆,家人和亲情也都被吴睿接收了过来。

    “或许会有一些隔阂,可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之前的那个家伙,我都应该维持这段亲情,这也算是对那位老兄最后的交代吧……”

    吴睿拿起房间里的座机,想了一下电话号码,随后就拨打了过去,电话没过多久就接通了,电话另一头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你好,请问你是?”一个中年女声问道。

    “我是吴睿。”迟疑几秒之后,吴睿还是做出了回应。

    “睿睿!你怎么能打电话了?你不是在国外执行任务吗?”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有些惊喜,也有些激动。

    被妈妈这么一问,吴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就僵在了那里。

    “睿睿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是出什么事情了吗?”妈妈的声音里透着关心和紧张。

    “没事,就是想你了,跟你打个电话,我这边刚执行完任务回国,可以给家里打个电话,下午就要回部队了,今年我一定争取名额,尽可能回家过年!”吴睿把脑海里本来那个记忆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哥们,我只能做到这些了。”吴睿对已经故去的那个吴睿默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