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58章 切磋(求月票!)
    男编辑一进门就发问。

    问的好,问的妙,问的呱呱叫。

    稍显迟疑之后,沈奇对答如流:“口说无凭,我写给您看。”

    “请。”男编辑随时拿起一支白板笔,递给沈奇。

    会议室中摆有一块白板,沈奇写下一个式子,说到:“这里的h是半光滑的,即满足△k大于△k’,其中k’是一个足够大的指标,进一步可得收敛速度是q-超线性的。”

    “有道理。”男编辑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但值得商榷。”

    “那请老师赐教。”沈奇放低姿态虚心请教,数院里卧虎藏龙,未摸清对方身份之前,切不可草率蠢动。

    男编辑拿笔在白板上写出他的式子,以式会友。

    pred(dk)

    =-[▽Φdk+1/2dk……

    ……

    沈奇身子一抖,刚整理好的发型又乱了,男编辑写的这是…da演算。

    λ-演算在数学、物理学、语言学、计算机科学上均有广泛应用,男编辑在此处运用的妙,妙啊。

    我都没想到这种演算逻辑,他居然想到了,而且运用的出神入化,一针见血。

    沈奇不露声色,继续观望。

    ……≥p/4‖dk‖^2

    男编辑写下了三行式子,似乎在自言自语:“值得商榷。”

    “领教了。”沈奇拱手道,秒懂。

    聪明人之间交流不需要太多语言,一切都在式子中。

    “懂了?”男编辑笑了笑,平静祥和。

    “懂了。”沈奇点点头,不敢造次。

    系统:“数学经验值+1。”

    沈奇心中大惊,他……他居然只写出三行式子,就让我的数学经验值+1。

    高手,绝对的高手!

    沈奇数学抵达7级后,通过日常积累涨经验值很慢了。

    然而,短短几分钟之内,才刚见过这位男编辑一面,他就让沈奇涨了1点数学经验值。

    恐怖如斯!

    我沈奇跟着胖老孙这么久了,也才涨了十几点数学经验值。

    而他,分分钟就让我涨经验值。

    毫无疑问,这位男编辑在数学上对我保有碾压实力!

    他至少10级以上!

    不是大师,也是准大师!

    燕大数院,果然非闲杂人等可贸然闯入之所。

    沈奇心中虽惊,表面不慌:“学生沈奇受教了,多谢老师指点,还没请教师尊大名?”

    “年瑞明。”男编辑说到。

    “年……年主编?”沈奇定睛一瞅,果然是年主编,这气度,这功力,非他莫属。他并不是简单的编辑,而是编辑们的大佬---主编。

    之前虽未亲眼见过年瑞明,但沈奇听说过这个名字,《数学导报》上印着呢。

    燕大数学圈子,以及国内的数学圈子说大不大。

    年瑞明前不久在ja上发表过一篇论文,这份《美国数学会杂志》一年就出两期,上半年一期,下半年一期,一期收录不超过10篇论文。

    刷国际数学四大期刊的难度,绝对胜过《nature》、《science》和《cell》。

    沈奇有关注国际国内数学动态的,能在ja上发表论文,也进一步说明年主编具备大师级的实力。有这个必要吗,我大一都没读完,萌新一个,你们居然搬出年主编来镇压我?

    “所以沈奇,你知道怎么修改了吗?”年瑞明问到。

    “知道了。”沈奇可以不服他的审稿人,但他必须服年瑞明。

    审稿人耗时数月,洋洋洒洒写了三版评审意见,也未能让沈奇屈服于专家的权威。

    而年瑞明仅耗时几分钟,只是在白板上写了三行式子,便让沈奇服气。

    数学比其他任何学科复杂,却也最为简单。

    “改给我看。”年瑞明笑着轻敲白板。

    “好。”

    沈奇再次拿起白板笔,写到:

    ared(sk)-o(‖sk‖^2)=……ηpred(sk)

    写完之后,沈奇解释到:“这里的η取η2。”

    “行了,没问题了,η-变换,修文吧沈奇。”年瑞明说到,对沈奇显露出几分欣赏,这小子一点就通,悟性很高,人才。

    “修。”沈奇发自肺腑的答到,输了就得认怂,好汉不吃眼前亏。

    “其实你审稿人的评审意见ok的,我只不过从他的三版意见中提炼出核心观点,展示给你看而已。”年瑞明补充到。

    说的轻巧,数学难就难在提炼核心观点及核心逻辑。

    接下来沈奇知道该怎么做了,修改论文,尽快发表。

    总而言之这一趟没有白来,沈奇认识了一位高手,并和高手切磋了一轮学术问题。

    “告辞了年主编,我立即回寝室改论文,两天之内定稿,然后上传《数学导报》的投稿系统。”沈奇准备离开编辑部。

    “沈奇你今年读大一,十九岁,二十岁?”年瑞明看似不经意的问到。

    沈奇答到:“刚满十九,算在二十里面,虚岁二十一。”

    “年轻有为。”年瑞明点点头。

    “惭愧惭愧,有人二十一岁都拿到博士学位了。”沈奇羞愧难当,“而我,一事无成,惶惶不可终日。”

    年瑞明鼓励到:“循序渐进,夯实基础,不要心急,学数学的人如果一鸣惊人,通常也就是那么短短几年时间内走上巅峰。你看我,三十岁之前就是碌碌无为的无名小卒一个,三十五岁之后才开始在四大期刊上发论文。”

    “也很厉害了好不好,年主编!”自从踏进《数学导报》编辑部,沈奇就没机会装一个哪怕是微型的逼,反倒被年主编连装好几个中大型逼,装的似水无痕,装的清新脱俗。

    数院逼坛老中青三代人才济济,见识过的大佬多了,沈奇愈发惶恐,我算个屁的逼王啊,顶多算是数院大一逼王。

    “就沈奇你的这篇《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论文,已远超一位大一学生的学术能力范围,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想法?”年瑞明似乎在提醒沈奇什么事情。

    “我能有什么想法?碌碌无为的无名小卒一个罢了。”沈奇陷入了迷惘。

    “数学系本科答辩,也就你这篇论文的水平了吧,可能还没你这篇论文的学术价值高。”年瑞明淡淡一笑。

    “年主编你是说……”沈奇恍然大悟,迷惘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冲动:“对啊,学位论文!我现在能申请参加数学系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吗?年主编讲的很对,凡事要循序渐进,夯实基础,那我就先拿到燕大数学学士学位,从长计议,一步一个脚印。”

    “沈奇你不归我管,这种事情你得去问你们数学系的老师和主任。”年瑞明指了指天花板。

    沈奇明了,数学系的办公室在二楼,他带齐论文资料,和年瑞明告辞,朝楼梯方向走去。

    ……

    (求月票!很急!)