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边沿 > 第138章:绝代风华,陈太光
    “咱俩同姓,我便不客气叫你一声江老弟了,来,喝两杯。”江玄志面露喜色,笑眯眯的看着江星,手中撅着茶壶。

    江星皮笑容不笑,来到江玄志身旁沙发上坐了下来。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江山代有人才出,我们年级老咯,不如你们这一代。”

    江玄志此时就像一位和煦的老人一样,品着茶,退出了江湖舞台,成为幕后人物,指点江山。

    江星则回应道:“这世界从来不缺天才。”

    “说的也不无道理,可你们这一代终究受上天眷顾,命界大轮回,命途将启,无数人可从命途中逆天改命,成为万人之上。

    我们啊,争不动了。”将茶水一饮而尽,江玄志像是七旬老人一样,目光呆滞,似乎在抱怨生不逢时。

    “命界大轮回?”江星不解,自他命数觉醒以后,他便一直在强大的道路上漫步逐行,命途他尚还听闻仇垲说起过,只是这命界大轮回又是何意?

    江玄志摇摇头,又再次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江老弟,我看你骨龄不大,你修炼至今,恐怕也就五六年吧?”

    江星赫然顿住,却不料江玄志又再次说道:“五六年,又是一个命数晚觉的人,和他一样,绝代风华,小小年纪成就不凡,老夫花了将近三十年的光阴,才堪堪凝脉突破,没想到你们这些天骄之子,却只花了我们用时不到一半的时间,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们这些天赋异禀的人。”

    命数晚觉,绝代风华!且从江玄志话中,他应该已经凝脉成功了。

    命数晚觉的人不少,但却也不多,江星不由的想起了那个人,于是便试探性问道:“不知江前辈口中所说那命数晚觉的人,叫什么名字?”

    江玄志反倒是愣住,没想到江星还对这些有一丝兴趣,于是他便亦如沉浸在历史的轮回之中,说道:“一位来自八府星系的超级天骄。”

    说到这,江星胸口起伏跌宕,明显有些呼吸急促,不过他瞬间压制下去,静静聆听。

    “他…叫陈太光!”

    轰——

    大脑之中,仿佛有什么彻底引爆似的,修炼五六载,在八府星系也呆了足够长的时间,然而关于这个人的消息,仿佛就如同一个禁忌一般,任何人不论提起他,只能自惭形秽,借助着八府排位战为跳板,一跃成龙,自此之后,他仿佛人间蒸发。

    无人再知晓他的消息。

    江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他,也怕别人联想到他会是他的儿子,毕竟在天陨星,只要简单排查,就知道他父亲姓陈,名太光,命数觉醒之后,抛妻弃子。

    那是江星心中的一根刺。

    从幼年时便埋下的一颗种子。

    没想到离开八府星系之后,竟然无意间得知了他的消息。

    “从赤星,一直到炫星,火星,雷星,太白星,整个太白星系,几乎都是关于他的传说,他如今,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肯定是不在太白星系了。”轻声低叹,他与那人生在同一时代,却没想到两人之间差距却是如何庞大。

    “若他愿意,或许如今太白星系已经更名为太光星系了,甚至很多人都在猜测,他或许会超越那千年前的绝世天骄,李白!”

    江星面不改色,实则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原来…这个星系他曾来过,且,处处都留下了他的影子,自己现在是在追随他的道路吗?

    江星不知不觉中将陈太光与自己相比较,陈太光的崛起就好像是命中注定,是一轮冉冉升起的新星,天陨星,八府排位战,再到太白星系,他的事迹在八府星系沦为禁忌,如今在太白星系,他声望比肩千年前天骄李白。

    这么相比下来,江星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太特别的地方,要真的说天赋,九星命数真的就是巅峰命数了吗?那么李思宇又是什么样的命数?那么…陈太光命数又是如何?

    命数这东西,江星渐渐开始不再相信,命数代表着天赋呢,还是代表着这个人一生的坎坷历程,若命数真代表着天赋,他又为何会在九阶境界困那么久?

    说起来…这世界还真是搞笑。

    但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了变强,为了活着而努力。

    江星没有再继续追问,关于陈太光的事迹,他不想再听下去,不论陈太光今夕是何成就,就目前而已,距离他太过遥远,他只能把那个男人当做是自己的目标,他知道,他的头顶,时时刻刻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

    变强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的母亲。

    “江前辈,我想了解一番关于风云宴会的事。”江星暗中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自己的状态。

    江玄志点着头,来到窗边,观赏着韶华东区的夜景,背对着江星说道:“风云宴会即是挑选统领候选人,也是挑选区长候选人。六个区长,十六统领,属韶华区和南海区统领最多,两地加起来一共八个统领,其余四区,都只有两位统领。”

    “但那四区的实力,强的可怕,每一个统领,都是命脉以上,而韶华与南海,其实更像是一个历练的场所,两区邻近,执法队之间怒剑拔张,各自激励着彼此精进,譬如我,如今凝脉成功,便可在风云宴会上挑战那另外四区其中一个统领,若胜,我便能取代他的位置。”

    “宴会,命脉与命脉对战,星眼则与星眼对战,而韶华和南海不论是统领还是统领护卫,几乎都是星眼境界,因此韶华和南海对战时,都是统领和护卫一同应战,对战期间,由六位区长开注,赌注为一千星源石起注,若有人押你败,你若胜,可从押胜一方抽取五成星源石,押败一方星源石,则全部都是你的。”

    江玄志解说非常到位,也很简单,江星自然听懂了,同时心中滴着血,这可真是一笔狠买卖啊。

    “至于赌注,自然会因为个体实力以及整体实力而导致赔率有所变化,比如,你若是以一己之力战南海统领以及两位护卫,赔率则乘以三,若对方有命脉,赔率则乘以九,若对方三个命脉,赔率则乘以二十七。”

    江星嗤之以鼻,这种赔率放出来,等于没有,这世上,谁能够以星眼境界同时对抗三个命脉?

    然而还不等江星开口讥讽,便听见江玄志叹息道:“若不是陈太光,或许如今还没有这个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