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国法,队有队规。”

    “沈奇,你以为燕大田径队想来就来,想走便走?”武老师掷地有声的说到。

    “不好意思武老师,我为我昨天的无礼行为道歉。”沈奇也意识到,昨天不打招呼就跑掉,是不对的。

    坦诚相待是人与人交往最基础的素养,沈奇直说了:“武老师,我一跑步就会产生数学灵感,然而灵感这种玩意稍纵即逝,所以我需要在第一时间记录灵感,好脑子不如烂笔头嘛。”

    “虽然我是体育老师,但我的数学并不差,我很尊重数学家。”燕大学生以学业为重,武老师可以理解。

    武老师也知道,这支田径队的大多数队员在体育和本专业之间,最终会坚定不移的选择本专业,并不想成为职业运动员。有些学生以田径为业余爱好,玩票能玩出职业水准,那是他们的本事。

    有本事的学生不可逼迫他们,需顺其自然。武老师跟沈奇约法三章,第一,找灵感没问题,但跑路之前要打招呼。第二,来了就好好训练。第三,不要求沈奇你天天来,至少一周来三天,一天的累计训练时间不少于3小时。

    “能做到吗?”武老师问到。

    “理解万岁。”

    武老师仁至义尽,沈奇没理由不选择尊重,他今天不跑路了,留在队里训练长跑,一练就练到晚上八点。

    体育经验值+1

    +2

    通过武老师的专业辅导,沈奇体会到看似简单的长跑,也是有技巧的。

    途中跑时,脚着地缓冲需要尽量减小阻力,降低水平速度的损失。

    因此脚着地时,大腿要积极下压,迅速屈踝、屈膝、屈髋进行缓冲。

    脚尖应时刻正对跑进的方向,避免内偏和外偏,这在长跑中非常关键。

    武老师算了组数据告诉沈奇,如果脚着地时外偏20度,脚长28厘米的运动员,则每一步要比不偏者损失1.68厘米。若运动员的平均步长为1.8米,则1万米要多跑93米,接近四分之一圈,很恐怖的。

    沈奇秒懂,也悟出两个道理,第一,不管是外八字还是内八字的人,都不适合从事长跑运动。

    第二,谁再说体育老师数学不好,我沈奇跟他急。

    数据化的田径,定量化的跑步,这很合沈奇的胃口,今天的数学灵感并未记录下来,但沈奇找到了一种有趣的玩法。

    晚上回到寝室,沈奇收到一封新邮件,《数学导报》编辑许维妮发来的。

    “许编辑约我去《数学导报》编辑部洽谈我的论文,也好,我正想跟编辑谈谈呢,一篇论文卡了我三次,到底什么情况?事不过三,我需要一个合理解释。”

    次日上午,沈奇如约来到数院大楼,《数学导报》编辑部。

    在一间会议室里,沈奇见到了编辑许维妮。

    “喝咖啡还是茶?我们编辑部的咖啡很棒。”许维妮问到。

    “一杯白开水就好了,谢谢。”沈奇说到。

    会议室中有饮水机,许维妮拿一次性纸杯接了杯白开水递给沈奇:“你的基本信息我已了解,燕大数学系大一在读学生。”

    “对的,许编辑,咱们直入主题吧。”沈奇知道,能在这栋数院大楼里上班的人,基本上都有燕大数院毕业的背景。许编辑估计也是数院毕业的,按辈分我该喊她一声师姐?但许编辑的语气神态较为官方,也没管我叫师弟,所以咱就公事公办吧。

    许维妮打开文件夹,拿出一堆文件摆在桌面上:“这是沈奇你的论文,《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以及审稿人和作者方各自三版的反馈意见。”

    沈奇一看这堆文件,头都大了:“许编辑,这审稿人到底是谁啊?”

    “喂喂,你这是引诱我违规。”许维妮笑而不答。

    “中国人?”沈奇问到。

    “当然。”

    “南方人还是北方人?”沈奇又问。

    “不清楚。”

    “男人还是女人?”

    “无可奉告。”

    “那我总有权知道,审稿人来自哪所大学或研究机构吧?许编辑你要找一位小学数学老师来审我的稿,我肯定无法接受啊。”

    “喂,沈奇,当初你投稿的时候,我让你推荐几位行业专家,我们尽量从你推荐的专家名单中,请一位或若干位作为你的审稿人,这是作者的权利,但你并没有使用这个权利。所以我刊就自行安排专家作为你论文的审稿人,现在你问我专家是谁,我真的无法回答你,请见谅。”许维妮说话滴水不漏。

    理儿是这个理儿,沈奇不纠结审稿人身份问题了,他说:“许编辑,你就直说吧,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建议你根据审稿人的评审意见,修改你的论文稿。”许维妮说到,“沈奇你也不想一篇论文拖很久才发表吧,是不是?”

    沈奇将一份文件递到许维妮面前,这是他的反馈意见稿:“许编辑你看,我写的很清楚,特定情况下,此问题可转化为等价的半光滑方程系统的无约束最小化问题。”

    许维妮:“嗯哼?”

    “所以你认为我错了吗?”沈奇问到。

    “来,喝水。”许维妮拿起沈奇的纸杯,给他续白开水。

    “谢谢。”沈奇接过水杯,又道:“审稿人在评审意见中,并未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给出了一种新算法,让我按照这种新算法进行大修,这我就有点不服了。打个比方,我买了部奔驰送你,你却跟我说,不要不要,我不要奔驰,奔驰有毛病,有问题,不安全,我要的是宝马,宝马又靓又安全。”

    “那请你明确告诉我,奔驰哪里有毛病,是底盘问题还是车身问题?是气囊质量不过关还是刹车失灵?”

    “我连问三次,只求得知真相,加以改善,让你开心,给你安全。但是,你三次的回答如出一辙,不要不要,我不要奔驰,我就要宝马,你必须给我买辆全新宝马。”

    “换作是你,就问你气不气?”沈奇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跟许编辑讲道理。

    许维妮其实也不是很了解沈奇论文的论述逻辑,毕竟专业方向不对口,但她听懂了沈奇的比喻:“真有男人送豪车给我,bba级别的,管他奔驰还是宝马,先上车,开走再说。”

    “这……你竟然是这样的许编辑?”沈奇无语了。

    “但是,写论文不是送豪车给女孩子,哄她们开心那么简单。”许维妮看了看手机,起身说到:“沈奇你先休息会儿,我手头临时有点工作要处理,等会儿我同事会进来和你继续洽谈论文事宜。”

    “哦。”沈奇有点不开心,你把我约来,关于论文中的学术细节问题,一个字都不谈,尽扯些流程啊、规矩啊之类比较虚的玩意。

    观察力敏锐的沈奇通过一些试探,他看出来了,许编辑不是很懂自己的这篇论文,她就是个中间人,居中协调而已。不能跟审稿人当面对峙,编辑又给不出说法,你说咋整吧?

    过了会儿,进来一位中年男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看上去成熟稳重,有种成功男人的从容气质。

    “沈奇你好,我是许维妮的同事,负责论文审核。”中年男子说到。

    “编辑老师你好。”沈奇不知此人姓甚名谁,应该也是位编辑?

    中年男人不磨叽,他开门见山的说:“沈奇你的论文我看过了,我只问一个问题,你算法的局部收敛速率取决于势函数的广义雅可比矩阵,那如何得到q-超线性的局部收敛速度?”

    沈奇为之一震,发型稍显凌乱。

    许编辑在专业领域的学术水平一般,但这位男编辑,绝对是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